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或许是因为知道一切都已经败露,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也或许是知道端木洌有的是让自己说实话的手段,又或许是被端木洌这还算诚恳的态度打动了,总之安佑康并没有多少意见地点了点头说道:“你问吧,诚如你所说,反正一切都已经隐瞒不住了,而且最难以启齿的都告诉了你们,我也就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了。”

    端木洌点了点头,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之后问道:“安佑康,我先问你,你这边所设的局,跟瑞绮丝谋划的那一切是否有互相配合的地方?”

    “当然有,”安佑康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尽力回忆着三年前的经过,“因为要想让事情每一次都恰恰好,得到最佳的效果,只凭我一个人是办不到的,我们必须让你和琳琅相信当时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事实,所以适当的配合是不可少的。比如说,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在你们彻底决裂的那天,我之所以会适时地出现在了琳琅的宿舍里,靠的就不是巧合,而是在总裁你刚刚出门的时候,我就接到了瑞绮丝发来的短信,她告诉我你马上就会去宿舍找琳琅,所以……后来的一切就都是演给你看、好让你误会琳琅的戏了。”

    还真是这样,端木洌了然地点了点头,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没等他问出下一个问题,同样不是笨蛋的潇琳琅也立即恍然大悟,抢先一步问道:“这么说,其他的一切也都不是巧合了?比如说我曾经在心苑那栋别墅的窗外看到有人影出现,以及后来我跟同伴去看电影的时候你喝醉酒跟踪我,这些都是早就谋划好的,是不是?”

    提及往事,安佑康脸上的神情也比较复杂,但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天我故意装出喝醉酒的样子跟踪你,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把我扔在街头不管的,这样我就有机会制造你跟总裁之间的误会了。果然总裁很快就找到了莫思乡宾馆,警告我不要对你有非分之想。他走了之后,我为了加强效果,所以就把自己打成了后来你看到的样子……”

    “什么?那些伤也是假的?”虽然早已知道这一切都是安佑康设的局,但是听到这里,潇琳琅还是忍不住惊讶地叫了起来!因为她还记得自己在莫思乡宾馆照顾了安佑康一夜回去之后,正好看到了从美国飞回来的端木洌,结果第二天她再去看安佑康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打得面目全非。当时安佑康告诉她那是端木洌的杰作,她自然深信不疑,可是没有想到那居然是……安佑康自己打的?吁出一口气,潇琳琅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了下去,“佑康,实在是太难为你了!你可真下得去手!为了陷害总裁,你……你值得吗?”

    “如果我最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重新得到了你,那么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安佑康居然还在遗憾自己的计划不够完美无缺,从而让两人看出了破绽,以至于没能如愿抱得美人归,所以他看向潇琳琅的眼光中也是遗憾满满的,“可是如今却偏偏事与愿违,所以这一切的付出当然就非常不值得。”

    “你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你爱得不够真,而是因为你真的不懂爱。爱是不能用阴谋诡计得到的,这一点你最好永远记住。”端木洌淡淡地笑了笑,说出来的话居然很有几分哲理的味道,“不过我们今天不来讨论这个话题,继续回到正题上。安佑康,你接着说。”

    “说?还说什么?你是问我还有什么地方是跟瑞绮丝串通好的吗?”安佑康被端木洌问的一个愣怔,所以隔了片刻之后才把思路重新续接了上去,“其实再有就是三年前我们离开的那一天的事了。当时瑞绮丝分别跟你们诉说的事实其实都不是事实,不过是我们为了得到各自想要的人而事先商议好的计策而已。其它的……应该就没有什么了,就算有,也是瑞绮丝自己的事情了,她没有必要再跟我商量。”

    事情的经过其实一点都不复杂,不过就是如安佑康刚才所说的那样,是他跟瑞绮丝为了得到各自想要的人而达成了一个协议,然后尽可能地破坏两人之间的感情,促使他们尽早决裂,从而各取所需而已。而且这些事实端木洌在来之前就已经揣摸了个八九不离十,之所以让安佑康亲口再说一次,也不过是为了让潇琳琅亲自听到这些事实,从而不再怀疑这是他为了洗清自己而编排的剧本。

    点了点头,端木洌表示自己已经听明白了安佑康的解释,然后接着提出了下一个问题:“好,接下来请你回答这个问题:我就是夜鹰这一点,我已经知道是琳琅告诉你的。那么,在此之前,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代号的?我是说在琳琅告诉你这一点之前?你为什么会想到在琳琅的面前说出夜鹰的名字,从而让琳琅坚定不移地相信,是我派人废了你?”

    是的,这的确是事情的关键点之一。当初潇琳琅之所以深信这一切都是端木洌的杰作,其实还不是因为她知道“夜鹰”这个名字有多么秘密,除非是端木洌最亲近的人,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吗?既然如此隐秘的一个名字能够从安佑康的嘴里说出来,那当然就说明那是百分之百的事实,根本不是安佑康可以捏造出来的。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跟着安佑康远走高飞了。

    提及此事,安佑康的眼睛里也有着明显的不解,并且摇了摇头说道:“你若要问我这个,我只能说不知道,不是我故意隐瞒,而是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根本从来没有见过他,只是通过电话联系了几次而已。而且每次只要一通完电话,他就会更换手机卡,直到下次他主动联系我之前,我都是没有办法跟他取得联系的。所以他只是告诉我,只要在那样的情形下说出夜鹰这个名字,那么琳琅就一定会相信我的话。”

    “你说什么?还有一个人?”安佑康这话一说出口,端木洌和潇琳琅不由同时吃了一惊,尤其是端木洌,更是惊得脸色一变,一向引以为傲的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险些维持不住了。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端木洌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接着问道:“好,那么你告诉我,那个人是男是女?听声音大概多大年纪?还有,既然你们从未见过面,那第一次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联系上的?”

    安佑康也从来没有见过端木洌如此变色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端木洌从来都是沉稳如泰山的,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似乎都很难让他露出丝毫惊惶的神情。可是此时此刻,他的眼眸中却有着一抹明显的忧虑之色,显然此事的确事关重大了!但是天地良心,他真的不知道“夜鹰”是什么意思好不好?当初“他”不过就是教了自己这样一句话,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夜鹰又代表了什么,潇琳琅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为什么会对眼前的一切深信不疑,他根本通通都不知道啊!

    暗中叹了口气,安佑康稍稍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然后开口说道:“他是个男子,至于年纪……从声音里听不出来,因为我觉得他肯定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声音,免得被人认出来。我记得他第一次联系到我……就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当时一看那是个陌生号码,所以接通后就问他是谁,找我什么事。结果他就说……我不用管他是谁,我只要知道,他可以帮我拆散你和琳琅……”

    哦?如此开门见山?那就是说现在他只知道对方是个不知道年纪的男子?这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70章被绑架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