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没有说过,不代表她没有这样想过。”潇琳琅还来了劲儿了,这么不依不饶的,“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把我从佑康任经理的那个分公司带回这里的时候,我就曾经对你说过,展小姐看我的眼神不单纯,一个人,只有在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眼神……所以,你敢说你从未见到展小姐看向你的眼神里有爱慕之意?你敢这样说吗?”

    恍然忆起当初潇琳琅的确跟自己说过类似的话,端木洌也有几分不胜唏嘘的意思,时光如流水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好几年的时间就从眼前轻飘飘地滑过去了。不过说起展初露……端木洌摇了摇头说道:“或许你说得对,但是无论谁爱我,都与我无关,请允许我说得肉麻一些: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所以琳琅,有人喜欢我不是我的错,就像我从不追究有谁喜欢过你一样。所以,你用得着借着写小说的名义,把我过去的陈年老账都给翻出来吗?”

    听到“弱水三千”云云那些话,满腹心事的潇琳琅自然更是满心痛苦,可是后面这句“借着写小说的名义”云云,却又让本就心虚的她忍不住一阵心跳,不得不抬起头看着端木洌似笑非笑的脸,装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说道:“我就翻你的陈年老帐,怎么了?你跟展小姐这么朝夕相对的,难保不会日久生情。我问你啊,她有没有给你送过情书、写过邮件或者发过短信什么的?嗯?”

    “哪儿有啊?”虽然亲爱的老婆为自己吃醋是一件让人挺美的事情,不过端木洌还是不希望潇琳琅误会自己跟展初露有什么不清楚,所以忙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我们那时就是很好的朋友,她又是女生,自然比我们这些男生心细一些,所以大家的情书才交给她去处理嘛!”

    “哼!”潇琳琅哼了一声,见好就收,反正她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这个,而是……手机短信,所以借着这个话头,她又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手机短信呢?是不是保证没让展小姐帮忙处理过?”

    “对天发誓,真的没有。”端木洌有些无奈地举起了手作发誓状,“我都说了那是个人隐私了,怎么能随随便便给外人看?我跟初露毕竟只是假情侣,还没有亲密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

    是吗?那就是说,不管你的手机曾经收到了什么短信,能够见到的人都只有你一个,对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是说你真的曾经对洛铮做过……那样残忍的事?本来我还以为展初露对四小天王的事那么敏感,所以她一定是你的同谋呢,现在看来,她其实是无辜的吗?但凡你告诉我展初露也帮你处理过那些告白的短信,那么我就可以自私地认为这件事她也有份参与,可是……

    有没有可能是展初露确实看过你的手机短信,但是你不知道呢?潇琳琅想着,不由顺嘴问了出来:“那……你说展小姐会不会偷看你的手机啊?毕竟她是你女朋友嘛……”

    “假装的。”端木洌瞅了潇琳琅一眼,立马纠正了她的说法,“应该不会吧?我手机一向是随身带着的。不过……有时候跟同学打篮球,会拜托初露帮我看着衣服什么的,难道……她会趁机偷看我的手机?没那个必要吧?我们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她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端木洌这个反应还算正常。的确,如果他跟展初露是真正的情侣,那么展初露会偷偷查看他的手机就是正常的,毕竟端木洌是那么受欢迎的一个人,作为他的女朋友,展初露当然会不放心。但是前提是他们的情侣关系根本就是假的,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她根本没有必要偷偷看端木洌又收到了哪些人发来的短信告白。

    端木洌虽然连连摇头说着不可能,可是这几句话在潇琳琅听来却无异于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换句话说,端木洌的手机如果曾经收到过什么特殊的短信,那么未必就只有他一个人有机会看到,至少,展初露也有机会!难道说……当年的一切都是一场误会,端木洌根本没有看到过那条来自洛铮的短信吗?否则为什么在提到洛铮的时候,端木洌的神情和目光永远都是那么坦然,毫无半分龌龊和恐慌?

    意识到这一点,潇琳琅大为振奋,事情总算有了一点眉目了!于是她几乎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忍不住一把抓住端木洌的手说道:“你确定曾经让展小姐帮你看过东西?比如衣服、手机什么的?”

    “是啊。”突然被潇琳琅抓住,端木洌不由吓了一跳,接着感觉到她的手居然冰凉冰凉的,他忍不住又多吓了一跳,“琳琅,你这是怎么了?真把初露当情敌了?不至于吧?她要真的对我有感情,在你消失的三年里她早就向我表白了,怎么会一直安安分分的呢?不过就是假装了一段时间的情侣而已,至于连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个遍吗?还有啊,你手怎么这么凉?”

    呃……正常,紧张,激动,吓的。潇琳琅吁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满是冷汗的手,总算比较轻松地笑了笑说道:“当然要查,我是怕了这些事了!展小姐也已经不算小了,却一直是独身一人,从来没见她谈过男朋友,谁知道她是不是对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尤其是前面有瑞绮丝这个前车之鉴,我当然更应该加倍小心,免得临门一脚了,又出了什么乱子,那我不是重蹈覆辙了?洌,你别怪我敏感,我想你应该明白的一点就是,独占欲这种东西并不是只有男人才有的,女人也有。而我一向认为,你要属于我,就该全部属于我,不要给我一部分,又将另一部分留给了别的女人,如果是那样,我宁愿一分都不要。懂了?”

    跟我讲独占欲?我用得着你解释?我何尝不是觉得你要属于我,就不该再分出一丝一毫给别的男人?端木洌只觉得心头暖暖的,对于潇琳琅这种想要独霸他的心态十分满意,点头说道:“懂了。琳琅,你学乖了嘛,知道斩断敌人的一切后路了。”

    “那当然,人总要长大的嘛。”潇琳琅笑了笑,似乎很有几分感慨的样子,“况且,我曾经差一点就完全失去你,所以如今失而复得,我才必须加倍珍惜,绝不容许再出任何乱子。洌,现在我已经爱惨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41章问题的症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