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大概是没有想到潇琳琅居然用这样几句话做开场白,那头的男子也顿了一下,然后才低沉地笑了起来:“潇琳琅,你有种!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怎么你一点都不关心端木洌的死活吗?”

    “你还敢说?”潇琳琅简直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怕过往的行人听到自己说的话,她早就尖声大叫起来了,“你不是说绝不会伤害洌的性命吗?那你今天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刹车失灵有多危险?万一一个刹车不及,他就会……”

    “潇琳琅,你激动什么?对端木洌的身手也太没有信心了吧?”不等潇琳琅痛快淋漓地嚷嚷完,男子已经施施然地打断了她,听口气就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恨得潇琳琅牙根直痒痒,“要是一个小小的刹车失灵就能要了他的命,我还用得着浪费这么多脑细胞来对付他吗?放心吧,我知道做这点小小的手脚杀不了他的,不然我们就没得玩了,你说是不是?”

    “是?是你个大头鬼!”虽然知道男子说的是实话,潇琳琅还是忍不住气得直想骂街,但又怕被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抓了起来,只好骂骂对方来解气了,“虽然洌的身手好,但是凡事都有万一啊!万一他应付不了那样的突发状况,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到时候你想玩都没得玩了!”

    不知道是被男子气糊涂了,还是受了男子的感染,潇琳琅居然也说出了“没得玩”这样的话,难道人命是可以这样拿来玩的吗?所以男子似乎很得意,忍不住低沉地笑了笑说道:“说过了让你放心,那种摆不上台面的小小状况,难为不到端木洌,所以没有万一,他死不了的!”

    “万一他要是撞死了呢?你这不是草菅人命吗?”潇琳琅还是气得横眉立目的,天知道听到那惊险一幕的时候,她心里有多么恐惧?一颗心简直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恨不得当时开车的人是她而不是端木洌。可是这个男子居然还在这里优哉游哉地对着她猛夸端木洌的身手好?这不是有病吗?

    “如果他真的撞死了,那他就不是端木洌了。潇琳琅,你放一百个心,我对端木洌的了解比你深得多,甚至比端木洌本人还要深得多!所以我不但知道怎样能让他死,我也知道怎样能让他活!换句话说,他是死是活由不得他,而全凭我的意思。你明白吗?”难得在这样的时候,那男子还有心情模仿着武侠小说里的桥段,给了潇琳琅这么一句更让她气得头晕眼花的台词:什么狗屁理论这是?他当这是在拍电影呢?还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懒得理会男子的话,潇琳琅除了愤怒,更多的是觉得恐惧,因为她知道这男子不是吹牛,端木洌如今是死是活,的确是全凭他的意思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潇琳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付男子这样的高手,冷静下来都没有半分胜算,更何况是徒劳无功地大喊大叫?所以潇琳琅不得不强压住心头的愤怒,冷冷地说道:“你在我父母床头留下了匕首,又在洌的汽车上动了手脚,全部都是做给我看的,我已经知道了,那么接下来呢?你还想怎么样?”

    男子似乎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潇琳琅,这话应该我问你,而不是你问我。不错,端木洌是死是活,全看我的意思,但是现在我的意思还必须看你的意思才能决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意思意思!意思个鬼!潇琳琅快被这两个字给绕晕了,她不得不喘了口气,按捺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毕竟一边要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免得重蹈覆辙,一边还要跟这样一个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高手对话,实在是很耗心力的一件事情,潇琳琅有些应付不了。而那男子似乎也知道这件事情比较难以做出决定,所以他居然没有紧跟着开口逼问,似乎存心想给潇琳琅一定的时间思考。好一会儿之后,潇琳琅才终于可以重新发出声音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只不过是想告诉我,如果想让你停止类似的行动,我就必须答应你去伤害洌。否则你就会一直持续不断地骚扰我周围所有的亲朋好友,直到我不得不向你妥协为止,是不是?”

    “用词准确,表述清楚。”男子淡淡地赞许了一声,这种惜言如金的作风让潇琳琅真想回敬他一句“语言凝练”,“那么我就要问一问了:你的意思怎样?是乖乖地跟我配合,还是想继续见识见识我的其他手段?”

    潇琳琅身心俱疲,居然暂时将对男子的恨意放到了一边,苦笑一声说道:“你的其他手段,我自然不想再见识,但是跟你配合去伤害洌,却又非我所愿。所以无论我怎么选,最终的结果对洌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告诉我,你若是我,你会作何选择?”

    不知道是不是潇琳琅语气里的痛苦和无奈打动了对方,男子居然半晌无言,保持着淡淡的、却又是清冷的沉默。许久之后,他突然开了口:“我不知道。只是我也想问问你:别人伤害端木洌,你觉得残忍。那么端木洌伤害别人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残忍?”

    潇琳琅一呆,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因为她忽然想起来,似乎在不久之前这男子便跟她说过几句类似的话,说是端木洌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大致的意思是这样的,但是男子具体是怎么说的,潇琳琅就回忆不大起来了,况且如今这也已经不是重点。重点只在于这男子为什么三番两次地说端木洌曾经伤害过别人?难道端木洌真的曾经因为年少轻狂而做过什么让别人恨他入骨的事情吗?

    但是不管如何,潇琳琅现在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弄清楚男子究竟因为什么事这么恨端木洌,非要让自己动手去伤害他不可。如果男子依然坚持不肯说明缘由,她就干脆破釜沉舟,将一切对端木洌坦白,是死是活全凭天意。如果男子坚持不过自己的坚持,将实情说了出来,而实情又证明端木洌的确活该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场,那么她也只好大义灭亲,帮男子讨回一个公道,然后……大不了以死向端木洌谢罪。反正“除死无大事”,难道还有比死更糟糕的结局吗?

    打定了主意,潇琳琅立即开口说道:“你总说洌曾经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那么我问你,他究竟做过什么,让你这么恨他?”

    “这些事情不是你该问你,你也没有必要知道。”大概没有想到潇琳琅琢磨了半天,居然只是问出了这么一句废话,那男子的声音也微微有些不耐起来,“你只要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并且乖乖去做就可以了,否则……”

    “你先别忙着威胁我,我可不是被人威胁惯了的。”潇琳琅冷笑,冷冷地打断了男子的话,“既然你喜欢给我下最后通牒,那么我也给你下一次最后通牒:要么,你把内情告诉我,让我判断一下洌究竟该不该落得你希望的下场。要么,你什么都不说,但是我会说,我宁愿将一切都告诉洌,让洌来对付你!我知道你很厉害,连洌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大不了玉石俱焚,我无所谓。反正我知道洌对我情深,只怕他也是宁愿跟我一起死,都不愿意看到我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32章希望和你并肩作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