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饼干饼干 作品

    可是任凭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了张信他们。

    骗我也好,瞒我也罢。我们一起经过了那么多事,不管如何他们都是我朋友,他为什么杀人!

    不行,我要去问问他!

    起身,跃起,几分钟后,我已经到了之前的石门前。

    我没有进去,只是用魔识感知他。不大一会,他果然出现在面前。

    “虞姬。你来找我。”他语气略有兴奋。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这一瞬间,我竟然什么都不想问了。既然心里有了决定,问的多,又何必。

    我点点头说“如果可以,陪我走走吧。”

    他明显一愣,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只半天的功夫,我的态度就变这么多。不过也没有问,与我走出地底,穿过山林,来到了一片小溪前。

    子夜的风,略有些冷,我穿的不多。于是用修罗功法把感知关闭了,他先是一愣,随后看看自己的身体上的衣服,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你还记得,几千年前,我叫什么名字么?”我突然问他。

    “青夢。”他几乎条件反射的说出,随后问我“你呢,还记得我的名字么?”

    “子澋。”几乎也是脱口而出。

    我们相视一眼,都笑了。

    有些东西就算过了千年,依旧在心里。夜晚的风,将树叶吹的哗啦直响,小溪流水,夜空无星。此时此夜,竟是我们几千年来,第一次看风景。

    他似乎也想到了这个,眼睛星亮亮的“想不到,这山间的风景,竟然比九天瑶池还要美。”

    我微笑“是啊,还记得,那时候你我还想偷走一颗星辰自己养着,后来咱们还真去了,只可惜马上就偷到的时候,被守星官发现了。”

    “我还记得那次因为跑的太急,你脚上的铃铛跑丢了,回去好是心疼,第二天我弄了个一模一样的,说是给你找到了,你起初挺高兴的,没多会就跑回来说我骗你,原来你的铃铛没丢,是被你身边的侍女收起来了。”

    “哈,还说我,那次你带我去九幽,非说要把判官的生死薄偷出来给我看,结果被判官发现,差点没把你告到冥王那里。”

    “哈哈,是啊,那次真是好险。只可惜,生死薄到底是没让你看到,我说过,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那次就没有。”

    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一下就明白了虞习贤说的那句年少真好。

    是啊,年少真好,还可以年少轻狂。

    良久,我转过头问他“子澋,如果我说,让你放弃为我重创魔族,我陪你在这里到琼池枯尽,沧海遗平,你可答应?”

    “你说什么?”他的眼神瞬间异色,一股爆红滚着赤黑在周身游走。

    “我跟你说过,我一定要为你复魔,就要为你复魔!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天晚了,你回去吧,我也回去了。”说完,他转身就走,竟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木每节巴。

    我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变小,消失…;…;最终也只是长叹一声。

    子澋,你我缘尽,不要怪我。

    我转身,顺着溪水走了一会,最终拿出了虞习贤给我画的图纸。

    上北下南,左边靠水,我找出空阵的阵眼,暗暗记住,然后将纸片灰化,松手放飞。

    第二日正午,很快就到。

    我来到阵眼的位置,刚一站好,四周突然狂风大作,尘土泥沙打着圈往身上打,待到尘沙落下,我周围出现了一个十米左右的圆圈。

    虞习贤说过,阵法的阵眼,就在这个圈里。

    事不疑迟,我迅速从镇魂碑里召唤出魔剑饮血,幻出魔角魔翼,举剑用力一挥…;…;

    呼…;…;

    阵内再次狂风大作,我感觉胸口一灼,竟然被阵法伤到了。

    “你在做什么!”不知何时,子澋已经站在身后,而他身后离着无数的尸鬼,正暴躁的看着我,恨不得把我吃了。我忙舞起饮血,再次意一挥,但同时我胸口又一痛,有一对魔翼自动收回,竟然伤了魔体。

    “姐姐,你的剑没有祭剑开封,这剑当初被封住了,若是没有魂魄祭剑,剑就一直沉睡,你要一直这样下去会没命的!”

    这声音…;…;

    我猛的回头去看,说话的竟然是豆豆。

    此时她和静姐正被关在一个奇怪的笼子里,笼子的空隙很大,但她就是就出不来。而他旁边的静姐脸色更是惨白,一动不动,不过鼻息还微动,应该只是昏过去了。

    “豆豆,你没事吧,静姐怎么样了?”我心里发慌,感觉胸口更难受了。

    “哼,你现在,自己都顾不上,还能顾他们!”子澋身体未动,但脸上爆怒,看来也被阵法伤到了“你乖乖的从阵里出来,不然,我不为难你。出来!!”

    旁边一道黑影马上接口“其实你不出来也好,不知为什么,最近爱上了杀人的感觉,昨天杀了三个,刚刚又杀了个破虫子,真是杀上隐了,要不你还是别出来了,我喜欢这感觉!”

    什么!幻虫也死了!三个人都是他杀的!我怒而抬头,说话的竟是陈有光。

    该死!人竟然是他杀的,当出初就因该一剑爆的他魂飞破散!省的他日后做怪害人!

    也好,新愁旧恨算一起,今天就拿你祭剑!

    我挺身而起,再次幻出魔翼,无动魔剑,一剑朝他胸口劈去。

    “哼!”陈有光冷笑一声,双手爆出一股黑气,向前狠狠推出。

    “轰…;…;”魔气遇到鬼气r自然应该是魔气更盛,不过因为之前受伤, 你现在所看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第二百零五章 消失的爱(大结局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