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两人闻声回头,无声地表达着询问的意思。安佑康不安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嗫嚅着说道:“总裁你……你就这么走了?不……不打算给我一些惩罚吗?还有琳琅,我骗了你三年,你也不……不想讨一个公道回去吗?”

    是为了这个?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由潇琳琅代表两人回答道:“佑康,关于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总裁既然说让你回去,那就是说他已经准备忽略掉你曾经做过的一切,既往不咎。而我,也的确不打算为你这三年的欺骗讨什么公道。当然,你也不要认为我们是故作姿态,或者收买人心之类的。之所以决定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一次的事情真的不能完全怪你。如果我跟总裁之间的感情足够深,给彼此的信任足够多,那么单凭你这些简单的计谋,怎么可能拆散得了我们呢?”

    “你……你说真的?”虽然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伸长脖子等着挨端木洌的刀子了,但是听到潇琳琅不打算追究,他还是忍不住满脸喜色,紧张不已地追问了一句,“你跟总裁真的不会……不会……”

    “是的,”端木洌点了点头,并且微微笑了笑,笑容十分平和,“我保证,我们真的不会再追究,因为琳琅说得对,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我们之间的信任更加深厚,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牢不可破。对于你刚才的配合,以及为我提供的这些线索,我表示感谢。至于你……还是尽快回家去吧,异国他乡就算再好,终究不是你的家。何况这个地方怎么比得上自己的家呢?琳琅,我们走。”

    潇琳琅点了点头,对安佑康说了一声保重,然后便跟着端木洌一起离开了。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拉出了两条长长的影子。安佑康怔怔地看着那两道影子越来越远,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刷的流了下来,瞬间打湿了他的脸庞。

    是的,端木洌说得没错,自己是该回去了!异国他乡就算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家。何况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又有哪里好了?走吧,回去!回到祖国的怀抱!

    离开这个小农场,两人立即买了机票,搭乘飞机往国内飞。一路上,两人都选择了沉默,并没有过多的交谈。端木洌是需要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路,以求尽可能地找出安佑康所说的那个仇人,以消除隐患,免得危及到整个妖瞳的安全。而潇琳琅呢,则更多的是考虑个人的感受。她同样需要时间来消化自己今天所听到的一切,并且为自己今后的去留做一个初步的打算。

    当初满怀仇恨地回到端木洌的身边,目的自然是为了给安佑康报仇,可是如今一切都真相大白了,所谓“报仇”不过是笑话一场,那么接下来,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再留在端木洌身边呢?尽管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依然如当初那么强烈,可是……一向孤高清傲、受不得丝毫轻慢的端木洌怎么可能对自己之前做过的一切而无动于衷?那么,也许是到了该彻底离开的时候了,尽管这样想着的时候,潇琳琅突然觉得自己心尖锐地痛了起来。

    一路无话。当两人从机场赶回心苑别墅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时分了。顾不得多说什么,两人便各自钻进浴室,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去去异国他乡的尘土,也去去一路沾染的疲惫。当端木洌舒适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潇琳琅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了,正在仔细地擦着一头如云的乌黑秀发。也许是因为她刚刚洗过澡的缘故,所以整个客厅里都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似是沐浴露的味道,又像是来自于潇琳琅身上的天然体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木洌更加觉得心旷神怡,美人在目,芳香宜人,让他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不过可惜,潇琳琅的脸上可没有半分旖旎的神情,反而十分冷静严肃,眉头更是微微地锁着,仿佛在思考什么重大的问题一样。看到端木洌出来,她似乎微微瑟缩了一下,然后才笑了笑说道:“洗完了?”

    “嗯。”端木洌答应一声,扔下毛巾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仔细看了看她心事重重的脸说道:“怎么了,琳琅?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回来之后更是沉默不语,现在还一脸凝重的,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弄清楚啊?没关系,不清楚你问,我会给你解释的。”

    “不,没有,我都清楚了。”潇琳琅摇了摇头,情知有些话是非说不可的,就算逃避也不可能逃避一辈子,所以她下定决心似的说了下去,“总裁,刚才你跟佑康说,不会再计较他对我们做过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果然是初恋情人啊,无论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先确定他的安全。可是你别忘了他当年的所作所为坑的不止我一个,也有你一份不是?端木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加强似的点了点头说道:“是,是真的,千真万确!琳琅,你跟我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是那种轻易就会毁诺的人吗?凡事我只要说个不,那就永远不会改变了。所以我说不会再计较安佑康的所作所为,那也是真的,你完全可以放心,知道吗?况且有一点我们的想法是相通的,那就是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确实不能完全怪罪到安佑康的头上,关键还在于我们之间的感情经受不起考验,是不是?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自己的材料不够硬,就别嫌人家的刀快呗,是不是?”

    端木洌的话说得很实在,所以潇琳琅立刻彻底放了心,忍不住展颜一笑说道:“谢谢总裁!我替佑康谢谢你!”

    “你替他谢我……”这话说得更让端木洌火大,所以他故意拉长了声音,并且斜睨着潇琳琅酸酸唧唧地说着,“你是他什么人啊?凭什么替他谢我?”

    自知有些失言,潇琳琅不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红了一张俏脸。不过接下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端木洌说,所以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扮脸红装可爱。于是,她接着收敛了那丝淡淡的笑容,咬着唇角鼓了半天勇气才接着说道:“总裁,你不打算追究佑康的责任,我感谢你。那么……我呢?我回到你身边的目的是为了替佑康报仇,所以我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打算怎么……怎么向我讨回呢?”

    啊……姑娘,你要担心的事情还真多,这么忧国忧民忧天下的,你不累啊?只不过你的担心是不是有点儿多余呢?端木洌很无力地翻了翻白眼,然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72章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