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因为心急,这些话潇琳琅是分开发送的,每写一句就立刻发送过去,免得一个阻止不及,“化蝶”竟然会跳起来去直接结果了端木洌,那可就糟了。所以不等她的话发送完,“化蝶”便噼里啪啦地回敬了几句:“我说过不用再查了!我知道你正在向端木洌套问当年大学里的事情,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必再徒劳!端木洌做出那种事,他怎么可能告诉别人?所以你就算再怎么查问,他也不会说实话的!换成是你,你会说吗?”

    什么?他知道?他……他怎么会知道的?潇琳琅大吃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问道:“你窃听了我们的谈话?你把窃听器装在什么地方了?”

    没道理啊!自己向端木洌套问内情的时候是在他的办公室里,难道“化蝶”竟然有本事将窃听器装在那里?怎么可能?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地方可以装下窃听器,可以让他随时随地听到自己在说些什么呢?

    不等潇琳琅想到什么可能性,“化蝶”已经回答道:“你觉得我会说吗?潇琳琅,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试图将这些事情告诉端木洌,那么端木洌,包括金约翰和蓝若云都会死得很难看!当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戈耀曦、段蓝桥还有端木倾云他们都算进去,直到你觉得尽兴了为止!”

    不……不是吧?他当这是串蚂蚱吗?不一会儿功夫就由原来的端木洌一个人变成了这么一大串?你当杀人像切菜那么容易吗?想杀谁就把谁放在砧板上随便切?

    潇琳琅又气又急,偏偏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浑身冷汗直冒。当然,“化蝶”也根本没有打算跟她多说废话,所以接着就给出了最后通牒:“三日之内,给我答复,否则你就多准备下几口棺材,等着挨个儿给他们收尸吧!”

    扔下最后几句话,“化蝶”便消失了。潇琳琅怔怔地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却在急速地运转着。她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再明目张胆地问端木洌关于当年的事了,因为“化蝶”已经在她看不到也想不到的地方装了窃听器,在随时监控着她的行动。怪不得她无论说什么,那男子总是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原来他还留有后手!问题是……这窃听器究竟会装在什么地方?是在端木洌的办公室里,还是在心苑别墅?最糟的状况是两个地方都有,不,不仅是这两个地方,说不定凡是自己和端木洌会出现的地方,都已经被那男子“光临”过了……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潇琳琅静静地想着,目光渐渐变得坚毅起来。虽然那男子口口声声要求潇琳琅保密,决不能告诉端木洌这一切,但是潇琳琅却很清楚,她越是继续隐瞒下去,对端木洌造成的伤害就会越深。况且就算她真的隐瞒下去,而照男子说的话去做,到头来对端木洌来说,结局也绝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将所有的一切都对端木洌彻底坦白!只不过在男子无处不在的监听设备下,要如何巧妙地向端木洌坦白,就需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怎样才能不让男子听到自己对端木洌说了什么呢?潇琳琅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却依然一无所获,难道要躲到一个无人的山洞里去说吗?那男子如果发现自己和端木洌突然失踪了,那他不起疑心才怪!那么……该怎么办?潇琳琅叹了口气,垂下头看着自己摆在桌面上的手,她的眼睛突然一亮,接着便淡淡地笑了起来:是了,怎么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忘了?

    青花·蝶韵总裁办公室。

    心中打定了主意,尽管潇琳琅尽力想要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时时闪现着振奋的光芒,仿佛正在筹划一件天大的事情一样。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等着端木洌,潇琳琅根本什么都无心去做,就那么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勉强按捺着心里的汹涌波涛。

    不多时,端木洌便推门而入,看到潇琳琅像老僧入定一样坐在椅子上,他不由微微一笑说道:“干嘛?大早晨起来就打坐参禅啊?”

    “是啊!修身养性,再好不过。”潇琳琅也笑,口中回答着端木洌的问话,可是却突然将双手举到胸前,迅速地比划了一句手语:洌,我有话对你说,很重要!

    这就是潇琳琅想到的方法:用手语告诉端木洌所有的实情,然后再一起思考对策!既然那男子可以窃听两人的对话,那么口头交流是不可取了,何不用手语来进行呢?反正潇琳琅原本就是聋哑学校的老师,而端木洌又恰巧懂得手语,可谓得天独厚。当然,潇琳琅并不能保证那男子绝对没有在这里安装什么监控设备,但是时间紧迫,也只好赌一赌了。

    按说潇琳琅突然有如此奇怪的举动,端木洌应该大吃一惊才是,然而奇怪的是,端木洌竟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这样做了一样,脸上半分诧异的神情都没有,就连语气都正常得不得了,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回应道:“哦?是吗?那你继续打坐吧,我先看会儿国际国内新闻。”

    口中这样说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42章我还你公道就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