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可以可以可以!”听到潇琳琅居然真的打算原谅自己一家人当初的自私了,古含珍又惊又喜,忍不住用力地点着头,并且一叠声地答应着,“琳琅,你早就不欠我们白家的了,是我们欠你的!你清清白白一个好姑娘,却要去做……那种事,总是我们对不起你……”

    潇琳琅摇了摇头,打断了古含珍的话,微笑着说道:“妈,其实这件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所以你也不必觉得有多么对不起我。因为那件事情,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现在……我现在已经找到了真正爱我、也是我真心喜欢的人,我们就要订婚了……”

    “什么?订婚?”这个消息的震撼力绝对不算小,因而将白家三口人都震得有些头晕脑胀,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白浩然,他的脸上很快地闪过了许多复杂的神色,有不甘,有妒忌,有遗憾,有自责……总之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可人儿,原本应该是他的,他曾经离她很近很近,近到他几乎已经可以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进洞房里去了。可是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最终还是与那个美丽的梦想擦肩而过。所以直到这一刻白浩然才明白,原来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是永远,至少这一辈子是绝对没有机会挽回的,如果错过潇琳琅能够让他真正明白这一点,那么虽然得不到潇琳琅了,却可以让他不再错过以后的人。

    好一会儿没有人再开口,潇琳琅也并不着急,因为她知道面前这三个人都需要时间来消化掉这个对他们来说明显太过突然的消息。许久之后,到底还是古含珍首先反应了过来,她叹了口气,还算关心地问道:“琳琅,你确定吗?能不能确定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可不要像浩然这个混蛋一样,辜负了你……”

    对于白浩然做的那些混账事,古含珍倒是并不避讳,或者是因为当着这几个人的面拼命遮掩的话只会显得她十分幼稚可笑,所以她也就不再矫情了。听到她的话,潇琳琅不由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妈,你放一百二十万个心,他绝对是真心喜欢我的,我就怕自己没有资格被他喜欢。所以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请你们跟他的父母见个面,互相认识一下。你跟爸毕竟是我的父母,我要结婚了,当然希望得到你们的祝福。妈,你愿意祝福我吗?”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好孩子……”古含珍又抽泣了几声,因为早已不再奢望潇琳琅会成为她的儿媳,所以对于潇琳琅要结婚的消息,她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自家的儿子已经差点毁了人家,难道还不允许人家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所以她连连点头,发自内心地说着,“琳琅,你是个好姑娘,妈诚心诚意地祝福你,你一定会幸福的,一定会!妈欠你的,下辈子再还……但是你如果需要祝福的话,妈会给你最多最多的祝福,妈会每天为你祝福的!”

    看得出古含珍这番话确确实实是出自真心,潇琳琅也不禁微笑起来,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白建业:“爸,你呢?虽然我们之间有些不太愉快的过去,但我毕竟是你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所以现在我要结婚了,当然希望得到父母的祝福,那样我会过得更幸福。”

    白建业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一半是因为愧疚,一半是因为惋惜,但他还是尽力笑了笑,点头说道:“那当然,既然做了你二十多年的爸爸,那我当然会为你祝福,琳琅,只要你……真的肯原谅我们就好,那样我们也会觉得安心一些。你不知道这三年来,我们时时刻刻都觉得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

    白建业对潇琳琅的喜爱丝毫不亚于古含珍,只是他从来不善于表达而已。否则当日白浩然把潇琳琅卖给端木洌那一晚,他企图侵犯潇琳琅的时候,白建业不会那么狠狠地打了他。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事情发展到了那样的地步,他和古含珍一样,都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才做了对潇琳琅非常不公平的选择。好在今日潇琳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并不像他们一开始想象的那样嫁不出了,这才让他们觉得心里好受了些。如今潇琳琅想要的不过是一点点祝福而已,难道他们还会吝啬吗?

    既然已经决定抛开旧怨,重新以一种新的态度面对白家所有的人,那么潇琳琅也就尽力拿出了从前的态度,将之前的事情彻底忽略,只顾眼前好了。所以她接着便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谢谢爸妈的祝福。既然你们肯祝福我,那么我想请你们和对方的父母见个面,可以吗?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只要你们欢迎,我们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当然如果你们不想再见到我的话……”

    “不不不!不会的!琳琅,我希望你经常回来看看!”一听到潇琳琅居然愿意回来看自己,古含珍简直惊喜莫名,不等潇琳琅说完便慌不迭地打断了她,一连声地保证着,而且还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生怕她现在就起身离开一样,“虽然……

    虽然我知道过去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所以已经没有资格认你这个女儿……”

    “妈,我们来定个协议怎么样?”听到一家人都在拼命纠缠过去的事情,潇琳琅顿时觉得有些头痛起来。那明明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一切都已经时过境迁,该过去的、不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再这样来来回回地纠缠着有什么意思呢?难道要所有人都不得解脱,一辈子被这件事给拖累死吗?当然不,必须快刀斩乱麻才可以。

    古含珍倒是没有明白潇琳琅突然说什么协议,所以奇怪地问道:“什么……协议?”

    潇琳琅笑了笑,温和地说道:“妈,我已经说过了,你当日的选择无可厚非,只不过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而已。而且如果不是当日的阴差阳错,我也不会遇到了自己最爱的人。所以我们扯平,从此之后再也不提那件事,再也不说谁对不起谁、谁要谅解谁之类的话,就当那件事情已经彻底结束了,消失了,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好不好?”

    古含珍安静了下来。虽然本性有些自私,但她毕竟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她并不是真的那么不明事理,不识大体的。所以对于潇琳琅的话她只需要稍稍思索一下,就完全可以明白她的意思。片刻之后,她终于真正如释重负地笑了,点头说道:“好,琳琅,不管怎么说,妈妈要谢谢你的宽宏大量,你别急,妈妈这是最后一次为这件事情谢你,从此之后咱们再也不提,好不好?”

    见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潇琳琅也轻松地笑了起来,点头说道:“好,那跟人家见面的事,你们到底去不去嘛?”

    这句话里已经带有明显的撒娇意味,完全是一个乖巧的女儿对着疼爱自己的父母撒娇的语气了。天知道古含珍已经多久没有体验到这种被女儿需要和依赖的感觉,所以一刹那间,她身上那种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90章我要端木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