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饼干饼干 作品

    心里有很多疑惑解不开,不过,既然张信不打算告诉我,追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那就先这样吧。

    我没再说话,张信也没在有吱声,屋子里陷入了一阵沉默,最后还是静姐打破沉默,微问我饿了没有。

    经她一说,还真是觉得肚子里空落落的,静姐微微一笑,转身出去,不大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就出现在面前。

    能把一碗米粥做的这么香甜可口,这手艺除了静姐。也没谁了。几乎没几大口,一碗米粥就见底了。

    “静姐,真好吃,还有吗?”

    见我还尤意未尽的舔舔嘴唇,静姐微笑的夺过碗“有,不过啊,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久饿过后不能多吃,容易伤身体。好吃的先给你留着,等你好一点,我在给你做着吃,怎么样?”

    静姐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优雅又甜美,而且她对我真的很好,这让我想到了李雪。

    一想到李雪我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李雪。是这么多年,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饿的时候,她给我买我爱吃的披萨,我害怕的时候,她在我身边,生死关头。她更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

    就算她死了,变成了鬼,在鬼识的最深处,还是保护我。

    还像欠了她很多,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还。

    看出我神色不太好,静姐以为我因为昏迷身体不舒服,嘱咐了几句,就和张信找理由出去房间。

    豆豆和幻虫不知道因为什么,吵吵闹闹的也出去了。

    躺在床上,我一点睡意都没有,满脑子都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从那天聚会后,我不可思议的发现有了…;…;有了宝宝。然后再到后来的所有事,没有一件是我应该或愿意做的,我的生活就这样被彻底被颠覆了。

    也许是因为死过一次,我的想法有了非常大的改变。

    原本。我只是会接受,有了宝宝,只是害怕。王羽说要娶我,只会恐惧。

    他们说我是极阴之体,就是极阴之体了。

    让我送玉佩就去送玉佩了,说让我极阴之体升级就升级了,也没问过我愿意不愿意。

    我从来都只知道面对现实,却不知道改变现状。

    也许,背后那双大手,就是拿准了我这种性格,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后面肆意摆布。

    有压迫就要有反抗。落后就要被欺负!不能这样下去。

    李雪已经变成鬼物,我不想身边的人再有什么意外。

    我要变强,要变的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而不是每次发生状况,都只会绝望和哭泣。

    要变强,要变的不再受摆布!

    只是,要怎么才能变强呢?

    对了,修罗功法,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一想到修罗功法这四个字,我感觉心口处的镇魂碑开始发热,那半篇修罗功法就出现在脑海里。

    与此同事,眉心处突然出现一阵灼热的感觉,就好像有东西要破体而出。

    我忙跑到屋子西北角,从镜子里看,在额头的位置,正隐隐散出一种怪异的颜色,随着灼热感加深,眉心中央出现一个黑色的烈火

    焰的图腾。

    我吓了一跳,赶紧用手去摸,刚碰到那个黑色的烈火焰,那东西竟然噗噗的闪了几下红光,就又消失不见了。

    几乎是那块烈火焰消失的同时,我脑海里的半篇修罗功法也也瞬间没了踪影。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门啪的一下被撞开,豆豆和变做一米多高的幻虫跑了进来。

    “姐姐,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幻虫说他感觉到你的身体有点不对,你没事吧?”

    “没事。”我这只是吓了一跳,其他没什么。

    豆豆打量了我一圈,有看了看屋里,确定没什么事了,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姐姐你早点睡吧,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叫一声我就过来。”说完,拎着幻虫就出去了。

    等奇怪的是,就在她关上门的同时,额心处又开始发热,我忙跑到镜子前,那个黑火烈焰图腾,果然又出现了。

    脑海里一片混乱,不多一会,很多细碎的图片,像演幻灯片一样出现在眼前。

    有身穿战袍的将军,有头挽仑巾的书生,有兵临城下,有长剑如虹,有夕阳,有秋雨。

    不过不管哪个图片里,都有一个身穿黑袍的古装女子。她一直背对画面站着,光是光看背影就这么风姿卓然,不知道脸会是怎样的。

    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心声,图片里的女子突然动了,随着她的转身,如玉般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三千年花开,三千年等待,三千年奈何,又能奈我何!”

    黑袍女子缓缓转过身,可是她面前突然漫起了浅雾笑,任我怎么看,不都看不清她的容颜,只隐约看到她的额心处,有一枚黑焰烈火图腾。

    和我额心处,一模一样的烈火图腾。

    我的心,莫名其妙的疼了一下,突然觉得好悲伤,不只是为了图中女子,还是其他。

    这感觉太奇怪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忙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甩了甩头,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镜子里,眉心已经回复如常,眼前的画面也都不见了,就好像,所以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但我知道,这不是幻觉,至少,心里莫名其妙的悲伤,不是幻觉。

    我看看手机,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干脆开门走了出去。

    月色中天,无声无息,我用身体去感知,四周一片寂静,半点鬼物怨气都没有,这一刻的苏口山,意外的安宁。

    出了村落,顺着山间小路往前走,有浅浅的流水声,又走了出三五分钟,前方以转,有个木质亭子。

    放在以前, 你现在所看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第一百九十五章 黑焰烈火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