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你还问?”莫嫂冷冷地看着潇琳琅,倒也蛮像个严厉的长辈,只不过那严厉也太纯粹了,一丝一毫的慈爱都没有,一个疼爱自己孩子的长辈,不是应该“严慈相济”的吗?但她的眼里却只有严厉,就连声调都冷得令人不舒服,“刚才如果不是你,小姐怎么会被夫人打骂?那不都是你害的吗?以后你要是再惹小姐生气,看我……哼!”

    尽管莫嫂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却已经不言自明。所以潇琳琅手上的动作不由慢了下来,越发仔细地看着莫嫂,淡淡地问道:“妈,你为什么说是我害的?我刚才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了?明明是副总辱骂你和我,说我是佣人生的贱种之类,怎么这难道也成了我的错了?”

    潇琳琅这句反问显然比什么武器都有力量,仿佛一把利刃,硬生生地披在了莫嫂的心上,让她痛苦得一阵瑟缩,身体立即矮了下去,好像恨不得将自己团成一团一样。但是与此同时,她脸上的神情再度变得充满了戾气,咬牙呵斥道:“总之以后你必须尊重小姐,不能惹她生气!你听到了没有?”

    扔下这句话,莫嫂立即转身上床,拉过被子,背对着潇琳琅躺了下去,强行中断了这次的谈话。看着她的背影,潇琳琅干脆将袜子放回了盆子里,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莫嫂,莹润的眼眸中缓缓浮现出一抹值得深思的神色,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

    夜,渐渐变得深沉。

    尽管临睡之前的那番简短的谈话一点都不愉快,但是母女毕竟是母女,不记仇的,所以呆了片刻之后,潇琳琅便将该洗的东西洗完,然后上床熄了灯。一开始她还听到莫嫂在床上不停地翻来覆去,似乎很难入睡的样子。不过不知过了多久多之后,她便听到莫嫂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了,显然已经渐渐沉入了梦乡。潇琳琅这才舒了口气,也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潇琳琅刚刚梦乡的时候,她突然听到莫嫂在睡梦中发出了几声惊叫,一开始声音还比较低,渐渐就高了起来:“啊……啊!不要……不要下地狱……不要……”

    本就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的潇琳琅立刻就被惊醒了,她忙翻过身,借着月光看向了莫嫂的床,才发现她虽然还没有醒,但是整个身体却在不断地扭动着,一颗脑袋更是拼命地左摇右晃,显然非常痛苦的样子,应该是正在被噩梦困扰。刚刚反应过来的潇琳琅正准备过去看看情况,便听到莫嫂大声尖叫道:“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那么做!啊!”

    做了二十多年的噩梦,潇琳琅自然知道那种滋味有多么痛苦,所以她立刻开了灯,一掀被子下了床,紧走几步来到了莫嫂的床前,轻轻推了推她的身体:“妈!妈!醒醒!快醒醒!没事了没事了……”

    “啊!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莫嫂终于猛的睁开了眼睛,床头灯的光线十分微弱,因此她并不需要太多时间去适应,当她看到潇琳琅那张绝美的脸时,却突然惊恐万状地爬了起来,拼命地向后缩去,口中还不断地尖叫着,“啊!夫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还没睡醒?潇琳琅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莫嫂一定是梦到了非常可怕东西,所以此刻即使已经醒了,大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仍然在梦境中挣扎。所以她站在原地不动,柔声说道:“妈,你看清楚,我是琳琅,是我!你刚才是做梦呢,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啊?”

    莫嫂仍然在战栗着,但是终于停止了那恐惧的尖叫,并且抖抖索索地仔细看了看潇琳琅的脸,当她看清楚面前站着的的确是自己的女儿时,她不由长长地舒了口气,抬起手擦了擦满脸的冷汗说道:“琳……琳琅?你……”

    “是我啊,妈。”看到母亲终于醒了过来,潇琳琅也松了口气,忙点点头取了毛巾过来,帮她擦了擦汗,“妈,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已经清醒过来的莫嫂重新恢复成了白日里那种冷淡的样子,而且盯着潇琳琅的目光中多了一种令人看不懂的戒备之色,她顿了顿之后突然问道:“我刚才说什么了?你……你听到了什么?就算听到什么也不许胡说,听到没有?”

    潇琳琅的眼神也微微地变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莫嫂问起,她根本没有留心刚才到底听到了些什么。噩梦而已嘛,梦中的场景难免会光怪陆离,什么都可能见到,被吓一跳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莫嫂却突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岂非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吗?难道她心里有什么样的秘密,所以生怕自己会在梦中不知不觉地说出来吗?

    看到潇琳琅半天没有做声,莫嫂显然也有些急了,但更多的是紧张,明显就是一副自己的秘密被偷听到之后的心虚的样子,着急地催促道:“说呀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98章莫嫂自杀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