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至于端木洌,他之所以如此急着赶回公司,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跟戈耀曦和段蓝桥面谈。已经有人危及到整个妖瞳的安全了,那么作为妖瞳的第二和第三把交椅,这两人首先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何况连端木洌“夜鹰”的名号对那个神秘的人物而言都已经不是秘密,那么戈耀曦的代号“夜狼”与段蓝桥的代号“夜龙”则也未必有他们自己认为的那么不为人知。

    青花·蝶韵公司总裁办公室。

    一路赶到公司,正是上班时间。打了个电话回心苑,告诉潇琳琅自己已经到达公司,让潇琳琅安心休息之后,端木洌便立即分别打电话给戈耀曦和段蓝桥,让他们立即到自己的办公室商谈要事。这两人都是办事效率高得不像话的主儿,所以端木洌不过刚放下电话,他们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办公室中,齐声问道:“老大,什么事那么要紧啊?”

    “关门,坐下说。”抬头看了看二人,端木洌简单地吩咐了一句,然后等两人听话地关门落座之后,他才靠在椅背上长出一口气说道:“出大事了。”

    大概没有想到端木洌会以这样三个字作为“开场白”,而且看他那满脸的凝重便知道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登时感到呼吸有些不顺畅起来。作为从小玩到大的生死兄弟,端木洌身兼跨国集团总裁和亚洲第一帮龙头老大这双重职务,一向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而且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变故都稳如泰山,镇定如常。可是今天呢?他居然张嘴就说出了这样几个字,难道……事情真的很麻烦?

    小心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戈耀曦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老,老大,你说……说什么?出什么大事了?”

    “没出息,这就吓得说不出囫囵话了?”段蓝桥白了他一眼,好像有多么雄赳赳气昂昂似的,其实他自己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老大,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我家优雅肚子里的宝宝还小,我还想看看他到底是男是女,长得更像谁呢?不会没有那个机会了吧?”

    说我?你好有出息吗?我不过是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而已,你却已经连身后事都考虑到了,到底谁更没出息啊?戈耀曦没好气地把刚才段蓝桥赏给他的一记白眼给白了回去,还好他已经意识到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所以难得的没有继续跟他掐架,便接着把目光转向了端木洌,静候下文。

    看来这俩人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所以这么快就闭了嘴,没打算打持久战,端木洌笑了笑,神情也轻松了些,算是为了安抚两人太过紧张的情绪,然后才开口说道:“耀曦,蓝桥,你们仔细听我说,看看能不能从我的叙述中听出一些线索来,不然事情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两人点头答应,各自竖起了耳朵聆听着。因为三年前端木洌和潇琳琅彻底决裂的所有经过包括细节两人都非常清楚,已经不必重复,于是,端木洌便从将潇琳琅带回来之后开始说起,一直到今早两人乘飞机返回国内结束,尤其是跟安佑康的一番交谈,他更是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几乎一个字都不带错的。这番经过着实不算短,所以说完之后,端木洌已是口干舌燥,只得端起杯子猛灌了一通,算是告诉两人自己已经说完了,他们可以开始发表意见了。

    静静地听完了端木洌的叙述,两人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生怕打断他的思路才强忍住了没有当场惊呼出声。直到端木洌说完,戈耀曦才吁出一口气说道:“果然出大事了,这事儿……邪门儿得紧。”

    “他知道你是夜鹰?”同样吃惊不小的段蓝桥以更快的速度进入了正题,以赶快揪出这个幕后主谋,将危险降到最低,“洌,他会是什么人?”

    “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才觉得万分危险。”端木洌痛快地摇了摇头,并且给了段蓝桥一个“你多此一问”的眼神,“我若是知道,还用跟你们在这里废话吗?”

    戈耀曦想了想,然后开口问道:“洌,你刚才讲到,安佑康说那个人亲口承认他是你的仇人,是不是?那他有没有说清楚,他到底是你的仇人,还是整个妖瞳的仇人?”

    “当然没有,”端木洌摇了摇头,“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个人只告诉安佑康夜鹰这个名字,至于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他并没有说,安佑康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啊……”戈耀曦慢慢地点了点头,思索着其他的可能性,“那好,这一点暂且不说,洌,他说是你的仇人,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会是哪一路的仇人?是公司这边,还是妖瞳那边?”

    端木洌轻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但还是一无所知。”

    段蓝桥点了点头,安慰一般说道:“没有关系,洌,你不要着急,我们也静下心来,我们慢慢开始,从头梳理一遍,或许就能发现一些线索了。”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73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