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莫嫂不停地颤抖着,抖得仿佛整个房间都跟着她颤起来了一样,看上去无比地可怜。而且她的眼神是那么悲哀,那么绝望,让人根本不忍心跟她对视下去。拼命咬紧牙关,她极力保持着冷静的样子,点头说道:“小姐,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我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劝她,可她就是不听!现在我甚至用绝食来威胁她,可是她却说宁愿陪我一起绝食,也不肯答应!我……我能怎么办啊?”

    什么?宁愿绝食也不肯答应?潇琳琅,你够狠!我本来以为为了得到端木洌,我就已经够疯狂的了,想不到你居然比我还要绝!瑞绮丝气得横眉立目的,简直快要哆嗦得比莫嫂还要厉害了。呼哧呼哧地喘了一会儿粗气,她不由咬牙说道:“绝食是不是?好啊!饿死她算了!饿死她洌不就属于我了?哼!”

    这倒是个好主意,前提是潇琳琅若是饿死了,岂非说明莫嫂也会被饿死吗?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她竟然毫不在乎两条无辜的性命……瑞绮丝,你还是人吗?造孽呀……莫嫂悲哀地摇了摇头,简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不过不幸的是,她摇头的动作正好被瑞绮丝给看到了,正一肚子火气的瑞绮丝看到莫嫂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就更加生气,忍不住立着眉毛吼道:“你摇什么头?舍不得你那好女儿是不是?居然连亲妈的话都不听,你女儿可真是孝顺哪!哼!没用的老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成,我要你有什么用?”

    “你……你说我是……”莫嫂如五雷轰顶,本就因为不吃不睡而虚弱不堪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险些从沙发上摔了下来。紧紧抓住沙发的扶手,她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失去平衡,当场昏厥,“你居然这样说我,你……”

    “说你怎么了?你自找的!”瑞绮丝兀自在为得不到端木洌而烦躁,也没心思理会莫嫂的死活。其实她对莫嫂原本没有那么恶劣的,甚至对她还相当和气,因为毕竟是莫嫂从小将她带大,多少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可是大概是因为潇琳琅的缘故吧,她把潇琳琅当成了自己的死地,而莫嫂居然是潇琳琅的母亲,所以在“恨屋及乌”的效应之下,她看莫嫂自然也就越来越不顺眼了,这倒也是人之常情。满心烦躁地想了片刻,瑞绮丝不由恶毒地冷笑起来:“我说,绝食太慢了,潇琳琅大概是不相信你真的能忍住不吃东西。所以我看你必须再逼得狠一点,不如……不如用见效快一点的死法逼一逼她,比如上吊、吃安眠药什么的。当然你可得注意,做做戏就行了,可别真的挂掉了,我可不想闹出人命,到时候连我也牵连进去。总之不管怎么说,你必须让潇琳琅尽快离开端木洌,否则你就给我走远一点,别再回来,免得我见到你就生气!”

    听听,这还是人话吗?可是只要一听到让她离开金家之类的话,莫嫂就大惊失色,吓得魂飞魄散的,也顾不上嫌瑞绮丝的话难听了,一个劲儿地摇头说道:“不要!不要!小姐,你千万不要赶我走!我……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琳琅离开端木先生的,我答应你!真的!求你不要赶我走……”

    瑞绮丝得意地站了起来,为自己居然有这样一个可以要挟莫嫂的底牌而志得意满地冷笑着:“好了,我走了,该怎么做你自己想想吧。记住啊,只是做戏,千万不要假戏真做了,不然我会惹麻烦上身的。”

    瑞绮丝走了,莫嫂忍不住哭得泪流满面,再次喃喃地重复着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

    连连念叨了好几遍,她突然站起身,摇摇晃晃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瓶用来助眠的安定片,打开瓶盖将里面的药片全部倒出来,然后一咬牙送入了口中……

    青花·蝶韵集团总裁办公室。

    当潇琳琅终于跨进办公室的时候,她那满脸的疲惫和憔悴把端木洌给吓了一跳。看到她居然连一向饱满莹润的双唇都散发着淡淡的惨白色,更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端木洌忙站起身迎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问道:“琳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刚从战场上逃回来一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潇琳琅苦笑了一声,突然无力地依偎在了端木洌的怀里,并且将脸蛋儿埋在他的胸膛上,声音闷闷地传了出来:“差不多,我可不就是刚刚打了一场仗吗?而且还是内讧,是跟自己的亲妈自相残杀,洌,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

    端木洌皱了皱眉,觉察到潇琳琅几乎将所有的重量都放到了他的身上。怎么连支撑自己身体的力量都没有了吗?做什么事情做得那么辛苦啊?而且脸色还这么难看,说句话都有气无力的。他拉着潇琳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抬起她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看,眉头便皱的更紧了:“琳琅,你到底怎么了?你的脸色难看得要命,怎么好像随时可能昏倒的样子?你跟莫姨吵架了?”

    潇琳琅再度苦笑,而且将满肚子的委屈化成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洌,我跟妈不是吵架,我们是在搏命啊!”

    端木洌吓了一跳,忙掏出手绢帮潇琳琅擦了擦泪,然后体贴地将她搂在了怀里,柔声细语地安慰着,顺便将所有的内情都问了出来。潇琳琅趴在这唯一能让她感到安心的怀里,再也舍不得放开,兀自哭得一塌糊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端木洌那昂贵的衬衣弄得皱皱巴巴,满是泪渍。再怎么精明睿智,再怎么能担大事,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她的承受力其实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好,所以很多时候,她更愿意躲到自己所爱之人的怀里,把所有的难题都抛给他去解决。

    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将心里的压力和委屈都发泄了出来,潇琳琅才揉着眼睛坐直了身体,叹了口气说道:“洌,你说妈是不是太反常了?别人家的母亲哪有这样逼自己的女儿的?心里居然只有自己的主子,没有自己的女儿,这根本不正常!”

    端木洌沉吟着,眸子微微地闪烁起来:“或许……只是她的奴性在作怪呢?她就是觉得金总和夫人救了她,本来已经欠了金家的大恩了。而且她又是金家的佣人,所以不管是出于报恩还是出于下人的本分,你都不应该抢主子的男朋友,当然,我从来不是瑞绮丝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04章不要赶我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