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不是?那就是知道洛铮的故事,所以为洛铮打抱不平,并且替他找端木洌报仇的人了?想到此,潇琳琅接着问道:“那洛铮是你的什么人?”

    “化蝶”这一次回答得很快,接着就把答案发了过来:“朋友,兄弟,亲人,爱人。你明白了吗?”

    这四个平时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词看在眼中,潇琳琅居然觉得自己的心被震撼了一下,不由深吸一口气回答道:“明白了。你爱洛铮,可是洛铮却爱着别人。别人纵然不能接受同性之爱,也不该伤害一个如此无辜的人。所以你要为自己的爱人报仇,替他讨回一个公道,是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潇琳琅的话勾起了那些痛苦不堪的前尘往事,“化蝶”沉默了更长的时间,才突然发过来一个字:“是。”

    那个“是”虽然简单,但却像一根尖锐而锋利的刺,笔直地刺入了潇琳琅的双眼,更透过她的双眼,狠狠地刺中了她的心,让她的双眼和心脏同时痛得一阵收缩,几乎有些不敢直视面前的屏幕了。因为她知道当初端木洌若真的对洛铮做了那样的事,那么会对洛铮本人和这个男子造成怎样的伤害!如果那些事情属实的话,现在这男子不管对端木洌做什么,都是不过分的。

    咬牙控制着自己,潇琳琅接着说道:“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血影堂的人?”

    这是潇琳琅从端木洌和戈耀曦的对话中推测出的结论。端木洌说他们已经查出对方是血影堂的人,而她又知道事情是这个男子为了逼迫自己而做的,那么很明显就可以得出上述结论。

    果然,“化蝶”接着便回答道:“是端木洌告诉你的?行,他还有点儿本事。只不过除此之外,他就所知不多了吧?”

    男子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一个“是”字,但这样的话却无异于默认。于是,潇琳琅突然沉默下来,因为接下去,她已经不知道该对男子说些什么。不过男子约她十点交流,可不是为了跟她如此相对无言的,所以紧跟着就追问了一句:“潇琳琅,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你是不是肯为我讨回一个公道了?”

    潇琳琅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然后慢慢地敲出了几行字:“是不是需要讨回公道,要看洌是不是欠你一个公道。既然他真的欠了你的,那我无话可说。”

    “化蝶”立即回应道:“这么说,你是答应照我的要求去做了?”

    我说了吗?潇琳琅又一声苦笑,诚实地回应了一句:“纵然洌欠了你的,但我依然下不了手。所以,这公道你只好自己动手去讨回。而且如果你同意,我愿意替洌还你这个公道。我把我的命给你,你能放过洌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潇琳琅的拒绝给气到了,“化蝶”沉默了大概一分钟,然后才接着说道:“这笔债是端木洌欠下的,必须由他自己来还,谁也替不了他!而且我就偏要你动手,让端木洌好好尝尝被自己所爱之人出卖之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否则我早就自己动手了,何必跟你拖到今日?”

    就只是为了让洌尝尝被自己所爱之人出卖的滋味,所以你就这么逼迫我?用得着这么矫情吗?你若想替洛铮报仇,直接却找端木洌就是了,何必如此执着呢?还是……其实你也下不了手?不会吧?叹了口气,潇琳琅才开口说道:“可是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又没有办法找人求证,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呢?”

    “化蝶”很快发过来一句让潇琳琅看了之后身心狂震的话:“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我何必编造出这样的故事来侮辱洛铮,让他死都无法死得清清白白?”

    什么?死……死了?洛铮死了?那个去了国外之后就杳无音讯的洛铮,居然已经死了?怪不得端木洌他们始终都无法打探到他的行踪,原来……

    潇琳琅只觉得一颗心仿佛都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所以不得不用力捂住了嘴,才压住了那股想要惊叫的冲动,只是一双眼睛却越睁越大,仿佛恨不得直接穿透屏幕看到那男子的脸,以判断他这话到底是真是假。生怕那男子不耐烦,潇琳琅才强行控制着自己,小心翼翼地反问道:“你说……洛铮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隔着屏幕,潇琳琅自然无法看到“化蝶”脸上的表情,但是从他发过来的字字句句中,她还是感觉到一股冲天的恨意和怒意,就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恨不得将这肮脏的世界烧个干干净净:“怎么死的?哈!你问我他怎么死的?摊上那样的事,谁还能活?你还是我?就算别人不会杀他,难道他自己还不能杀死自己吗?”

  &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39章别给我上演百鸟朝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