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海亚对于季逸霖对自己女人的态度还是有几分欣赏,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会轻易原谅季逸霖掳走洛丽塔。

    所以两人不免来了一场真正男人间的较量,海亚说如果季逸霖赢了,就把名单给他,若是他输了,就得无条件的放了洛丽塔。

    这是一个五分五分的挑战,季逸霖也没有犹豫,欣然接受了。

    决斗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客房里,季逸霖空手道高手,而海亚则是格斗高手。

    两人的拳头脚力是一点也不客气,在你推我上,你上我干的过程中打的不分你我。

    最后,两败俱伤,不分胜负。

    之间两个健硕的身躯一横一竖的躺在地上,很快,季逸霖起身。将海亚一把抓起用力的推向墙面,砰地一声,墙面的灰儿弹落些许,海亚被撞出内伤,打从心底直至喉间冒出了一股腥甜,他被季逸霖的神速给震惊,瞪了一眼他随后猛推了一把。

    季逸霖的身体往后仰着,腰间与书桌发生了强烈的碰撞,痛感如千跟针扎一般。

    右手摸了下腰的功夫,海亚的拳头又上了来。

    季逸霖被海亚推到在桌面上吊打,肚子迎着拳头一记又记。

    想翻身,根本拿海亚没办法,看着桌面上的电话,迅速勾起,将它砸在海亚的头上。

    海亚一手捂着头退后,拿下手看到了一手的血。

    季逸霖与他对让,两人都在原地气喘吁吁的。

    随后,很有默默契的相互一笑。

    “再打下去恐怕我们两个都出不了这个门!”

    海亚淡然回应,擦去了唇角的血道:“你也很厉害,我很欣赏,要不这样吧,咱们算平手,你还我人,我给你你想要的如何!”

    “这个事明智的选择,我支持你!”

    两个大男人相互挑挑眉,对彼此都露出了几许欣赏之意。

    达成共识后,季逸霖与海亚在一小时内也完成了顺利的交换,那份名单也被王力瑞传回了国内。

    也是这个时候,罗局才知道季逸霖一直参与其中,这一点,他有几分生气与雪狐的决定,但看在任务完成,还是选择谅解。

    思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她看到腕表,差点尖叫跳下床。

    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心慌。

    想到季逸霖一个人孤军奋战惶恐不安,头在yao物的作用下,有些微微晕眩,才明白自己是被季逸霖下了yao。

    “该死,季逸霖,你最好不要出什么事,你要是有事,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害怕不安的眼泪流下,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这时候,一直坐在黑暗角落沙发里的季逸霖过来抱住了她。

    闻着熟悉的问道,她才恍然,回头抱着他,而那置于他背后的两只手一直拍打着他的背。

    “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都知道!”

    想起他给自己下yao,耽误自己的任务,她又嘟着嘴将他一把推开。

    “下一次不要再自作主张了,我三天三夜不眠不休都没关系,我知道你关心我,你爱我,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是我的工作!”

    最后,她穿上了鞋子套上大衣准备离去,季逸霖一把抱住了她。

    摸着她的头:“傻瓜,你要的名单我已经传回国内了,所以你的任务完成了你!现在是我们的时间!”

    “你说什么?”

    “我跟海亚交过手了,结果我们不分上下,所以我还了他要的人,他给我我要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一点都不复杂,置于他今后的处境,就跟我们没关系了,不是吗!”

    思邈还有些迷糊。

    不可置信。

    “你说海亚把名单给你了?”

    “嗯!”

    “天啊!”

    她拿着手机,给王力瑞打了电话,王力瑞,满是兴奋道:“雪狐,罗局说我们可以回国了。”

    她挂点电话。

    还是愣神。

    明明她的任务。结果却被季逸霖完成了。

    他,真的太厉害了,莫名有些崇拜他。

    窗帘紧闭,微微透进来的光线中,思邈隐约的看到了他的轮廓,脸上似乎有些淤青,但又无法确定。

    于是,她赶忙开了灯。果然,季逸霖换身都是伤。

    掩住嘴巴,很是难过:“逸霖,你你没事吧?”

    “没事,皮外伤而已,我还好!”

    他轻轻走过来,抱住了她。

    “现在是我们的时间!”

    她开心的笑笑,迎合着他。

    xxxx

    回国一个月后。季逸霖瞒着思邈找了罗局谈。

    办公室里很是肃穆,空气也很是稀薄。

    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各自姿势非凡。

    罗局老练成熟,季逸霖英姿勃发。

    虽然还没有开口,空气中早已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意味。

    季逸霖嘴角扬起,腹黑的眼神,犀利的眸光,似乎在透视着罗局。

    只见罗局不明所以,轻蔑着:“有这种眼神,想必,你要来跟我谈判的底气很足呀!”

    “当然!”

    “既然你指明见我是谈判,那请亮出你的谈判资本吧!”

    季逸霖淡如春风,不急不躁。

    两手跨在椅子边缘,继续观察着罗定杰的脸部情绪。

    随后说:“听闻你的妻女在二十年前,被你的敌人杀害了!”

    很快,他看到了罗定杰蹙了眉头。

    这似乎是他很不愿意提起的过去。

    “如果那个孩子没有死看。今年应该二十六了吧!”

    很快,罗定杰的脸绷不住了。

    但还是很好的控制着情绪。

    “看你在这次行动中有功劳,我就不跟你计较刚才的事,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不亮出谈判的资本,那就请你出去!”

    “那个孩子就是我跟你谈判的资本!”

    很快,罗定杰脸都白了。

    缓缓起身,不解的看着季逸霖:“你说什么?”

    季逸霖一闪神色:“怎么样,这个谈判资本足吗!”

    随后,季逸霖将地上放置的公文包拿起,将一份档案袋拿出来,递给了罗定杰。

    罗定杰结果,打开来一看,顿时热血沸腾。

    将档案里的资料全部看完,早已泪流满面。

    原来,他的女儿并没有死。

    大概静了十分钟后,罗定杰说:“我明白你要什么,那原本是不可能的事,但作为报答,我会尽量达成你的愿望。”

    季逸霖起身,扣上了宝蓝色的西装扣子,对罗定杰微微一笑。

    “谢了。”

    离开国安局,季逸霖回了公寓。

    当她看到季林氏与思邈平静而谈很是意外。

    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悦、

    “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说过,我不想再看到你吗?”

    季林氏起身,又几分尴尬、

    “逸霖,我过来是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你爸爸他生病了。”

    “我跟他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所以他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

    季林氏有些难过,思邈起了身,刚刚她与季逸霖谈了两个多小时,对于他们家之间的矛盾也略知一二。

    她起身,责备看着季逸霖:“明面是断绝了关系,但毕竟血浓于水,这是你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过来,手挽住了季逸霖的手臂,看着他:“他毕竟是你爸爸,你跟他已经冷战了一年,就算再生他的气也该消气了!逸霖。你比我幸运多了,起码你现在有个亲爸爸,还有个一直都爱你关心你的后妈,而我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生病了没人关心,受伤了没人陪伴,所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季林氏低下头,开始流泪。

    她曾向季逸霖道歉无数次,但都被季逸霖无视了。

    这次再看到他的无动的神眸,她死心了。

    思邈见她如此,有些难过,因为她能感觉到,季林氏待季逸霖确实犹如亲生。

    一直都没有去了解季逸霖的内心世界,所以也不知道他对家人的看法。

    “好吧,我晚点带着思邈去看他!”

    季林氏一听,高兴的擦去眼泪:“真的吗?”

    季逸霖点点头,季林氏拿起了包,满是兴奋:“那好,那我现在先回家,顺便给你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

    她临走时深深的看了一眼思邈,不言的谢谢,思邈淡淡的对她点头。

    季逸霖脱掉了外套,思邈想接过,却被马克拿走了。

    季逸霖看着,冲着马克说:“回来!”

    马克回来,季逸霖拿走了他手里的外套,随后对着他挥了挥手势意会他离开,随后又将外套给你思邈。

    “去挂上吧,季太太!”

    她拿着他的外套红了双夹:“什么季太太,真不要脸!”

    拿回了房间。套上衣架随后挂了起来。

    季逸霖也进来,关上了门,有后面抱住了她。

    头窝在她的脖子上,吐着温暖的气息。

    手也有些不老实,思邈知道他想干嘛,顿时将逃开他。

    她越是这样,他越想耍坏。

    抓住了她,抱起了她。想把她往床上扔,谁知道,思邈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不肯松手。

    “怎么,来事了?不对啊,要来你也是上个星期···”

    说一半,季逸霖不可置信,又惊又喜的把她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随后握住她的手、

    “真的吗?真的是吗?”

    思邈也很是开心,点点头。

    季逸霖感觉幸福的飞起,猛亲了她的脸。

    我要当爸爸了,要当爸爸了吗!”

    他拿过了手机笑得合不拢嘴:“我要告诉全世界,我要当爸爸了!”

    思邈紧忙抓住他:“别啊,你想让别人笑话我,未婚先孕吗!”

    一想到这,季逸霖立即又拿出了外套,床上,也在衣柜里拿出了一条白色裙子给她,开始脱下她的上衣。

    一头雾水的思邈问:“你这又是干嘛呀!”

    “赶紧换衣服,我们去登记啊!”

    “登记结婚?”

    “是啊!”

    “不要!”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吗?”

    “哈,你还没求婚呢!”

    他蹲下来,看着她,几分藏不住的兴奋:“你还在乎这种形式?”

    她想了想,也对哦。

    “那好吧,走吧!”

    九月九号,季逸霖与雪狐在彼此认识的第第六个年头里结为了夫妻。

    婚姻登记处的门口,两人拿着红彤彤的结婚证,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得知他们结婚,蓝若楠夫妇,许诺之,还有马克。佟浩然都前来祝福。

    墨亦寒和佟薇儿和好,也决定结婚,所以在婚姻登记处看到季逸霖与骆思邈也有几分惊讶。

    思邈看到佟薇儿的那刻,心蹙了一下,不止她,所有认识缪小乔的人都一样。

    一直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所以,思邈大概清楚她和佟薇儿的某种紧密联系。

    因为面容改变了,所以墨亦寒看思邈是陌生的。

    倒是对季逸霖,很是和气的点点头、

    “恭喜你,终于走出来了。”

    季逸霖扬起十五度坏笑,附耳在他处:“我的妻子,我的爱人,至始至终都是那个人!”

    墨亦寒脸色一僵,似乎听懂了季逸霖的话外之音。

    看着思邈,几分错愕。

    季逸霖骄傲的揽着思邈的肩膀,在她额头落下甜甜一吻,对着他们道:“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我要当爸爸了!”

    他的快乐,幸福,喜形于色。

    大家都十分意外,又,满是惊喜。

    季逸霖随后抱起了思邈转了几圈,杜雨如赶忙过来。劝导:“快放下,现在思邈有孕在身,你得注意点!”

    xxxx

    季逸霖带着思邈回了银湖庄园。

    下车前,季逸霖紧握住思邈的手,思邈微微一笑说:“别紧张,没事的,都是一家人、”

    “我的家事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你的!”

    思邈沉默了三秒钟。一脸淡然。

    “我只是开始新的生活,关于我的身世,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你才是我的家人!”

    “所以,你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都知道了!”

    她抱住了季逸霖,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幸福。

    闭上了眼睛,由心道:“我爱你,老公!”

    第一次听到她叫老公,不免的兴奋又幸福。

    因为,她终于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他松开她,看着她,吻着她,最后又抱着她。

    “我也爱你,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