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看到潇琳琅浑身发颤的样子,金约翰倒没有多想,只当她是因为害怕,或者是为自己的安全担心而已,所以他忙将纸条拿了回来,然后示意潇琳琅坐在了沙发上,口中故作轻松地安慰道:“琳琅,不要怕,啊?对方这样做,摆明了就是没打算要我们的命,只不过是故意吓唬人而已,所以你不用担心,明白吗?”

    是,我当然明白,他的确暂时没打算要你们的命,只不过是打算借此逼我就范而已!可是他要我做的事情是去伤害洌,这……这怎么可能呢?我已经伤害过洌那么多次了,无论如何不能再伤害到他分毫,否则我会下地狱的!可是现在该怎么办?那男子的威胁是如此的赤身裸,显然已经不打算给自己太多考虑的时间了……

    心中虽然有些绝望,但是潇琳琅却还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希望自己竟然猜错了,这匕首其实并不是那男子送来的,只不过是凑巧而已。所以咬了咬牙,她尽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一些,然后开口问道:“爸,这匕首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你们就一点异常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没有,什么都没听到,夜里我们都睡得很沉。”金约翰虽然对夜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确实没有任何印象,但他还是尽力回忆了一下,然后才摇了摇头回答了一句,“然后今天早晨六点多醒来之后,我就发现床头柜上多了这样东西。”

    居然什么都没听到?那男子好利落的身手!简直已经堪比武侠小说中那种飞檐走壁、踏雪无痕的轻功高手了!只不过……不对!潇琳琅突然用力吸了吸鼻子,只觉得一股淡淡的、怪异的香味飘入了鼻端,不由让她一下子变了脸色,失声惊呼道:“麻醉剂?爸,妈,你们现在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突然看到潇琳琅变了脸色,金氏夫妇也不由吃了一惊,然而细细体味一下之后,蓝若云便恍然大悟一般首先开了口:“有啊!今天早晨醒来之后我就觉得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还以为是夜里没有睡好的缘故呢!琳琅,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之所以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是因为被人下了麻醉剂?”

    “对,很有可能,你们没有闻到这屋里有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吗?”潇琳琅白着脸点了点头,对于麻醉剂她可是敏感得很的,因为她随身就带着防狼武器嘛!“爸,你们很可能是被人下了麻醉剂,所以才任由对方在屋里来去自如而没有任何感觉的!”

    想不到其中居然还另有内情,金约翰和蓝若云不由对视了一眼,各自觉得心底升起了一股森森的寒意,然后这寒意便顺着后脊梁骨刷的窜了上来,瞬间化作冷汗淌了满脸:感情自家这脑袋差点就在不知不觉中搬家了?三尺雪亮的刀刃就悬在头顶上了,自己还睡得一派香甜,这也太没有危机意识了吧?枉他还一直自夸是跨国集团的总裁呢!可问题是对方到底想干什么?若是想取自己的性命,为什么却又在唾手可得之际,只是将一把匕首留在了床头,然后就离开了?这情形简直跟昨天一模一样,都蹊跷得毫无道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等等!不对头!

    刚刚想到这里,金约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立即便将这件事与昨天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所以接着开口说道:“若云!你说今天的事情跟昨天的事情,是不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伙人做的?否则他为什么要在纸条上写什么第二份大礼?”

    蓝若云也是一点就透的主儿,所以接着就明白了金约翰的意思,不由恍然大悟一般说道:“是了是了!一定是!这么说来,昨天就是第一份大礼了?也就是说,昨天对方根本就没有认错人,他根本就是冲着咱们来的,是不是?”

    是不是?当然是啊!“他”本来就是冲你们来的!不,准确地说,“他”是冲我来的,你们不过是被我连累,受了池鱼之殃而已,潇琳琅暗中苦笑不已,心中也着实为那男子如此高的办事效率而无可奈何外加心神俱震!因为他既然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将他的威胁变成了现实,那么这只能说明他的确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暗中操纵着所有的一切!说不定他所在的地方根本就可以直接看到自己,所以可以随时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么说来,如果自己真的将实情暗中告诉了端木洌,那么……或许根本就不可能瞒过那个男子,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的!

    想到此,潇琳琅不由感到浑身上下“刷”的一下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连头皮都有些发麻了。不过幸好她拼命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所以并没有露出太多的破绽,耳中已经听到金约翰沉吟着说道:“是的,看来八九不离十了。我就说嘛!对方如果真的打算绑架什么人,他一定会将所有的一切都计划得非常周密,以尽量保证一击即中,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目的,绝不会连人都认错的。现在看来,他的的确确是冲着我们来的了,所以才会这么快就采取了第二次的行动。”

    蓝若云点了点头,脸上同样露出了深思的神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要好好推敲一番了。好,我们就假定对方的目标真的是我们,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显然不是为了伤害我们的性命,否则昨天和今天加起来,他已经至少有两次可以完全达到目的的机会了,对不对?”

    “对,”事实正是如此,昨天被迷昏拖入草丛,今天将匕首留在他们的床头,对方的确至少有两次机会可以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了,所以金约翰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为了杀人,那么第二种可能就是,求财,因为他看中了我们雄厚的经济实力,所以想要从我们手中拿几个钱来花。”

    这也算是几种最大的可能之一,不是为了害命,就是为了谋财。蓝若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却有些不大赞同地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倒觉得不大像。他若是想要谋财的话,那昨天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绑架走,然后打电话给琳琅,让她拿钱去赎我们?难道他突然良心发现,或者就像当年绑架琳琅的绑匪一样,突然害怕了,所以半道扔下我们逃走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匕首又怎么解释呢?”

    也是啊……绑架人质勒索赎款,这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了,虽然此法非常冒险,而且绑架罪十分严重,如果被抓住了会坐很多年的牢,但是对那些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来说,还是具有非常大的勾引力的。毕竟这种富贵人家一向不缺钱,他们通常都是不愿意冒险报警,而愿意破财免灾,通常会选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27章绝对是个高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