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饼干饼干 作品

    有很多话想要说,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好比心里装着一个日夜思念而见不到的人。总想着见面后要说些思念,可是见面后,只剩下一句好久不见。

    “王羽…;…;”

    心脏跳的特别快,轻轻的呼唤一声,我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一件事。

    我冲过去,扳过他的身子,踮起脚尖,狠狠的吻住他。

    冰凉的触感,心动的感觉如火的热情。

    没有原因。也没有由来,只因为,是他。

    良久,我们分开,他狠狠的把我压在胸膛“小柔,我好想你。”

    “我也是。”

    他顿了一下。更加用力的把我拥在怀里。

    时光静止一样,温润流淌,无论千年之前。或是千年之后,我要的只是一个这样让人安心的怀抱。

    七界的律法究竟是谁定的?就因为这样的律法,多少神仙眷侣劳燕纷飞,多少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几千年,弹指一挥间。跨越了千年,也不知七界律法是否有了改变。

    算了。不想了,都不重要了。我自嘲的暗笑,紧紧的拥住他。

    多么希望就这样静止下去,但是,偏偏有些人骗不让人如意。

    “虞姬,你准备抱到什么时候?你不是有话要问他么!”

    魔魅的声音从脑海传来,是那尊讨厌的凶神!他竟然在监视我,可恶!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能在抱在一起了,我退开一步,轻咳一声,随便找了个话题“你,为什么要打晕我。”

    “小柔,对不起,我…;…;”这话题本来就是我为了掩饰尴尬随意找的,谁知他却低下头,一脸的痛苦。

    我叹了一声,点头说“你确实应该和我说声对不起,不过,我已经不怪你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有危险,你的心意我理解。

    不过现在更想知道,你和那尊凶神的关系,你们为什么会一模一样?”

    他没有回答,只是负杂的看着我,然后垂下头。

    我没有催促或者再问,只静静的等着,等着他把真相告诉我。

    千年的记忆我都恢复了,魔族的幻灭我都接受了,虞家村不是我家的事实我也理解了,不管他说出什么,我想,我也都会接受吧。

    我是这么想的,但好像,确实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因为她接下来说的话,就如晴天霹雳一样炸响在耳边。

    “我们一模一样是因为…;…;我就是他。”

    “轰…;…;”的一声,天雷炸起,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呆立在当场。

    他说…;…;他就是他?他就是那尊凶神?

    这是什么意思,前些日子,他不是还亲口告诉我,他是骗我的么?如今,怎么又旧话重谈了?

    我努力的平静下来,使劲扯开一个笑“你,你又胡说八道了,你别闹,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以前因为这个闹过误会,我不想在误会了,你…;…;”

    “我说的是一直是真的,我真的是他。”没等我说完,他抢过我的话,又说了一次。

    静,有时候让人安心,有时候,却让人绝望。

    他垂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看不到任何情绪。

    “你在骗我,对吗?”

    “对不起,我…;…;”他沉了一下,“我这次没骗你,我们确实是一体的,我只是他的一抹魂识所化,我…;…;”

    “啪!”我用力的挥出一耳光,狠狠的摔在他脸上。

    他没有躲,只继续说“我只是他魂识的一部分,一小部分,我…;…;”

    “啪!”我再次挥出耳光,这一下,比之前还要用力。

    “为什么?”我直直的看着他。

    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要耍我?让我从事请开始就相信他们是两个人,现在又告诉我他们是一个人,他只是那尊凶神的混识!

    魂识是什么?魂识就他妹的是意念!意念!

    呵,我可真搞笑,还告诉自己这个命中注定,那个可以接受,结果就是,被耍成傻子!

    千年来的傻子,傻子!

    额头的魔焰突然变的炙热起来,许久没有过动静的婴魂也开始躁动,浑身魔气如网一样丝丝溢出,额头之上,双鬓发髻的地方,春芽一样的钻出两朵芽叶,然后芽叶迅速生长变大,幻化出了一对魔角。而我后背的地方,瞬间长出两对魔翼。

    王羽就是凶神,凶神就是王羽。

    骗我!他们竟然骗我!

    “小柔!”见我迅速魔化,王羽痛苦的吼了一声,顾不得我周身的烈焰魔气,冲过来将我抱住,大声喊道“小柔,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来就没有想要骗你。

    我的确是他的魂识所化,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他了!”

    不是他了?模糊的神智听到这句话后,即将长出的第三对魔翼竟然暂时停止了。杂丽丸亡。

    王羽被我的魔气烧得痛苦异常,不过还是继续说道“一千年前,他的记忆恢复,就开始上天入地的寻找你,却怎么都找不到。

    他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镇压在苏口山后,日日夜夜都想着怎么走出这里,待在你身边,守着你保护着你。但是这里的阵法太过霸道,他根本出不去。

    千年里,他每天除了想办法出去就是思念你,想你的容颜,想你的笑,想你们的初见和离别。

    就这样,一想,就是几百年。”

    百年的镇压和等待,如果不是心里的执念,又怎么能撑过去?我心里一酸,渐渐的收回魔气。

    没有魔气的烧灼,王羽显然没有那么痛苦了,不过他依旧抱着我说“不知道是不是苦心自有天合,几百年后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现,每次想你的时候,魂识就会特别强大,于是他试着从魂体内把混识分离出来,但是,这样对于被道家阵法镇压了百年的他来说,无疑是刮骨挖心一样的疼痛,但 你现在所看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第二百零二章 成疯成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