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可是这样的生活,又岂是瑞绮丝想要的那一种?想想看啊!她原本是个得尽万千宠爱的千金小姐,想要什么好东西得不到?珠宝首饰更是轮着戴,若是不嫌麻烦,想要一分钟换一套都可以!可是之后呢?她却必须像个普通人一样早起晚睡地上班挣钱,而且再也不会有什么佣人供她使唤,再也不会有大把大把地男人围着她的石榴裙从早转到晚,这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也太大了吧?让飞扬跋扈惯了的她如何能够接受?

    所以蓝若云那句“你要怨也怨不得我们”听在耳中,瑞绮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把满含怨毒的目光转到了莫嫂的脸上,一边慢慢站起身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该怨谁,我知道!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混蛋!废物!你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为什么?如果一开始我就是个佣人的女儿,我还用得着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受尽嘲弄和耻笑吗?啊?”

    瑞绮丝的话说得很不客气,但谁也不能否认确实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如果当初莫嫂不要那么痴心妄想,不要换掉了蓝若云的女儿,那么一直到今天,瑞绮丝都会心甘情愿地做佣人的女儿,而且一定早就按部就班地上班赚钱,有了真正该属于自己的一份平淡但却充实的生活了。只怕她也绝对不会做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的。可是现在呢?就因为莫嫂的一念之差,害得她骤然失去了本来拥有的一切,而且还绝对不会招人同情,只会引人耻笑而已!

    莫嫂被骂得一阵晕眩,继续泪流满面地哭着,并且挣扎着说道:“我……我也不想这样,我只是想让你过得更好一些,让你永远摆脱贫穷……”

    “哈?永远摆脱贫穷?多美的一个梦啊!”绝望之下,瑞绮丝不由怪声怪气地笑了起来,并且狠狠地盯着莫嫂毫无人色的脸,“可是你既然给了我一个这么美的梦,为什么又不让我把这个梦做到最后,而要让我中途醒过来?你可知道得到了又失去,比从来没有得到过更让人难以承受?你知不知道?所以,都怪你,都怪你!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你赔给我!赔给我!”

    难得,瑞绮丝虽然嚣张跋扈,尖酸刻薄,想不到她居然能够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还知道“得到又失去比从来没有得到过更难以承受”这个道理。其实不错的,如果她从来不是什么贵族小姐,那么她的心理落差当然也就不会这么大。只不过这一切又该怪谁呢?自然怪不得金氏夫妇,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竟然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流落在外二十多年。怪潇琳琅吗?更没有道理,人家本来应该是享尽荣华富贵的公主,却被迫沦为了抵债的筹码,若不是恰好遇到对她一见钟情的端木洌,后果还不知道会多么严重呢!

    那么……似乎就只能怪莫嫂了,是她的一时自私贪婪,是她的一时糊涂,才造成了今天这难以挽回的后果!想到此,瑞绮丝自然恨得咬牙切齿,难道还能指望她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吗?她自然会将所有的怒气和恨意都发泄到莫嫂的身上了。而承受了她所有恨意的莫嫂也快要彻底崩溃了,却还是咬着牙说道:“怎么能够怪我?本来我为你铺的路十分平坦,你完全可以回到美国,过你的富贵日子!可是你却偏偏要去争一个根本不会属于你的男人,这才将一切都推向了无可挽回的绝路!你怪我吗?”

    瑞绮丝骤然怔住了,而且慢慢把目光转移到了端木洌的脸上,后者的脸上则装满了令人咬牙切齿的无辜,并且淡然一笑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怪我了?如果我不出现,你就可以自在地回美国去继续做千金小姐,是不是?可是这真的能怪我吗?你们为什么不算算,我有多少次阐明过我的心意,告诉你们除了琳琅,我不会要任何女人?所以,你们根本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瑞绮丝已经接近疯狂,再也不能受任何刺激,所以潇琳琅暗中用胳膊肘捅了捅端木洌,在他耳边悄声说道:“洌!别这样!副总已经够难受了,你别再刺激她……”

    好,不刺激就不刺激,好稀罕吗?端木洌撇了撇嘴,果然不再开口。不想再继续做无谓的纠缠,蓝若云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们这就走吧。至于丝丝的衣物首饰什么的,等我们回美国之后,我会给你们寄过来的。你们可以留个地址给洌或者琳琅,让他们负责转交给你们也可以。帝华宾馆你们是不能住了,所以当务之急是出去找个地方落脚。当然了,虽然莫嫂你做了这样的事,但是我不会赶尽杀绝的,这里有五万块钱,算是让你们暂时周转一下。等丝丝找到工作之后,她应该就可以赚钱养你了。你们走吧。”

    说着,蓝若云拿过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包包在报纸里的人民币,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要说五万块钱已经不算是个小数目了,让莫嫂和瑞绮丝暂时周转是完全可以的。可是对于瑞绮丝来说,却不亚于是个天大的讽刺!想她一直以来都花钱如流水的小姐,随随便便买件衣服,都很少有下来几万块的。五万块?塞牙缝吗?打发要饭的吗?

    所以目光发直地看了看那包人民币,瑞绮丝突然冷笑一声,对着莫嫂狠狠地说道:“想让我赚钱养你?你做梦!你凭什么?老废物一个!你去死吧!我永远不会认你的!混蛋!”

    扔下几句话,瑞绮丝站起身就冲出了房间,空气中只留下了满满的、令人压抑的恨意。看到瑞绮丝离开,尤其是听到她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莫嫂不由踉跄了几步,这才迈步追了上去:“丝丝!不要走!听我说!丝丝……”

    “哎!钱……”看到那五万块钱依然留在茶几上,潇琳琅有些着急,站起身就想往外追。端木洌一把拉住了她,并且一用力将她重新拽到了沙发上坐下,微笑着说道:“不用急,琳琅,现在她们正是激动的时候,你追不上她们的。”

    “可是……没有钱,她们到什么地方落脚啊?”潇琳琅叹了口气,颇为这母女二人的生计担忧,“你看看副总,她像是会工作的人吗?而莫嫂年纪又大了,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以后怎么生活呢?”

    “自作孽,不可活。”蓝若云冷笑了一声,再次说出了这六个字,实在是除了这句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莫嫂的所作所为了,“想不到我们好心救她,她居然还做出这样的事!琳琅,不要觉得我心狠,我只是为你心疼!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却被人给换走了。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莫嫂实在太可恨了!”

    说着,蓝若云不由握住了潇琳琅的手,母性的温柔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潇琳琅微微笑了笑,安慰一般反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没事的,妈,或许是我命中就该有这一劫,你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倒是副总……我觉得她其实挺无辜的。因为当年的事也不是她的错……”

    “那件事的确不是她的错,可是她不该知情不报,”蓝若云哼了一声,对于瑞绮丝的不满也丝毫不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20章真正的认祖归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