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似乎没有想到端木洌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两人不由愣了愣,居然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潇琳琅,各自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家中的娇妻,以及即将出生的和如今还不知道在哪儿的宝宝……是啊,如今他们都有了新的牵挂,无论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之前,是不能像以前一样不管不顾了,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为自己而活着的,更重要的是为爱他们的人,和他们爱的人……

    半晌之后,段蓝桥首先吁出了一口气,点头说道:“洌,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不管怎样,这道难关我必须陪你一起闯。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把事情想得太绝望,是不是?血影堂再厉害,也不过是些普通人,又不是神仙,我们一定能够想到对付他们对付方法的,是不是?”

    “蓝桥说得对,”戈耀曦也点了点头,将心底那股牵绊的感觉压了下去,一边沉吟着一边说着,“洌,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你随时都可能有危险,所以……”

    “你是想以我为饵,将血影堂的人引出来?”多少年培养出的默契,让端木洌一下子就明白了戈耀曦的意思,何况,这本来就是他正在暗中筹划的办法,所以他接着便替戈耀曦说了下去。

    戈耀曦点了点头,略略有些为难:“不错,既然血影堂的人针对的是你,那么我想,你只要故意露出一些破绽,让他们以为你已经落了单,从而对你动手。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抓住机会,把他们揪出来!只不过这样一来,你会随时暴露在危险之中,一个不慎,就很有可能弄巧成拙,反而白白落到了血影堂的手里……”

    戈耀曦的意思很明白,计谋也很简单,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但是这线怎么放,却绝对是有讲究的。就像戈耀曦所说的那样,一个不慎就很有可能弄巧成拙,到时候不但钓不到鱼,反而会将饵给赔进去。所以他们必须做得非常自然,让血影堂的人真正相信端木洌是落了单,而不是故意设的局。但是同时,又必须保证端木洌的安全,不能真的让他孤身一人陷入了危险之中,否则最后的结果只怕还是鸡飞蛋打,弄巧成拙。

    不过这些后果端木洌早就想到过了,所以他立刻便笑了笑说道:“耀曦,你所说的办法也正是我想到的办法,我就是想用自己做饵,让血影堂的人来对付我,然后趁机将他们揪出来!只不过为了不连累你们,同时也是想为计划失败之后留一条退路,所以我才把你们叫来,跟你们交代一声的。要是我真的被血影堂的人抓了去,妖瞳就拜托给你们了……”

    “哎呀拜托你个大头鬼啦!”戈耀曦又瞪了端木洌一眼,瞪得端木洌十分怀疑自己俊朗的脸上是不是已经被这俩人轮番瞪出了好几个透明窟窿了,“先说正事要紧,这些不着调的留着以后解闷儿玩儿!洌,既然你也想到了这个办法,那你有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了?说出来听听,咱仨一起合计合计!虽然你智商一向比我们高,但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嘛!你就当把作战计划传授给我们也行!”

    端木洌一听这话不由乐了,一边笑一边摇头说道:“什么智商比你们高?咱们三个谁也别说谁,连上大学的时候做测智商的题,最终的得分都是一样的,谁比谁聪明啊?不过关于这件事,我也只是有个初步的想法,至于详细的作战计划我还在考虑之中,既然你们怎么都不肯听我的劝置身事外,那咱们就一起来推敲推敲,如何?”

    段蓝桥一听这话不由白了端木洌一眼,哼了一声说道:“白白浪费时间和口水不是?你用膝盖想也知道我们绝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我看你根本是专门来试探我们对你这个老大的忠心的是不是?行了,别废话了,到底要怎么来执行这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我们赶紧来商议商议吧,说不定血影堂的人马上就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

    那倒是。最近血影堂采取的行动如此密集,显然是对端木洌志在必得了,所以要想抢得先机,动作就必须要快,必须抢在敌人的前头,不能让敌人牵着鼻子走才可以。于是端木洌和戈耀曦同时点了点头,各自在心底谋划了起来。不过端木洌一抬头看到了那旁正关心地看着自己的潇琳琅,不由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琳琅,是不是很闷?或者我们在这里商议事情,让你没有办法专心写作了?不然你回帝华宾馆陪着爸妈,等我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再去找你,好不好?”

    其实潇琳琅巴不得马上离开,只不过并不是因为觉得闷,或者没法专心写作,而是她急于打电话给那个男子,问问他端木洌受伤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还有,他到底是不是血影堂的人。此刻听到端木洌的问话,她知道端木洌只怕也有几分不愿意让她参与“妖瞳”的事务的意思。对于妖瞳,潇琳琅以前就有所耳闻,所以当后来端木洌告诉她,他就是妖瞳的老大的时候,她还着实吃了一惊,但同时也就明白了端木洌的消息为什么会那么灵通、本事为什么会那么大了。她就说嘛,如果只是个普通的珠宝集团总裁,他绝不会有那么高端的手段。

    不过“妖瞳”毕竟不是端木洌一个人开的珠宝店,它关系着千千万万人的性命,所以尽管自己是他的妻子,但是对于妖瞳的内部事务自己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否则对于妖瞳的其他人也不公平。是以尽管端木洌有心对她隐瞒这些事情,她却并不觉得不高兴,不觉得端木洌拿她当外人了。毕竟在一个男人的生命中,有很多东西都是很重要的,他并不能将一个女人当成他的全部。当然不可否认,端木洌希望潇琳琅回去休息,也是怕她承受不了太多的压力,所以不想让她卷入这些是是非非而已。否则为什么连同样是妖瞳成员的何优雅,和戈耀曦的妻子、端木洌的妹妹端木倾云都不曾参与今天的事情呢?

    明白了端木洌的意思,潇琳琅立即就收拾好自己的笔记本站了起来,点头说道:“好,我回去陪陪爸妈。洌,你……凡事小心。我可以不旁听你们的紧急会议,但是我要知道你们商议之后的终极作战计划。我要知道你这个计划的所有细节,这样我才可以随时知道你是不是安全的。还有,如果有可能,我非常希望可以参与到你的作战计划当中。当然我知道我的功夫不是太好,但是焉知我的加入,就一定不会收到什么奇效呢?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妻子,我非常希望能和你,并肩作战。”

    潇琳琅这番话说得很平和,并没有激动或者恐惧的意思,就如山泉水一般,缓缓地从她的口中说了出来。但是不知为什么却让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31章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