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瑞绮丝冷冷地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莫嫂的愚笨,还是笑她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几句:“不懂是吗?好,那我就再说得明白一点。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跟爹地妈咪呆在美国,而要一个人留在中国这么多年?”

    “知道知道!”这么说就比较容易理解了,所以莫嫂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小姐说,你看上了中国总公司的那个总裁……”

    “知道就好。”瑞绮丝点点头,看向莫嫂的眼神总算稍稍缓和了一些,不再那么倨傲冷漠,“莫嫂,你是个明白人,我相信你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那么,潇琳琅也该知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过去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所以才不想跟她为敌。不过现在……身为一个下人,她应不应该抢主人的男朋友呢?”

    莫嫂的眼神很可怜,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正在猎人的枪口下瑟瑟发抖。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抢了小姐的男朋友,她简直吓得汗流浃背,恨不得现在就把潇琳琅叫回来,命令她立刻远远离开一样。所以,她立刻猛点着头说道:“是的是的,小姐,我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吧!我不会让琳琅抢走你的男朋友的,我会告诉她的!你放心!”

    瑞绮丝对莫嫂的态度非常满意,所以终于难能可贵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大度地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就好,我就说嘛,莫嫂是最懂事的,知道贱种就是贱种,没有资格踏进上流社会,妄想攀什么高枝,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呢,光你知道没用,你必须让潇琳琅也明白这一点,从而趁早离开洌,不要做什么嫁入豪门成贵妇的春秋大梦,明白吗?”

    “贱种”两个字听在耳中,莫嫂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悲哀,仿佛被人踩中了痛处一样。可是这种尊严被硬生生凌迟的痛她却无法告诉任何人,只得咬着牙拼命承受着,颤着声音说道:“是的,小姐,我会告诉她,让她不要痴心妄想的。该是谁的就是谁的,看来别人是抢不走的……”

    “很好。”目的既然已经达到,瑞绮丝自然不愿再在一个下人的房间里多待,所以马上就站了起来,迈步往外走,“莫嫂,记住你和潇琳琅的身份,不该想的别想,不属于你们的也别碰,让潇琳琅尽快离开洌!还有,这些话你要是敢跟我爹地妈咪说,我就把你赶出去,让你继续流落街头,明白吗?”

    扔下这几句话,瑞绮丝打开门扬长而去,似乎还发出了几声得意的笑声。屋内,莫嫂颓然地倚在了沙发的靠背上,闭着眼睛,却泪水长流,哭得十分隐忍,但却十分悲痛,好像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了一样。

    下午,当潇琳琅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并且跟端木洌亲热热地相处了片刻之后,便由端木洌送回了帝华宾馆。两人的订婚宴已经基本上确定好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如今的两人心无旁骛,每天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简直羡煞旁人。

    回到房间,潇琳琅脸上那甜蜜的笑意还没有完全退去,但是却接着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莫嫂。她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想得那么专注,就连自己并没有刻意放轻的开门声和脚步声都没有听到,依然双眼发直地盯着前面的某一点,但是眼睛里却没有焦距,似乎碰到了什么异常为难的事情。

    潇琳琅见状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过去坐在了莫嫂的对面轻声问道:“妈,出什么事了?你在想什么呢?”

    “啊?啊……啊!你回来了?”莫嫂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潇琳琅,然后强打精神点了点头,“琳琅,你坐好,我有话……跟你说。”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还并不知道莫嫂要跟自己说什么,可是看到她这副样子,听到她明显有些异样的语气,潇琳琅还是觉得心里微微一跳,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了。但她毕竟不是神仙,究竟什么地方不对,怕是只能等莫嫂说出口之后才能知道,因此她只是点了点头,安静地坐在远处,静静地等着莫嫂的下文。

    事情显然很难启齿,所以莫嫂鼓了好几次勇气,明明就要说出口了,但是只要一接触到潇琳琅那双清澈得没有丝毫杂质是眼睛,她所有的勇气便都嗤的一声烟消云散了,因而不得不狼狈地移开目光,重新积聚起足够的勇气之后再说。而潇琳琅也真是有足够的耐心,居然从头到尾都一个字也不说,静等着莫嫂主动开口。

    眼看不能再拖下去,莫嫂终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刷的抬起头,逼自己正视着潇琳琅的眼睛说道:“琳琅,你知道,我是金家的佣人,而你是我的女儿,老爷、夫人、小姐她们都是你的主子,下人是不能违背本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样说该明白了吧?难道真的要我直接开口,让你把抢来的男人还回去?莫嫂暗中叹着气想着,可是潇琳琅却偏偏就不如她所愿,痛快地摇了摇头说道:“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首先,金总和夫人以及副总,他们也许算得上是你的主子,但并不是我的主子,金总和夫人是我的上司,我的领导,如此而已。第二,我并没有做任何不该做的事,又怎么会违背本分?妈,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潇琳琅的不驯服让莫嫂气急,但是为了尽快解决该解决的事情,她还是尽力将怒气压制了下来,冷笑一声说道:“不是你的主子?你以为你是什么?贵族小姐吗?你妈我不过是个佣人,你的出身也高贵不到哪里去,不是下人是什么?既然是下人,就该有个下人的样子,不能跟主子抢!”

    不能跟主子抢……明白了。潇琳琅原本就是个冰雪聪明的伶俐人儿,岂会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当然是瑞绮丝不忿端木洌钟情于自己,所以才来对莫嫂施压的。之前她知道没有任何要挟自己的把柄,没有办法逼自己离开端木洌。可是现在,她突然知道了自己居然是她家下人的女儿,那么她当然会理所应当地认为下人是没有资格跟主子抢男朋友的,自己就应该乖乖地把端木洌双手捧出来献到她的面前去,顺便跪下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99章让我考虑一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