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莫嫂提心吊胆地看着金约翰,生怕他突然火山喷发,会将自己烧成灰烬一样。但是如果什么也不说,屋里的气氛又实在沉闷得难受,所以咬了咬牙之后,她只得硬着头皮开了口:“老爷,这……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啊?会不会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夫人,或者故意想要挑拨您和夫人的关系,所以才……不然您想想,他干嘛要这么明目张胆地发短信、打电话、送花呢?”

    经莫嫂一语提醒,金约翰的眼睛似乎猛地亮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点头说道:“有道理!肯定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陷害若云,引起我对若云的怀疑,他好趁机浑水摸鱼!一定是的!莫嫂,你说得太对了……不,还是不对……”

    正在拼命为蓝若云开脱,金约翰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改了口,轻轻摇了摇头之后才又说了下去:“莫嫂,你应该还记得,刚才收到那些短信的时候,若云显得很紧张,而且还把手机装到了口袋里,摆明了不想让我看到那些短信。你说,这是不是不太正常?”

    本以为自己的猜测已经可以让金约翰改变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了,可是没有想到还是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莫嫂显得更加紧张,却又不敢乱说,不由嗫嚅着说道:“老爷,您的意思是……夫人她真的……”

    金约翰刚刚缓和了一些的脸色再度变得阴沉起来,甚至比刚才还要阴沉,他暂时没有回答莫嫂的问话,只是抿着嘴唇抽出了花中的卡片打开一看,上面有几句非常暧昧的话:“亲爱的,你是我的最爱,我永远忘不了你那如玉的身体和如凝脂一样的肌肤。虽然你已不再是妙龄少女,但是你的风采和韵味,却是任何一个妙龄女子都比不上的。想你,永远……”

    看到金约翰的脸色随着目光在卡片上的移动而越来越难看,莫嫂又是害怕,又是好奇,忍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老爷,上面……写些什么?一定没有写送花人的名字吧?”

    那是,那人都叮嘱花店的工作人员为他保密了,又怎么会蠢到把名字写在卡片上?金约翰一语不发,将卡片递给了莫嫂。莫嫂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上面的内容,一双手先自不停地哆嗦起来:这……这还用说吗?摆明了就是送给蓝若云的!难道蓝若云真的背着金约翰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这……这……这不是要天下大乱了吗?想不到蓝若云这个天仙一般的人儿,居然也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一时之间,莫嫂是因为震惊,金约翰是因为震怒,两个人都暂时安静了下来。只是莫嫂因为可以想象到这件事情的后果而吓得大气不敢出,而金约翰则因为妻子居然背弃了自己而气得气息急促,整个房间里顿时有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缓缓地弥漫开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莫嫂屏住呼吸,将那个小卡片放回到了茶几上,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您打算……怎么办?”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打算怎么办,而是若云打算做什么!”金约翰咬着牙冷笑着,显然气得不轻,那是,无论哪个做丈夫的碰到这种事,都绝不可能无动于衷,“我倒要好好问问她,这日子是不是不打算过下去了!丈夫还要不要,女儿还要不要,这个家还要不要!”

    扔出这几句之后,金约翰便咬紧了牙关不再开口,存心要等蓝若云回来之后跟她彻底摊牌。他不开口,莫嫂自然也就不敢再多嘴,也陪着沉默了起来。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坐着,饭也不吃,水也不喝,直到门外响起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以及由远及近的说笑声,显然是蓝若云和瑞绮丝买东西回来了。

    听到声音,莫嫂居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同样将目光转向门口的金约翰,而后者的脸上已经满是一片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看上去好不令人心惊。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瑞绮丝连蹦带跳地走了进来,高兴地叫道:“爹地!我们回来了!看看我们买了什么好东西……咦,好漂亮的花呀!是送给我的吗?”

    随后进来的蓝若云自然也看到了那束花,但是奇怪的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更别说是莫嫂想象中的心虚或者恐惧之类的了。不仅如此,她还愉快地笑着说道:“还用问吗?当然是你的追求者送给你的了,不然难道是送给我或者莫嫂的吗?呵呵……”

    莫嫂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又转头去看金约翰,或者却突然跳过了花这个话题,转而问道:“若云,你的手机呢?”

    “手机?不是在这里?”蓝若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转动着脑袋四处逡巡着,“我刚才一出门就发现手机忘带了,还以为落在这房间里了呢,怎么没有吗?不会是丢了吧?”

    蓝若云那若无其事的无辜样子显然让金约翰非常火大,所以他也懒得跟她玩什么迂回战术了。只见他阴沉着脸一甩手,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已经将蓝若云的手机扔在了茶几上,咬着牙说道:“你巴不得丢了是不是?那样你的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只可惜,它好好地呆在这里,所以才让我知道了你曾经做过什么好事!”

    蓝若云大概有些猝不及防,所以先是被那声巨响吓得一哆嗦,接着就听到金约翰这番莫名其妙的话,于是她当场就火了,也砰的一声把刚刚买的东西扔在了地上,几步冲到金约翰面前大声说道:“你把话说清楚!我做什么好事了?好好的你发什么神经?不过就是几条破短信而已,用得着这么没完没了吗?有本事你去把那个发短信的人揪出来问问,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家丑还不可外扬呢!当着女儿和佣人的面这么大吵大嚷,你也不怕丢人?”

    “丢人?哈!我丢人还是你丢人?”蓝若云的话说得如此不客气,金约翰当然会受不了,所以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跟蓝若云面对面地交锋起来,“怎么你也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是丑事了吗?可是你做都做了,难道还怕别人说?”

    “我做什么了?你倒是说清楚啊!”蓝若云也急了,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让所有听在耳中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认为她绝对有成为女高音歌唱家的潜质,“你要是再对那些短信纠缠不清,我就跟你没完你信不信?”

    蓝若云生气,金约翰的火似乎比她还要大,所以尽管声音比不上蓝若云的声音尖锐,但却浑厚而中气十足:“如果只是短信倒也罢了,我也愿意相信你是无辜的,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刚走不久,就有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15章真正的李代桃僵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