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啊?别的事情?哪有啊?不过就是去商场逛了一圈,然后买完东西就回来了。瑞绮丝摇了摇头,十分诚实地说道:“没有,爹地,妈咪什么都没做,她不会对不起你的!你千万不要受了人家的挑拨……”

    “没有?那她为什么连个誓都不敢发?”金约翰冷笑,根本就不相信瑞绮丝的话,而且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还有,那些花、电话、短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嗯?丝丝,如果你知道什么,一定要跟爹地说!爹地知道你还小,有很多事情你都是无辜的,所以就算是错事,你也不需要为此负责任,明白吗?”

    瑞绮丝悚然而惊,因为她忽然觉得自己很明显地听出来,金约翰这几句话绝对不仅仅是针对蓝若云这件事情而言的,他似乎另有所指!难道他已经知道那天莫嫂跟自己说的那番话了?怎么可能?当时那里只有自己跟莫嫂两个人,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金约翰的耳朵会那么长,居然也能听到!可是……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瑞绮丝猛地抬起头看着金约翰,猛烈地摇着头说道:“没有!没有!我没有什么事情瞒着爹地,没有!爹地,你相信妈咪,她真的什么都没做!她……”

    “好了,不用急着回答,我们暂时休战。”金约翰满含深意地看了瑞绮丝一眼,然后一伸手打断了她的话,令人不安地说着,“若云,丝丝,莫嫂,咱们都先冷静一下,彼此先想好自己应该说什么,应该怎样做,然后咱们再静下心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把背后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怎么样?”

    蓝若云冷笑一声,果然依言坐了下来,疲惫地一挥手说道:“随你,冷静一下也好。或许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太久,所以需要重新回忆一下也说不定。丝丝,莫嫂,坐吧,今天……咱们就把一切都说个清楚明白,将所有的事情都来个彻底的了结!”

    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尤其是金约翰和蓝若云,他们两个的表现更加不对劲!为什么他们说出来的话越来越难以理解,每一句都似乎只是针对眼前的事情而言,可是细想之后又觉得,每一句都似乎是另有深意?到底是……怎么了?然而不管如何,两人到底还是按照金约翰的要求坐了下来,各自垂首想着自己的心事,担忧着自己担忧的事情。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金约翰首先出声打破了沉默,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矛头依然不是对准蓝若云去的,而是莫嫂:“莫嫂,你想好了吗?还有什么要说的?或者说,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我知道,你这个人是很老实、很善良的,所以就算有时候因为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也并不表示你就是个坏人了。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念在你为金家服务了那么多年的份上,我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的。”

    “我……我?”莫嫂吓了一跳,习惯性地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又被金约翰的眼神阻止了,只得继续坐在那里,但却如坐针毡,满头冷汗已经压制不住地一颗一颗冒了出来,“老爷,我……我没有,夫人真的……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嗯。”尽管得到的回答不尽如人意,但是金约翰居然并没有继续逼问,便接着把矛头转向了瑞绮丝,“丝丝,你呢?你有没有要对我说的?我可以再提醒你一次,你还小,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你能左右的,所以就算是错事,那也不是你的错。明白吗?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告诉我,念在你年龄还小这一点上,我都不会太计较的。现在,你可以跟我说点什么了吗?”

    瑞绮丝咬紧了牙,到了现在这个时刻,她反而表现得比刚才冷静了许多,至少,已经不再浑身打颤了。听着金约翰的话,尽管她也觉得后脊梁骨一阵一阵地冒寒气,但她却认为金约翰只是在说蓝若云的事情,未必跟自己从莫嫂那里听到的秘密有关,所以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爹地,我真的没有什么跟你说的,妈咪她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听到这个回答,蓝若云显得无比失望,而且眼神中也充满了沉痛,她无声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莫嫂和瑞绮丝,心中暗暗地说道:终究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吗?你们知不知道刚才,你们其实已经将自己最后的退路给断掉了?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们心狠了……

    叹完气,蓝若云的目光神情也跟着完全改变,换上了满满的怒气,完全是一个被丈夫无端怀疑的妻子形象,然后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满意了吧?连莫嫂和丝丝这两个平时总跟我在一起的人都说我什么都没做,你还想怎么样?”

    “很好,丝丝,莫嫂,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而且是最后的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是不是?可是若云,她们说你没做,你就真的没做了吗?”金约翰的表情也越发逼真,令人看不出任何破绽,“你若是真的有心背叛我,又怎么会让莫嫂和丝丝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嫁给我之前,还有一个初恋情人,你们曾经好了四年!你说,有没有这回事?这个打电话和送花的男人,是不是他?”

    “你……你胡说八道!我们早就没有联系了!”蓝若云的底气虽然很足,但是从她的回答中也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她的确有过一个谈了四年的初恋情人,而且瑞绮丝以前似乎也听蓝若云提起过那个男人,难道……真的会是他?

    金约翰冷笑,摩拳擦掌的,似乎恨不得把那个男人抓出来狂扁一顿一样:“早就没有了联系?哄鬼呢?我看你根本就暗度陈仓很多年了!我甚至怀疑,丝丝到底是不是我的亲骨肉……”

    “她当然是你的亲骨肉!”金约翰这句怀疑冲出了口,蓝若云还未来得及做出合适的反应,吓得魂飞魄散的莫嫂和瑞绮丝居然异口同声地尖叫起来。这两人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那叫一个穿云裂帛,震得人耳膜都嗡嗡作响,因此将金氏夫妇震得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似乎十分诧异地转过头看着两人。

    接触到他们的目光,瑞绮丝和莫嫂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因而脸色更加难看,瑞绮丝嗫嚅着往后缩了缩,并且暗中用胳膊肘捣了捣莫嫂。莫嫂无奈,只得一咬牙接着说道:“老爷,您……您怎么可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16章你算什么东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