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什么?这话说得可大有玄机了,怎么好像她早就猜到是人为了一样,难道她还知道什么内情?潇琳琅这句更接近喃喃自语的话让端木洌他们三人迅速地对望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问。最后还是由端木洌代表三人问道:“琳琅,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

    潇琳琅苦笑,看着端木洌说道:“很简单,因为今天早上,我爸妈也收到了一份大礼……”说着,她将今天早上的事向端木洌他们简单地讲述了一遍,当然因为心虚,所以她始终有些不敢直视端木洌的眼睛。不过幸好端木洌只是认为她在为自己父母的安全担忧,所以并没有多想,也就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末了,端木洌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么看来,昨天的事情并不是误会,对方根本就是冲着爸妈他们去的了?那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潇琳琅依然心虚地摇了摇头,垂下眼睑看着自己面前的桌面,“那么,洌,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我刚要跟耀曦和蓝桥说。”端木洌抬起手,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很有几分后怕的样子,“今天早上我开车来公司,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点紧急状况,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突然从路旁冲了出来!当时我吓得浑身一激灵,所以本想急刹车的。谁知道一脚踩下去才发现,刹车居然被人动过手脚,已经失灵了!为了躲避那个妇女,我只好紧急打着方向盘撞上了路旁的一棵大树,车子才被迫停了下来,结果我的头就被撞伤了。”

    刹车被人动了手脚?嗯,很常见的破坏手段之一,都是电影电视剧中常见的害人桥段,所以这一点不足为奇,不过奇怪的是……戈耀曦沉吟着,接着开口问道:“可是没道理的。洌,你不是有个习惯,每次开车之前都会将车子详细地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会上路吗?怎么今天忘记检查了?”

    “怎么可能?”端木洌摇了摇头,否定了戈耀曦的猜测,“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而且还是攸关自身性命的,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可问题是出门之前,我明明仔细检查过车子的各个部件,尤其是刹车,根本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然而偏偏就在遇到紧急状况需要急刹车的时候,刹车就失灵了,这个搞破坏的人,好高明的手段……”

    果然高明。这人在端木洌的刹车上做的手脚居然如此离奇,单是用看的根本看不出来,非得等到需要紧急刹车了,问题才会暴露出来,这不是摆明了想要端木洌的命吗?段蓝桥和戈耀曦不由面面相觑,想到对方这高明的手段,两人顿时觉得后脊梁骨嗖嗖地冒起了寒风。

    潇琳琅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个男子揪出来揍个半死!他不是说只是想讨个公道,绝不会伤害端木洌的性命吗?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要将端木洌往鬼门关里送?难道因为自己的不配合,他已经改变了主意,想直接要了端木洌的命算了?一边想着,潇琳琅已经忍不住吓得浑身剧颤起来,幸好端木洌他们正在交谈,暂时没有注意到,可以让她小心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问问那个男子!如果他还是坚持伤害端木洌,那就……玉石俱焚算了!把一切都告诉端木洌,大不了是死是活都跟他在一起就是!

    潇琳琅在这边暗中咬牙,那边戈耀曦已经沉吟着说道:“这么说来,对方的手段比我们还要高明了?居然能在刹车上留下那样的玄机!可是还有一点,洌,你能不能确定,刹车是昨天夜里被人动了手脚?”

    “可以肯定。”端木洌点了点头,“昨天将车子开回车库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直到今天早上开车来公司才发现了异常。所以对方一定是在夜里动的手。”

    “嗯,那就奇怪了。”戈耀曦叹了口气,接着说了下去,“你心苑别墅区那里不是装有警报装置吗?如果有人深夜潜入你的车库,在你的车上做手脚……他居然没有触动任何警报装置吗?”

    端木洌一听这话便有些挠头,忍不住抬起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苦笑一声说道:“这正是我向你们求救的原因之一。耀曦说得没错,对方真的躲开了所有的警报装置,施施然地在我的车上动了手脚,然后又施施然地撤退了,而我,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

    这个……好玩了。身为“妖瞳”的老大,端木洌何尝不知道自己仇家满天下?所以为了自家这颗脑袋能够留在他的脖子上,平平安安地呆到他老人家寿终正寝那一天,他可是丝毫没有马虎过家里的保卫措施。世界最先进的警报装置布满别墅周围,别墅的门窗更是装上了最先进的密码锁,别说是个人了,只怕连一只苍蝇蚊子要飞进来,也一定会触动那些装置,发出呜哇呜哇的报警声,方圆十里之内的人家铁定都会被吵醒,让任何企图靠近的歹徒插翅难飞!

    可是这一次,对方的身手居然比一只苍蝇更轻盈灵巧,硬是在不触动任何警报装置的情况下打开了端木洌的车库,在他的刹车上动了手脚,然后又将一切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让精明得像鬼一样的端木洌什么破绽都没看出来,就那么傻里吧唧地开车上路了,结果差点把这条小命给彻底交代了!

    怔怔地愣了片刻,戈耀曦和段蓝桥其实都想说点什么,可是张了好几次口之后,他们却发现实在是无话可说,只得又尴尬地闭住了嘴,简直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现在他们唯一的感觉就是,似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处阴沉地盯着他们,可是他们却连对方身在何处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很绝望,就好比是一只掉入了陷阱的小兔子,四周都是令人绝望的黑暗和安静,而它又偏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徒然地抬头看天,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地等待着猎人施施然地过来享受自己的猎物……

    安静之中,端木洌不由转动着目光看了两人一眼,一笑说道:“说话?怎么了?”

    “说什么?”戈耀曦苦笑,“碰上这样的高手,我只能无语问苍天。我只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恨你,非要把你置之死地不可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29章又是血影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