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古含珍还没来得及说话,瑞绮丝的声音突然从潇琳琅的身后传了过来,看样子是刚刚上完厕所准备洗手的,但是两个人正好站在洗手池前面,所以她不耐烦地咋呼了一声。大好的日子不想跟她起冲突,所以潇琳琅忙道了声歉,拉着古含珍往旁边站了站。瑞绮丝倒也没打算故意找茬儿,所以看到潇琳琅乖乖地让开了,她也就不再多说,哼了一声过去,弯下腰打开水龙头洗起手来。

    对于瑞绮丝,古含珍还是第一次跟她会面,知道她是金约翰夫妇的女儿,其他的她一无所知,所以当然也就不会对她有太多的关注,只是随着潇琳琅往旁边让了让,然后随意地镜子里看着她,等她洗完手离开而已。可是当她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瑞绮丝的胸前时,她不由猛的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仿佛是为了将着装一向素雅的潇琳琅比下去,好抢尽风头一样,瑞绮丝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裙装,并且领口非常低,十分撩人。此刻她弯下腰洗澡,又露出了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更是让人看了便想入非非,恨不得目光能拐弯,继续往深处探测探测,当然,这是对于男人而言,对于古含珍来说,她之所以发愣是因为对她胸前戴的那个吊坠感兴趣。

    瑞绮丝弯着腰洗手,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她的胸前戴着一个吊坠,那吊坠的样式对于古含珍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可是正当她想要仔细地看一看的时候,瑞绮丝已经洗完了手,看也不看两人一眼便挺胸抬头地走了出去,砰的一声把洗手间的门关了过来,根本把两个人当成了透明的。

    “哎!你……”古含珍急了,伸出手就想往上追。潇琳琅吃了一惊,忙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了回来,压低声音说道:“妈!你干什么?她是金总的女儿,咱们招惹不起的!”

    被潇琳琅劈手拽回了自己的身体,古含珍才发觉自己的理智也被拽了回来。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得甩了甩头将刚才的杂念甩了出去。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已经肿得没那么厉害了,她便和潇琳琅一起回到了双飞厅。那边还有一大堆人等着呢,潇琳琅这个主角和自己这个半主角却偷偷躲在洗手间里“卿卿我我”个没完,这有点儿不上道吧?

    回到双飞厅,众人还都在快乐地交谈着,气氛融洽得很。就连金约翰夫妇都为端木洌和潇琳琅由衷地高兴,觉得这对金童玉女似的妙人儿终于能够在一起了,实在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所有人之中自然只有瑞绮丝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过也仅止于难看而已,因为蓝若云就在她的身边,她根本什么都不敢做,否则蓝若云一定不会客气的。跟她做了二十多年的母女,瑞绮丝对蓝若云的了解也不是一般的深。

    看到潇琳琅回来坐下,端木洌不由握住她的手,柔声问道:“干什么去了?怎么那么久啊?你妈妈她……没事吧?”

    “没事。”潇琳琅摇了摇头,低低地说了一句,感觉到自己的小手就在端木洌宽厚温热的手心里,她不由觉得无比地安心,不自觉地紧紧握住了他,仿佛这就是自己今生唯一的依靠,“洌,你在,我……我真高兴。”

    “嗯?”这句没头没尾的表白让端木洌愣了一下,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但是他只不过稍稍咂摸了片刻,便明白了潇琳琅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无论如何时候,他都在她的身旁,那么即使全世界都背弃了她,她也根本不必有丝毫的担心。因为那个最懂得呵护她的人,一直都在。想到这里,端木洌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微微侧过头在她耳边说道:“现在才知道?幸亏还不太晚……”

    “我知道。”潇琳琅微笑,口中低低地说着,“总之这一生,我不会再放开你的了,不然我就是白痴一个……”

    这边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着只有他们自己才听得到的甜言蜜语,那边双方父母看到他们还没结婚但已经恩爱得不得了的样子,不由相视一笑,大为放心。只有瑞绮丝一看到这样的场面就火冒三丈,忍不住就要跳起来当头给潇琳琅一棒子。不过棒子是不可能了,她只好忍住气,站起来去夹离她比较远一些的那个盘子里的肉丸子,恨不得将她当成潇琳琅的肉狠狠地咬碎一样。

    不过她这一站起来一弯腰,原先放在衣服里面的吊坠便很自然地滑了出来,在半空中悠闲地荡来荡去。这本来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那吊坠不是太长,而瑞绮丝穿的又是低胸的礼服,吊坠的确是很容易滑出来的,所以这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特别注意,除了刚才就发现了异常的古含珍。

    当那个吊坠的样子完全看在眼里的一瞬间,古含珍突然“啊”大叫了一声,然后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指着瑞绮丝脖子上的吊坠,语无伦次地说道:“啊!是……是……是那个……就是那个……原来……可是……”

    因为毫无防备,所以所有人都被古含珍的尖叫声吓得一哆嗦,先是齐刷刷地砖头看向了她,当他们发现古含珍的目标在别处时,便再次齐刷刷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齐刷刷地落在了那个兀自在半空中荡来荡去的吊坠上:这吊坠有问题?不会吧?不过就是个吊坠而已。那吊坠通体漆黑,看起来仿佛是一朵花的形状,而且上面还有一些歪歪曲曲的花纹,或者说是一些笔画,不过大多数人都看不懂就是了。这样一个吊坠怎么会让古含珍激动成这个样子,好像见到了几百年不见的亲人一样?

    潇琳琅首先反应了过来,看到古含珍在大家面前如此失态,她不由有些着急,忙站起身扶住了她,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妈,你干什么呀?这样指着人家很不礼貌的,快坐下……”

    “不!不!不是的!琳琅你听我说,那个吊坠它……它……”看到潇琳琅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古含珍更加着急,反手抓住了潇琳琅,大声地解释着,“琳琅你听我说,那个吊坠是你的!啊不!不是,我是说……那吊坠它……”

    古含珍看起来真的很着急,因为她急于让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意思,但是越是着急,她反而越说不清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92章气急败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