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什么?被你连累?这……”端木洌这话一说出来,潇琳琅顿时有些瞠目结舌,半晌不知该作何反应了。怎么……怎么是这样呢?端木洌这话说反了吧?明明是自己连累了他,被那男子给缠上了,非逼自己来破坏端木洌,可是他怎么说是他连累了金氏夫妇呢?这……着实令人费解了……

    “对,没错,是我连累了他们。”看到潇琳琅的表情,端木洌以为她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所以加强似的点了点头,满脸歉疚地看着她,一副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他们本来要对付的人是我,而之所以对付爸妈,只怕是他们已经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所以才将他们也列入了对付我的范围之内,所以,是我连累了他们。琳琅,我看爸妈不能留在这里了,还是让他们赶紧回美国去吧,为了安全起见,你最好也跟他们一起走,等我把血影堂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潇琳琅轻轻地摇了摇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绝不是端木洌连累了自己的父母。何况就算真的是他连累了自己又怎么样?如果心甘情愿,被连累是一种幸福!否则他怎么不去连累别人呢?还不是因为普天之下,就她潇琳琅一个人是他端木洌最爱的人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潇琳琅便接着开口说道:“他们不会走的,就算他们会走,我也不会走。我知道我身手不够瞧的,很可能会拖累你,不过你放心,我会很小心地保护好自己,不让你为我分心。但是无论如何,我绝不会扔下你独自逃命,否则就算能活命,也不如死了痛快。”

    端木洌微微点头,笑了笑说道:“你不会拖累我的,别忘了你还救过我的命呢!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究竟是不是血影堂的人做的还是未知数,我们还是不要这么快下结论比较好。”

    戈耀曦想了想,觉得目前来说虽然一切都是猜测,但却肯定已经非常接近事实了。真是令人挠头啊!血影堂行事如此神秘,根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如果他们真的是冲着端木洌来的,那还真就有些麻烦了。你说要是躲吧,究竟躲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呢?难道要一辈子躲藏,永远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那岂非太痛苦了吗?叹了口气,他有些无奈地问道:“洌,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是跟以前一样,只能等死?”

    “不,我还是那句话,我总觉得对方不管是谁都好,他都并不想要洌的命,”端木洌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段蓝桥已经摇摇头,替他把话接了过来,“以前的事暂且不说,就拿昨天晚上他在洌的刹车上做手脚这事来说,还不够明显吗?他既然能够轻轻松松地躲过所有的警报装置动了洌的汽车,那么要说他能轻轻松松地进屋杀死洌再全身而退,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他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显然是因为他并不想让洌死,你们说是不是?”

    你别说,还真是如此,就算戈耀曦和端木洌嘴上不说,但他们心底却对段蓝桥的这个推测非常赞同。所以绕来绕去,一切居然又绕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对方到底想干什么?按说血影堂本身就是一个最有名的杀手组织,凡是被他们盯上的人,到最后一定会被送入地狱,连在人间喊冤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对于端木洌,为什么他们的做法就变得那么奇怪了呢?明明有足够的本事和机会将他置于死地,却每次都明显手下留情,似乎并不想直接将他杀死。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一旁的潇琳琅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把什么事情全部联系了起来!别忘了,那个一直逼她对付端木洌的神秘男子也并不想要端木洌的命,只是要潇琳琅废了他而已,难道说……那个男子居然就是血影堂的人?这个一直在背后暗中算计端木洌的人,居然是出身血影堂的杀手?想到这里的时候,潇琳琅险些失声惊呼了出来,不得不站起身去倒了一杯热水来喝了几口,以掩饰自己的失态,同时也可以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再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

    不过那边三人的推测显然又进入了原先那个困扰了他们许久的死胡同,所以又是好一会儿没人说话。直到端木洌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他不想杀死我,那么他想怎么样?说实话,我真的猜不透了。”

    “我也猜不透。”结论是段蓝桥推理出来的,可是他却显得比端木洌更加无奈,“我只是有那样一种感觉,至于这感觉对不对,我也不知道。或许他是不想让你死得太痛快,想要将你折磨得生不如死之后再杀了你呢?也未可知。”

    我知道……我知道他要干什么,潇琳琅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喝着水,心底却不住地呐喊起来,他只不过是想让我动手来伤害你,让你尝尝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可是洌,你到底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以至于人家这么恨你,恨得咬牙切齿?我知道你行事一向独断独行,介于正邪之间,否则你不会逼白浩然用两百万卖了我。难道……你以前也曾经这样伤害过或者用其他更残忍的方法伤害过其他的女人,所以才招致了今天的大祸吗?要真是那样的话,倒是一点都不稀奇的……

    听到段蓝桥的话,端木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忍不住苦笑起来:“蓝桥,你用不用说得这么血腥啊?听得我浑身直冒冷汗!我说,你们是不是也帮我想一想,我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但是我自己又给忘了?要真能帮我想起来的话,说不定我就可以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处心积虑地对付我了。”

    因为那些未知的、无处不在却又不知道究竟在何处的危险,现场的气氛本来十分凝重,但是端木洌这话一出口,几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算是自己给自己放松一下好了,否则说不定真的会被这巨大的压力压垮的。戈耀曦一边笑一边摇了摇头,调侃一般说道:“那谁知道?你要真想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你会告诉我们吗?肯定是一个人偷偷去做了,所以就算你忘了,我们也没办法帮你回忆。”

    “就是,”段蓝桥也乐,笑得眉眼弯弯的,看上去还挺可爱的,“虽然咱们是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但却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一起的,说不定你趁我们俩不在的时候,真的去为非作歹了呢!没办法,你自己想吧!最好把从出生到现在三十年来做过的每一件坏事都仔仔细细地回忆一遍,说不定就真的能想起来到底是谁这么恨你,对你念念不忘了。”

    危急关头,这俩小子不但不替自己想办法,反而在那边“幸灾乐祸”,端木洌不乐意了,哼了一声说道:“从小到大做过的所有坏事是吧?那两岁的时候尿床算不算?三岁的时候骂人算不算?五岁的时候上树掏鸟窝结果掉下来把邻家小妹妹砸哭了算不算?还有……”

    “哈哈!嘿嘿嘿嘿……”不等端木洌说完,顺便回忆起了小时候那些快乐时光的段蓝桥和戈耀曦早已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笑够了之后,段蓝桥才勉强整了整脸色之后说道:“行了,别贫了,还是说正事要紧。洌,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论实力,血影堂这一代显然高手如云,明显在我们之上。论形势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30章难道他是血影堂的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