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你……你……”洛铮恨!他好恨!恨端木洌的绝情卑鄙,恨自己的幼稚愚蠢!为什么要相信端木洌是非常人,所以一定可以接受自己这份特殊的感情?为什么要轻易信了他的话,来赴这个意味着死亡的约会?如今自己已经被他彻底毁了,他又能怪谁?

    “是走是留,你自己想清楚。”黑暗中的端木洌似乎已经打算结束这场对话了,所以给出了最后的通牒,“只要你离开,我保证那些录像绝对不会被任何人看到!如果你不肯走,甚至还想去告我的话……那你不但不会得逞,还会在所有人面前上演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秀!别忘了,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证明,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是不是?哈哈哈……”

    端木洌的狂笑声越来越远,终于什么都听不到了,黑暗中,只留下了一个生不如死的男孩儿,茫然无措地盯着前方的黑暗,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出路究竟在何方!可是有一点他却非常清楚,那就是他绝不会死的!至少现在不会死!他要留着这条命,让那个毁了他一生的男人付出代价!而且,是血的代价!

    显然是因为当初那段记忆在洛铮的头脑中留下了永生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当今日的步云霄再来重复当日的时候,他居然可以将当时两人说的每一个字都重复得清清楚楚,没有丝毫的磕磕绊绊。可是这样的记忆终究是那样的不堪,所以尽管步云霄尽力克制,他的脸上还是因为痛苦而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放在身侧的双手更是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可是不管怎样,他还是咬着牙将那段屈辱的经历说了出来,不知道是为了折磨自己,还是为了折磨端木洌和潇琳琅!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潇琳琅能够更加直观、更加详细地了解到当日端木洌是怎样毁了自己,那么她还能够心安理得地跟端木洌在一起吗?横竖自己这个人是毁了,他不在乎毁得更彻底一些,所以他不在乎当着两人的面,把当日的一切再诉说一遍!

    果然,随着他的叙述,潇琳琅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了。因为潇琳琅能够感觉出来,步云霄所说的一切绝对都是真实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倘若他不是亲身经历了那一切,那么他绝不可能将其中的细节都叙述得清清楚楚。而之所以会这样,原因无非有两个:第一,端木洌真的做过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第二,其中有一个惊天大阴谋,不管是步云霄还是端木洌其实都被蒙在了鼓里。对于潇琳琅来说,她当然知道第二个可能性是最大的,甚至是唯一的。

    似乎也被步云霄的叙述给镇住了,所以端木洌有好一会儿没有开口为自己澄清。闪烁着眼眸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喟然一叹说道:“云霄,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你都一直深信不疑当初的一切都是我做的,原来我竟然在那天晚上跟你见面并且聊了那么久吗?可是我又知道自己那天晚上绝对没有去过那片竹林,这……这怎么办呢?”

    “巧言令色,死不悔改。”步云霄满是嘲弄地看着端木洌吐出了八个字,眼中有着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意,“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我只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到了现在,你还要否认吗?端木洌,你觉得有意义吗?”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端木洌不急不慌,也给了步云霄八个字,“云霄,你只说当日听出是我的声音,那么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脸?你真的可以确定当日那个跟你说话的人,是我?”

    步云霄哼了一声,声音冰冷得很,足见他对端木洌的恨是根深蒂固的,绝不会因为几句话而轻易动摇:“何必一定要看到你的脸?难道听到你的声音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而且最重要的是,别人怎么可能知道我给你发了那些短信,然后约我出去见面呢?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你赖得了吗?”

    步云霄的逼问一声比一声严厉而急促,仿佛下一刻就会忍不住把端木洌大切八块了一样。所以潇琳琅很着急,很想替端木洌辩护。可是看到端木洌不动声色的样子,她又不敢随便开口,免得坏了端木洌的大事,更加激怒了步云霄,那就糟糕了。

    确实,端木洌并不急着开口,让步云霄先发泄一下心中的痛苦和恨意再说。直到步云霄暂时住了口,他才叹了口气说道:“云霄,我明白了,你之所以不肯相信我,无非就是仗着两个证据:第一,那天你听到了我的声音,所以认为那是我做的。第二,你的短信是发给我的,所以别人根本没机会看到。那么,如果我可以证明你这两个证据其实都站不住脚,那么你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帮你找出真正的元凶?”

    步云霄淡淡地看着端木洌,要说一点儿都不动心,那当然是假的,因为他比谁都希望端木洌从来没有那样伤害过自己,毕竟他曾经那么真心地喜欢过他,依赖过他,所以他非常希望端木洌由始至终都是想要保护他,照顾他的。可是当日那段噩梦一般的经历那么刻骨铭心,让他想忽略都忽略不掉,他心中的痛苦,有谁能够知道?

    可是尽管痛苦,步云霄却毕竟不再是当日那个单纯的大男孩儿洛铮了。看到端木洌这笃定的神情和坦荡的眼神,他不可能一丝奇怪都感觉不到。如果端木洌真的做了那些事,那么他如今已经落到了自己的手里,何必还要百般抵赖呢?难道仅仅是因为怕死?怎么可能?或者说……他真的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微微顿了顿,步云霄最终还是心情复杂地开口说道:“好啊,有什么理由,你不妨说出来,看我会不会相信你的清白!如果我不能相信的话……对不起,我依然会维持原判,让你尝尝变成废人的滋味!”

  &nb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49章终于出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