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你说什么?你……”潇琳琅的反击一句比一句厉害,没有读过几年书的莫嫂根本就招架不住,所以一听到这几句话,她再度脸色惨变,而且恐惧是多于愤怒的,就好像做坏事被抓了现行一样,“你说成了我的女儿,是最大的……不幸……”

    这些话一出口,潇琳琅马上就后悔了,因为这话说得也太重了。天底下哪有女儿对母亲说出这样的话的?成了人家的女儿是大不幸?这让一个做母亲的听了,心里该有多难过啊!所以潇琳琅不由立刻露出了愧疚的眼神,企图再说几句话来道歉。可是没等她开口,莫嫂所有的怒气便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她颓然地对着潇琳琅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先出去,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潇琳琅一怔,莫嫂这突然变得毫无生气的样子让她不由得担心起来,所以她趋前一步,担心地问道:“妈,你怎么了?对不起我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妈,你……”

    “我没事,你出去吧,”莫嫂根本丝毫跟潇琳琅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所以连看都懒得看她,只希望她尽快消失就行,“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潇琳琅无奈,只得站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得的确有些过分,让莫嫂十分伤心,她想一个人静一静也很正常。所以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好吧,妈,我不吵你了,今晚我先回……公司的宿舍住一晚,你好好休息休息。”

    莫嫂根本不回头,也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简单地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听到了潇琳琅的话。潇琳琅见状不由叹了口气,然后抿起唇轻轻地走了出去。听到关门声,莫嫂似乎才回过神来,她慢慢地回头看了看已经空空荡荡的门口,忍了多时的眼泪终于刷的流了下来。潇琳琅刚才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她脑海中来回的重播着,每重播一次,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颤动一次,仿佛被一把把利刃不断地穿刺着一样。

    “呵呵……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半晌之后,莫嫂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自嘲和讥讽的意味,更有一种从内心深处透出的无力感和绝望感。似乎有些不能承受那不停的颤抖,她努力缩紧了自己,似乎很不得把自己塞到沙发的缝隙之中一样,“做了我的女儿,难道真的是她最大的不幸?可是……可是我不想的,我只是想让她过得更好一些,为什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真的……”

    砰砰砰,砰砰砰,房门突然被轻轻地敲响了,莫嫂不由一怔,以为是潇琳琅去而复返,心中先自有些烦躁起来,因而她依然动也不动,赌气一般坐在原处,想让潇琳琅主动离开。可是对方显然比她还要固执,因而敲门声仍然在不断地响着,并且渐渐加大了敲门的力度,让那“砰砰”的响声更加清晰起来。

    生怕再敲下去会惊动隔壁的金氏夫妇一家,莫嫂只得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几步跨到门前一把拉开房门,不耐烦地吼道:“不是说了让你先出去……小姐?是你?”

    门开了,站在门外的人居然不是潇琳琅,而是一脸神秘和急切的瑞绮丝。看到莫嫂终于开了门,她顾不得追究她姗姗来迟的错误,忙一边回头看着身后的走廊一边悄声问道:“我看到潇琳琅刚刚出去了,她什么时候回来?”

    看到瑞绮丝,莫嫂便自然明白她此来的目的,想到自己并未能完成任务,成功说服潇琳琅放弃端木洌,她不由一阵心虚,不敢再与瑞绮丝对视,口中嗫嚅着说道:“啊……她……她说今晚去公司宿舍住,不……不回来了……小姐,你怎么知道她出去了?”

    “不回来了?那就好。”一听这话,瑞绮丝顿时吁出一口气,神态也立即恢复了正常。她一边大大咧咧地进门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一边摇头晃脑地看着随后关门进来的莫嫂,那神态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养的一条狗一样,要多高高在上有多高高在上,让人一见就恨不得捏住她的脖子,好好教教她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莫嫂显然也有些受不了她这样的目光,因而眼睛里隐隐约约泛起一股颇觉屈辱的抗议。可是一想到对方是自己的主子,自己只不过是个下人,就算抗议又有什么用?她接着便低下了头,耳中已经听到瑞绮丝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样,莫嫂,我要你跟潇琳琅说的话,你都说了吧?潇琳琅是不是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用的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却无比地肯定,肯定得让人忍不住想痛扁她一顿。瑞绮丝不开口的时候还好些,虽然那神态已经够让人受不了了,但还不至于让莫嫂真的崩溃。可是此刻听到她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好像让潇琳琅乖乖夹着尾巴滚蛋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一样,这样的侮辱终于让莫嫂有些受不了了,所以她不由抬起了头,眼睛里居然有着报复一样的快意,摇头说道:“小姐,对不起,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可是她不肯答应。”

    “什么?不肯答应?”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听到了这样一句回答,瑞绮丝的笑容全都僵在了脸上,而且像是被蝎子蛰了一样砰的一拍沙发的扶手,咬着牙骂了起来,“妈的!混蛋!给脸不要脸!一个下贱的奴才,居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小姐是给她面子才好好跟她说的,她要是真不识抬举,看我……哼!”

    本来想说几句狠话来替自己长长脸的,但是一想到端木洌整天守着潇琳琅,自己根本不可能动她一根头发,瑞绮丝只得哼了一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兀自气得面红耳赤。当然这番难听的话听在耳中,莫嫂那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看,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却又偏偏一个字都反驳不得,只得咬紧了牙关,默默地承受着。不然怎么样?瑞绮丝骂潇琳琅下贱,也就等于骂到她这个当妈的脸上了,可是人家是小姐,难道骂回去吗?除了咬牙忍着,还能有什么办法?

    生了半天气,莫嫂却一个字都不说,瑞绮丝也不由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实在无处着力,骂也骂得不痛快。何况只是骂也解决不了问题,潇琳琅根本就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不疼不痒的,有什么用?所以气了半天,她不得不重新开口问道:“喂,你到底怎么跟潇琳琅说的?她为什么不答应?别忘了当初是我爹地妈咪收留了你,也等于救了潇琳琅一条命,她就不觉得她应该报答这份救命之恩吗?”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莫嫂实在也有些听够了所谓“报答救命之恩”这种说法了,对于金氏夫妇的恩德,她当然是始终铭记在心的,二十年如一日,从来不曾忘记。可是这种恩德自己铭记于心是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300章母女第四次交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