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饼干饼干 作品

    脑海中再次的浮现出我在晕倒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似乎是王羽和我说分手,而后他说不愿意在见到我,我就失去了意识。

    也就是这个地方是他将我送了过来的。

    可他为什么要将我送出我们那个省份?

    我苦笑了一下,王羽那日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也就是说我再一次的被抛弃了,一如当初的第一任男友那样。我还何必在去在意他现在怎么样呢。

    只是这一次,感觉到似乎比之前都要更疼一些。

    我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这个时候医生进来了,经过他的介绍,我才知道他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而我被送来的时候,这个副院长委婉的说我被要求好好照顾一下,而且住院费也留了很多,让我可以安心的从这里修养就好。

    而后他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也是暗自惊奇。

    她说我被送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存活的征兆,当时气息就好像随时都会断掉一样,这种情况对别人来说几乎就等于是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了,如果不是看在对方给的钱确实很多的份上,他们根本就不会收我。

    没想到这才短短的时间内,我居然恢复的这么好,看样子已经和常人差不多了。

    不过为了防止再出意外。还得继续住院观察。

    他说的这一切。我都没有听进去,只是看到他在临出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我一旁的柜子里拿出来了一个包,“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这是他留给你的。”

    我打开包,看到里面满满的都是钱。

    看样子应该得有几十万吧。

    这也是王羽留给我的吗?我知道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鬼王,钱已经只是单纯的数字了,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可他明明已经把我甩了,还给我留着钱干嘛?为了弥补对我的亏欠吗?


    我苦笑了一下,看向旁边。

    我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王羽专门的嘱咐,早就已经洗好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在旁边放着一些零钱,身份证和我家门的钥匙,还有最为关键的镇魂碑。

    我叹了一口气,还好镇魂碑还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蓓蓓的魂魄和饮血魔剑还在里面吧。

    不过镇魂碑这个东西一般也没有人偷。在常人的眼里,它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石头罢了。

    等到医生都走了后,我拿起衣服穿上,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病房里只剩下王羽留下的钱,还放在那里,一分都没有动。

    医院里的人,还是特别的多。我因为穿着自己的衣服,几乎是没有费什么力气的就走出了医院。

    现在已经是夜晚了,这个城市比起我的家乡,明显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到处灯光闪烁,人来人往。

    看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我迷茫了,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回去?

    那个城市连王羽都没了,我还能回去干嘛?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现在这因为极阴之体而变美的面庞,让我吸引了无数注意力,不少人上来打招呼,我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知道朝着前方走了多久,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门口。

    一醉能解千愁么?

    我摇摇头,走了进去,坐在吧台上,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下,我埋头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可奇怪的是,我平时的酒量并不算太好,可今天却怎么喝都喝不醉,人很多时候就是这么的古怪。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后有人碰了我一下,我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歉意的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问我旁边有人吗?

    我摇摇头,继续抿了一口酒。

    这个男人长得也算是帅,可我却除了最初的一眼之外,对他没有再说任何的话,他也是一样,一边喝酒,一边偷偷的盯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在我身边窥视我的男人越来越多。

    我笑了一下,看向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你们这些鬼物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不怕有道士抓你吗?”

    早在之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随着我进来后,这家酒吧中开始慢慢的出现一些脏东西,一直到我刚刚说话之前,身边几乎都已经完全被脏东西做满了。

    我知道他们这些鬼物自然不是为了我的容貌,他们的出现八成是为了极阴之体吧。

    我的这种体质,对所有的鬼物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进入到这里的鬼物,大多数都是冤鬼,只有着面前的这一只厉鬼,想必他应该是这些鬼物中带头的那个。

    听了我的话,这只厉鬼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惊讶,不过却不慌不忙的点了一只香烟,能看的到,他并不吸,只是将烟 你现在所看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 第一百六十三章谁想要,谁拿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不可思议怀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