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原来当年的确如端木洌所说,洛铮是一个感情非常细腻的人,他敏感而纤细,从内心来讲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尽管自己是个男生,却总是时时想要依赖别人的保护。以至于他的父母都经常取笑他,说他应该生成一个女孩子才对,一定是性别错位了。

    后来上了学,洛铮便认识了端木洌他们几个人,并且很快成了莫逆之交。正如端木洌所说,在他们几个人之中,戈耀曦和段蓝桥比较粗枝大叶,所以端木洌更敏锐地注意到了洛铮的敏感细腻,所以便会不自觉地给他一些适当的照顾。渐渐的,洛铮对他的依赖便超过了戈耀曦和段蓝桥,而更愿意跟端木洌在一起了。

    很快的,洛铮便发现自己对端木洌的感情开始变得不一般,他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他知道他每天都想看到端木洌,每天都希望跟他在一起说说话,一起出去玩,或者呆在一起看看书也是好的。当然这些话他不敢跟任何人说,因为他知道他跟端木洌都是男生,若是传了出去,岂不就会让人以为他们两个是同性恋?

    可是洛铮很清楚的一点就是,他不是同性恋,他的性取向很正常,他之所以想跟端木洌在一起,也不是因为身体的需要,而单纯是一种情感上的依赖。说得俗气一些,他只是将端木洌当成了他的亲哥哥,所以希望哥哥可以永远保护他而已,要说与普通的兄弟之情略微不同的一点就是,他对端木洌的依赖稍稍有些超过了正常的范围,算是徘徊在友情与爱情之间的那个地段而已。

    这段介于友情和爱情之间的感情折磨了洛铮很久,他既想端木洌知道自己的想法,又怕万一说了出来,端木洌会瞧不起他,会鄙视他,反而离他更远,甚至会彻底抛弃他。所以他只能选择将一切都埋在心里,不跟任何人说,就这样持续了很久。

    直到后来,洛铮觉得自己实在忍受不了那种折磨了。每天面对着端木洌坦然的眼睛,洛铮觉得自己很龌龊,因为他居然对自己的好朋友有另外的心思。所以他最终下定了决心,想要向端木洌坦白这一切,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法。假如端木洌真的无法接受,而选择远离他的话,那么他也认了,总比每天这样生不如死要强得多!

    主意已经打定,如何向端木洌坦白,就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一开始洛铮想过直接将端木洌约出来,约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将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可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决了,因为他无法保证自己在面对端木洌的情况下,还能将那样的话完完整整地说出口!

    洛铮想到的第二个方法,是给端木洌写封信,把要说的话和盘托出,然后将信偷偷放到他的书包里。但是这个方法显然也不管用。因为那个时候端木洌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情书,而对于那些情书他更是从来都不看,一律交给展初露去处理。如果自己的信也落得那样的下场,岂不是白忙活吗?

    于是,洛铮最后选择的方式便是,短信告白。因为他知道这个方式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所说的话绝不会泄露出去,不会对端木洌的声誉造成任何影响。所以他便趁着某天下午没有课的时候,一个人躲在宿舍里,将想要对端木洌说的话编成了短信,犹豫再三之后一咬牙发了出去。因为想要说的话比较多,所以他前后一共发了大概十几条短信,才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得比较明白了。

    时至今日,洛铮还记得自己当初发的那些短信的内容,大致的意思无非就是说,自己对端木洌有一种超出普通朋友的喜欢,所以对他无比依赖,而且这种依赖也超过了正常的范围,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很苦恼,也想控制自己。但是对于端木洌,自己却偏偏就是放不下,仍然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时时都能享受他的照顾……凡此种种。可是为了不让端木洌误会自己的意思,洛铮还在最后的短信里说明,自己这种所谓“超出普通朋友的喜欢”绝不是世人通常所说的“同性恋”,因为他对端木洌绝对没有身体的渴望,从来没有想过跟端木洌像情人一样同床共枕,而只不过是一种纯粹的、感情上的依赖而已,说得文艺一些,就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虽然已经在短信最后做了说明,但是这种感情毕竟是有些不正常的,所以短信发出去之后,洛铮便开始觉得惴惴不安,甚至有了一种强烈的后悔。因为他怕端木洌对这种“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同样接受不了,因而依然会鄙视他,厌恶他,远离他……所以他很后悔不该这么冲动,竟然将心里的秘密这么轻易地说出来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知道自己一定不会再这么做的!他宁愿将这个秘密深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躲起来痛苦算了!那样的话,他至少永远不会失去端木洌这个朋友!

    然而就在他惴惴不安的等待中,端木洌居然给他回了一个短信!盯着那条短信,洛铮有好一会儿不敢将短信打开,因为他生怕自己会看到一些让他痛不欲生的词句,比如“变态”、“恶心”、“滚蛋”之类的。可是这样拖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该来的照样会来,逃避也没有用,所以他一咬牙一狠心,将那条短信打开了!

    让他惊喜万分的是,端木洌回的这条短信的内容居然是约他晚上十点出去见个面,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因为他早已觉察到了洛铮对他的感觉,所以他并不觉得这样的感情是肮脏的……等等。看到这条短信,洛铮简直是高兴坏了!只要端木洌不觉得他变态,他就完全可以放心了!因为他真的不是变态啊,他只不过是对端木洌有一种超乎平常的依赖而已。

    就这样,洛铮便在这天晚上十点,独自一人到达了端木洌在短信中指定的地点,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正在等待他的并不是他期盼的美好,而是一场似乎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说到这里,步云霄仿佛又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夜晚,所以突然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同时用充满怨毒和仇恨的目光盯着端木洌的脸。端木洌听到这里,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云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的短信,我也从来没有给你回过任何短信,更没有约你出去见过面!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天大的误会……”

    步云霄冷冷地看着端木洌,并不打断他的辩白,任由他说了下去。等端木洌暂时住了口的时候,他才淡然一声冷笑说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因为这么说就可以让你完全置身事外,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欺骗我。不过可惜,你失算了!你当我还是当初那个幼稚到可笑的洛铮吗?我是步云霄!是云霄集团的总裁!我不再是那个任由你欺骗和摆布的白痴了!”

    步云霄的话说得很狠,足见他心中对端木洌的恨意有多么深重。而端木洌也没指望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辩白就让步云霄相信自己的无辜,何况他之所以设下这个局,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希望把一切误会都解释清楚的。所以听到步云霄的话,他并不着急,接着问道:“好,云霄,既然你如此认定当初的一切都是我做的,那么我问你,证据呢?法庭在判人死刑的时候,都会列出充足的证据和理由,让犯人无法狡辩的。那么,你的证据呢?就算是让我再也不能为自己狡辩,你是不是也该把证据拿出来,让我心服口服?”

    “不必你说,我也会让你心服口服!”步云霄冷冷地说着,眸中的仇恨也跟着变得冰冷起来,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炽热,或许是认为端木洌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剩下的便只是考虑报复的方法而已了,“端木洌,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但是你应该还记得那天晚上对我说过什么吧?那天晚上,你约我十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48章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