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饼干饼干 作品

    于洋走了之后,我苦笑了一下,打了个车,朝着家里走去。

    说起来我也算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家里住了,上楼梯的时候,我看到门上我当初贴的那些小黄纸还在,还记得这是当初我为了防止王羽进来,去算命一条街买的,结果被骗了,王羽还是毫无阻碍的进来。

    我苦笑了一下走到门口,可是我刚刚拿出钥匙来,想要开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我有轻微的强迫症,每次锁门的时候,都要连续推好几次,才会放心的离去,不可能是我忘了锁的!

    难不成是我走的这段时间里有人来偷东西了?

    我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当时也没想的报警,就想立刻冲了进去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我蹑手蹑脚的打开屋门,朝着屋内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摆放都很整齐,不像是有人翻过的痕迹!

    我带着疑惑的目光,转过头来,却看到在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

    我走过去打开,发现这是一个桃木剑,上面的花纹看上去很熟悉,这是张信的?

    在一旁还有着一个小纸条,上面署着张信的名字。

    “小柔,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看到这封信的,对不起,我已经决定要回去了,这是在公安局的时候,才下定的决心,也就是说,后面的这段时间不能保护你了。

    也别生于洋的气,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他本来就是这种类型的人。

    这把剑是我的本命剑,留给你做防身之用吧。

    于洋刚刚在身边,不能告诉你,那块镇魂碑,我在门派里见过它的资料,很像一个消失了很久的神物,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包括你身边最亲的人,也包括于洋,否则必定会引来杀身之祸,切记,切记!

    我走了,希望下次回来的时候,你还能安安全全的。

    张信留。”

    我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这块镇魂碑我之前已经很高看它了,现在没想到张信为了提醒我,连于洋都要刻意的躲避着。

    以他们两人的关系,都要防着……,那这镇魂碑里面究竟包含着什么?

    我摸摸放在腹部口袋里的这块黑色石头,我有种感觉,豆豆早就应该醒来了,到现在依旧陷入沉睡之中,恐怕就是因为这块奇怪的石头了!

    恐怕等到豆豆真的醒来的时候,会让我都大吃一惊。

    我小心翼翼的将这纸条撕成碎片,将桃木剑抱在怀里,这才朝着卧室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我最想的,就是好好的睡一觉。

    躺了不知道多久,一旁的手机铃声把我吵醒,我抬起头看了下窗外,路灯亮起,天色已经发黑了。

    我的手机之前被那个老太婆伪装成耿伟,丢到放包裹的屋子里,后来从村子里出来上警车的时候又被警察收走,这才刚刚拿回来没多久。

    是谁现在给我打电话?

    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后,那边传来声音,“虞柔大师,是我,我是小杨。”

    “小杨?”我愣了一下,好像在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个叫小杨的,“你的全名是什么?”

    “虞柔大师,我的全名……”他那头暂停了一下,然后带着尴尬的声音,“我叫杨花花,今天我们刚刚见过面的,在城西公安局!”

    “你是杨局长?”我这才想了起来,刚刚没有反应过来也不怨我,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还自称是小杨,任由谁能想的出来啊。

    不过他这名字,让我差点没笑出来,杨花花……,太有才了,谁能想象的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公安局局长,居然叫这个名字。

    也难怪他那边有些尴尬呢。

    我强行忍住笑,“不知道杨局长有什么事找我。”

    “虞柔大师,是这样的,最近在我的这片辖区内出现了一件怪事,不少人都变的呆傻,不能自己走路,送到医院里也查不出为什么。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随着时间,变的呆傻的人越来越多,弄的整片辖区里,人心惶惶的,我对玄学这些稍微有些了解,知道这件事可能和鬼神有关,想求您帮帮忙……”

    在听着他说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一沉,呆傻,不能自己走路……

    这种情况我在苏口山上就见过,那些村民们,一个个不就像是像他所说的这种状况么?

    不可能!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想必杨局长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应该认识不少的能人异士吧,为什么不去找他们?”

    对方叹了一口气,“如果找他们有用也好了,我找到了一些经常和我们警方合作的大师,可是那些大师一听到这种现象,全部都推脱着!”

    说到这,这个局长似乎也有些生气了,直接爆了粗口,“妈的,平时里没少供着他们,给他们方便和拿钱,一遇见事情,一个个都像 你现在所看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第五十五章杨花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