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我确定,是真的。”展初露很配合,而且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她似乎轻轻咬了咬牙,然后轻轻吞咽了一口唾沫,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绝望,“我说过你毕竟是无辜的,我又不是天生的混蛋,我也不想毁了一个无辜的人。所以我就演了一场戏……”

    步云霄点头,接着问道:“那么,你明知道如果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必定不会饶了你,你为什么还要把这一切都说出来?”

    “因为我想在临死之前,求个彻底的解脱。”展初露惨然地笑了笑,笑容里却有着一种“大彻大悟”似的坦然,“我说过,这件事情已经在我心里压了很多年,快要把我逼疯了!那晚我逼你立即消失,并且说有一段什么录像,其实没有的,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你而已。我当时只是简单地认为,只要你因为我的威胁而离开,那么就可以保住老板的声誉了。可是我却忽略了,任何人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都绝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害自己的人报仇……”

    展初露所说的“临死之前”四个字让众人心中都不自觉地跳了跳,竟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可是看到展初露的神情很平静,他们也就没有多想,步云霄跟着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等步云霄说完,展初露便突然微笑着打断了他,而且身躯更是剧烈地颤抖起来,仿佛在忍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脸色都变得煞白,“临死的人了,我没有必要再对你说谎。这么多年来,我其实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而这一天一旦来临,就变成了我的死期。只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所以每天下班回去之后,我都会亲笔写下一封遗书,告诉世人我做过的一切,然后说明我是自杀而死,绝不会连累任何人。现在我的家里,已经积攒了几千封内容一模一样的遗书,只不过只有日期不同而已。所以,刚才我所说的一切如果你们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从可以从我的遗书找到答案……嗯……啊……”

    话还没有说完,展初露便突然抱紧腹部,尖声叫起来。伴随着她的叫,一股殷红的血正顺着她的嘴角流出,好不触目惊心!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大吃一惊,除了身上缠着电线的潇琳琅和依然无法动弹的端木洌,步云霄等人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扶住了展初露。段蓝桥是医学高手,所以立刻吃惊地说道:“糟了!她服了剧毒!快!送医院!不然就来不及了!”

    原来展初露竟然学着古代那些人的样子,将剧毒囊藏在了嘴里,借着刚才说话的机会将毒囊咬破,企图服毒自杀!看来一切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了。而她也知道这一天如果真的来了,那么无论是端木洌还是洛铮都绝不会饶了她,所以她早就为自己找好了最终的去处,那就是死。是以她便将装有剧毒的囊藏在了嘴里,这样即使对方将她抓住,她也有办法暗中自杀,免得落得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看到戈耀曦和段蓝桥忙乱的样子,展初露尽管疼得脸都扭曲变形了,却还是强笑着说道:“不用忙了,我……我是罪有应得……啊……所以我刚才说的话全都是……啊……真的,我没有骗你们!但我毕竟……啊……啊……做了坏事,所以当然应该付出代价……啊!”

    展初露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尖锐,足见剧毒正在全面发挥着作用。端木洌见状自然又气又急,忙不迭地吩咐道:“耀曦,蓝桥,立即送她去医院抢救!快!其他的以后再说!”

    其实不用端木洌吩咐,戈耀曦和段蓝桥便已经将展初露架了起来,迈步就往门口冲。展初露虽然有心反对,但是苦于正遭受剧毒的折磨,再加上不可能敌得过两个大男人的力量,所以片刻之后,她已经身不由己地随着两人出了门,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反正误会已经解开了,所以就算把端木洌和潇琳琅都留在这里,也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至于剩下的那些还不是太明白的地方,还是等将展初露救活之后,再来问问端木洌好了,反正步云霄会一一告诉他的。

    戈耀曦他们带着展初露离开了,屋内剩下的三人显然都有些心潮起伏,所以彼此只是默默地对视着,却什么话都不想说。或者,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半晌之后,步云霄突然吁出一口气,然后去内室拿了麻醉剂的解药注射到端木洌的体内,接着又将潇琳琅身上的电线全都取了下来,还给了他们自由。

    顾不得理会自己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而麻木不堪的双腿,潇琳琅扑过去趴在了端木洌的身上,对着他的身体上下其手:“洌!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你……”

    “别摸了,回去再让你摸个够。”端木洌有些好笑地握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对自己的轻薄,心说看看场合好不好?不管哪里搭手就摸,不怕我兽性大发啊?“放心吧,不过一点儿麻醉剂而已,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初露她……”

    “戈耀曦他们会送她去医院,你坐一会儿,我想跟你说说话。”步云霄突然开了口,只是语气已经变得异常平和,就像对着自己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不再有虚伪的客套敷衍,不再有原先的仇恨怒火,有的只是如陈年老酒一样淡淡的醇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是你……所以我只顾着恨你,从来没有像想念一个真正的朋友那样想念过你,想想还挺……亏的。”

    说实话,尽管当年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做的,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也要负上一部分责任,端木洌还是觉得挺对不起步云霄的。他原本就是一个那么敏感纤细的男孩儿,结果还要承受那样突然的变故,没让他死在那场灾难里,已经算他承受力及格了。想到此,端木洌不由叹了口气,十分内疚地说道:“对不起,云霄,是我太……”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不等端木洌那些道歉的话说出口,步云霄便突然打断了他,并且微微地笑了起来,“真要说起来,当年还是你照顾我最多,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只可惜……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55章她服了剧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