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看到莫嫂的样子,所有人便都知道她已经决定坦白了,只不过这个坦白来得实在太晚了些。当然了,话又说回来,迟了总比不来好,无论如何她肯说实话了,对所有人都是一个解脱。所以蓝若云微微一声苦笑之后说道:“不太久,就是那天,你被丝丝骂得跑出了宾馆,而我又逼丝丝去向你道歉。就在那一天,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丝丝,也就等于告诉了我们。”

    那一天?果然是那一天!蓝若云的话让瑞绮丝和莫嫂同时吃了一惊,继而大惑不解地抬起头看着她,虽然谁都没有开口,但是两人的意思却都非常明显:当时那里明明只有她们两人而已,别人是怎么听到那些话的?

    提及此事,潇琳琅自然把话接了过去,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我们早就对莫嫂起了疑心,因为她的表现太反常了。尤其是对待我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女儿该有的态度!自从跟我相认之后,莫嫂的脸上就从来没有过高兴的意思,有的只是恐惧、厌烦,好像非常遗憾我居然没有被绑匪害死一样。试问天下的母亲,有谁会那样狠心地对待自己的女儿的?所以我当然就会怀疑其中另有玄机,于是那一次,莫嫂拿刀比我离开洌,好让洌跟副总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趁机将一个微型窃听器放在了莫嫂的身上,果然听到了那番话……”

    既然已经知道莫嫂根本不是自己的母亲,潇琳琅自然就改了对她的称呼。可是听着她的话,莫嫂却大惊失色,忙不迭地伸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了一阵,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纵然如此,瑞绮丝已经满是仇恨地尖叫了起来:“原来是你……原来是你!我就知道爹地妈咪一向很疼我,绝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对我的!潇琳琅!你给我滚!爹地妈咪是我的,你休想抢走!滚!你这个贱人!我才是爹地妈咪的女儿!我才是!”

    说着,她居然不顾一切地对着潇琳琅扑了过去,扎煞着双手瞄准了她的脖子,恨不得当场掐死她的样子。知道有端木洌在一旁守护,瑞绮丝绝对讨不了好去,所以莫嫂急忙冲过去抱住了她,口中急切地劝道:“小姐!你不要冲动!小心这些人会伤害你!小姐……”

    “滚!你也滚!”瑞绮丝疯了一样拼命挣扎着,满脸怒容,当然更多的还是即将失去一切的恐惧和不甘,所以对着莫嫂拳打脚踢,丝毫怜惜的意思都没有,“你他妈最不是东西!要不是你这个老废物露出了破绽,怎么会被人看穿这一切的?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被瑞绮丝如此辱骂,纵然莫嫂一向温顺,也有些怒了,因而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狠狠地将瑞绮丝摔在了沙发上,指着她的鼻子痛骂起来:“你还说我?还不是你这个不孝女!如果不是你非要端木先生不可,我怎么会在琳琅面前露出那么多破绽?如果你乖乖听我的劝,早点跟着老爷夫人回美国去,这一切不就都不会发生了吗?”

    瑞绮丝本来还打算跳起来继续叫嚣,但是听到这句话,她却猛地一下愣住了。因为莫嫂说得实在太有道理了!如果知道潇琳琅是莫嫂的女儿之后,她就放弃端木洌,任由端木洌娶了潇琳琅,然后自己跟着金氏夫妇安安稳稳地回美国去,那么有谁会无缘无故对莫嫂起疑心?她岂非依然是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吗?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凤凰变麻雀”的境地?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可是莫嫂的话,却让金氏夫妇眼中浮现出了隐隐的怒意:好个不知悔改的乡村野妇!到了这种时候,她依然不知悔改不说,居然还在考虑着怎样保住瑞绮丝的小姐之位!那么潇琳琅呢?这颗真正的明珠难道就活该蒙上尘土,永远被埋没在人海中,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能见到?

    咬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怒气,蓝若云才冷冷地开口说道:“莫嫂,现在我只想问问你:当日你跟丝丝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对不对?你真的用自己的女儿,换走了我的女儿,是不是?所以当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就把你的女儿当成了我的女儿来养,而你则把我真正的女儿,变成了你的女儿,是不是?”

    莫嫂颓然地叹了口气,因为知道一切已经无法隐瞒,所以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夫人,我对不起你!当日你在昏迷中生下了女儿,然后我接着也把孩子生了下来。当我看到自己生的也是个女儿之后,我就起了歹念,用自己的女儿把你的女儿换了过来,然后为了掩饰我做的一切,我还故意把我的孩子包了起来,然后带着你的女儿爬到了远一些的地方,这样才不会让人起疑心。果然,所有人都被我瞒过去了,从此之后,千金小姐成了佣人的女儿,而佣人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贵族后代……”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李代桃僵!原来从两个孩子一落地的时候起,她们的身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该受尽万千宠爱的千金小姐成了备受冷落的佣人之女,而本该跟着母亲一起受苦的遗腹子,却成了享尽荣华富贵的贵族公主!莫嫂这一招“李代桃僵”,使得实在是太高明了!只不过……也太卑鄙无耻了!人性果然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女儿能有个好去处,她居然忍心坑害潇琳琅这个无辜的孩子,甚至罔顾金氏夫妇对她的收留之恩,简直是狼心狗肺!

    明白了这一点,就连蓝若云这个一向宽以待人的优雅女子都忍不住气得连连喘,厉声呵斥道:“莫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年你怀着身孕流落街头,是我们夫妇收留了你,而且念在你也怀着身孕,我们从未亏待过你!不但不让你做重活,而且好吃好喝地对待你,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我们夫妇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夫人,我有罪啊!呜呜呜……”蓝若云的责难仿佛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扎在了莫嫂的心上,让她忍不住对着蓝若云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地忏悔着,“我知道你和老爷收留了我,这份大恩大德我应该以死相报!可是……可是当我想到自己的女儿注定要跟我一样受苦的时候,我就……我就自私地想要让她的生活变得好一点,想让她摆脱受苦受穷的命运,所以我就做了那件该死的事情,把自己的女儿换给了你……”

    “哈!你说的实在太好笑了!你不忍心自己的女儿受苦,难道我就忍心自己的女儿受罪了吗?你怕自己的女儿受苦是不是?可谁让她投胎到一个佣人的家里了?这是我的错吗?是约翰的错吗?凭什么我们就该受你的愚弄,养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野种?莫嫂,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早知如此,我们夫妇就该让你饿死在街头,也算为人间除了一害!”看着莫嫂跪在自己面前,蓝若云却丝毫伸手搀扶的意思都没有,任由她跪在那里,不是蓝若云心狠,实在是莫嫂做的那些事情太让她气愤了。只要一想到亲生女儿流落在外二十多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蓝若云的心就跟刀割一样疼个不停!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可恶的女人造成的,让她焉能不气不恨?所以气恨之下,她也脱口说出了一些狠话。狠是狠了点,却总算是事实。像莫嫂这种恩将仇报的人,活该被人如此痛骂一顿。

    所以莫嫂被蓝若云骂得更加生不如死,哭声震天,哭得房顶的灰尘都簌簌地落了下来。倒是潇琳琅有些不忍心莫嫂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跪在这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所以起身想要去搀扶她:“莫嫂,你先起来再说。人总有犯糊涂的时候,何况你这样做也不是为了自己,只不过是出于母性的自私而已……”

    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是受害最大的潇琳琅还肯为自己说句好话,莫嫂就算再怎么狼心狗肺,也忍不住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但却依然跪在地上,摇了摇头哭着说道:“不不不!让我跪着吧,跪到死也心甘情愿!我有罪啊……我该死啊……呜呜呜呜……”

    狠狠地骂了莫嫂一顿,也算是多少出了点气,所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18章绝不会认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