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来人居然是云霄集团的总裁,步云霄!他显然已经知道了端木洌生命垂危的消息,所以俊脸上不但没有一丝笑容,而且凝重得不得了,就连脸色都微微的苍白,显然心里也非常不好受。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潇琳琅,他艰难地张了张口说道:“他……端木洌他……”

    “步总,你来了?”潇琳琅叹了口气,却坐在床前未动,微微下垂的眼睑遮住了她的眼眸,所以没有任何人看到她的眼底其实有着浓浓的失望,仿佛步云霄并不是她期盼中的人一样,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说着,“医生说……没救了,只等着洌他……”

    步云霄的身躯突然颤了颤,仿佛有什么尖锐的武器刺入了他的心里一样,一抹所有人都不曾见过的哀伤也迅速浮现在了他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眸中。轻轻抿了抿唇,他接着开口问道:“他怎么会……突然……”

    “唉!车祸,谁能预料到?”潇琳琅的眼圈红红的,若不是强行克制,只怕早就哭出声来了,“好好的开着车,谁知道就能……对了,步总,你是怎么知道洌出事的?”

    “我看到了新闻报道。”步云霄轻轻地说着,转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端木洌,“所以……就赶过来了。今天恰好不在公司,在外地出差,所以……耽误到现在。怎么他……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步云霄的表现很奇怪,因为他的哀伤也很奇怪,那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好朋友出事而难过,更有一种……怎么说?好像是心愿再难得偿的悲哀吧。不过潇琳琅当然看不懂他的眼神,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没关系,你能来,洌已经很高兴了,他……他大概也没想过你会来送他最后一程……嗯……”

    说到这里,潇琳琅再也忍不住悲痛了一般,声音哽咽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不得不暂时闭住了嘴,强行压制着就要冲出眼眶的热泪。步云霄则难过地闭了闭眼睛,然后转头看着一动不动的端木洌,低声说道:“我可以……看看他吗?”

    潇琳琅无声地点了点头,然后让开了身子。步云霄一直都是端木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况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可以的?见到潇琳琅让开,步云霄的身躯再次微微地颤了颤,竟似乎有些拔不动脚步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终于迈出了第一步,慢慢地蹲在了端木洌的床前。

    他看到端木洌依然静静地躺着,脸色苍白苍白的,似乎比纱布还要白上三分的样子。除了轻微的呼吸,他全身上下都静得可怕,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看着看着,步云霄的眼睛里又浮现出了那种奇怪的哀伤之色,并且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端木洌的身上,甚至连一旁的潇琳琅都没有心思去理会。片刻之后,他突然慢慢地蹲在了床前,近距离地看着端木洌虽然苍白却不减俊美的脸,然后他居然伸出了手,仿佛想要去抚摸一下。

    “端木洌……”步云霄的手终于抚上了端木洌的脸,这才感觉到两人的肌肤居然是同样的冰冷,同样的没有丝毫温度。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步云霄的声音很低很低,仿佛是梦中呓语一样,“你……你要死了吗?怎么可能?你不是一直……活得好好的……”

    端木洌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始终静静地躺着,仿佛下一秒钟,他就会彻底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样。步云霄也一直维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同样静静地看着端木洌的脸,抚摸着他脸颊的手也一直没有缩回来。不过他倒是注意到了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很,所以他突然轻轻一挑嘴角,扯出了一抹令人看不懂的深沉的笑容。

    “笑什么?”不知是听到了步云霄略显讽刺的笑声,还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他嘴角的笑容,潇琳琅虽然没有转头去看他,却突然问出了一句话,“洌变成这个样子,你觉得很好笑?步总,时间不早了,您还是先回去吧,洌他……会感激您的心意的。”

    步云霄转头看着潇琳琅,一张绝美的脸上布满了深沉的笑容,更将他那双原本就幽深得很的眼眸映衬得更加如碧水寒潭一般,怎么都看不到底。看着潇琳琅,他静静地开了口:“你赶我走?为什么?难道你不希望我送端木洌最后一程?还是……我其实并不是你想要等的人?”

    “你说什么?”步云霄这句话简直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将潇琳琅炸得晕头转向,险些一蹦三尺高!他他他……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怎么知道我们在等什么人?难道他……

    不等潇琳琅反应过“难道他”怎么样,就见步云霄快如闪电般一伸手,然后潇琳琅只感到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痛得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并且“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

    惊叫声中,她还来得及低头一看,才发现步云霄的手中居然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的针筒,而顶端的尖针消失在了自己的体内,针筒内那些透明的液体已经所剩不多,显然已经被注射到自己体内了!

    什、什么东西?潇琳琅顿时吓得浑身剧颤,想要甩动胳膊摆脱步云霄的注射,可是浑身上下却突然没有了丝毫力气,莫说甩开步云霄了,连动一动手指都困难得很!不过幸好她还是可以开口说话的,因而挣扎着问道:“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步云霄冷笑不语,施施然地继续将剩下的液体全部注射到了潇琳琅的体内,然后才将针筒收了起来,低声说道:“进来!”

    进来?谁?谁要进来?潇琳琅闻言大惊,然而就在她终于反应过来应该大声呼救的时候,却突然感到脑中一阵晕眩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45章终于肯说实话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