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哈?要紧事?”瑞绮丝狠狠地冷笑了一声,声音怪得很,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依我看,是见不得人的事吧?洌,你知不知道外面那些员工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他们居然说你要向这个女人求婚了,这……”

    “那不是胡说八道,而是事实。”端木洌淡淡地打断了潇琳琅的话,并且将潇琳琅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回头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着,当然脸也更红了几分,“不是跟你说有要紧事了吗?就是这个!只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你打断了。所以,麻烦你说完了就回去,我好继续。”

    “你……你……”端木洌这毫不否认的态度,以及将她和潇琳琅分出了明显的厚薄亲疏,都让瑞绮丝气得肺都快要炸了。不过为了把话说明白,让端木洌明白他只能跟自己在一起,她还是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怒气,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洌,你别傻了,你这样做是不行的!我告诉你,潇琳琅早晚会离开,因为这里根本不是她该来的地方,而且还有个人在等她回去,你明不明白?”

    知道瑞绮丝不过是在胡说八道,是为了拆撒自己跟潇琳琅,所以端木洌毫不在意,冷笑一声说道:“是吗?有人在等她?谁?谁在等她回去?还有,你凭什么说琳琅早晚会离开?除了留在我身边,她能去哪里?”

    瑞绮丝当然不敢说出潇琳琅是为了执行任务才跟端木洌周旋的,一旦任务完成潇琳琅就会彻底消失,去跟她的初恋情人双宿双栖。所以她只得含糊其辞,重点是让端木洌明白只有自己才是最适合她的人:“还能有谁?当然是安佑康了!你不知道安佑康才是潇琳琅的初恋情人吗?”

    安佑康?瑞绮丝如果说出别的名字,或许端木洌还会留几分心的,可是安佑康的话……他早已是个废人,当年自己是亲眼看到的,所以他怎么可能再跟潇琳琅在一起呢?除非潇琳琅想一辈子青灯寡欲,守一辈子活寡。所以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不可能,琳琅跟安佑康早就已经不可能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端木洌嘴角那充满讽刺的笑容把瑞绮丝给惹火了,让她忍不住大叫起来,“洌,我都说过了,你别再犯傻了!潇琳琅不会真心跟你在一起的!她跟安佑康才是一对,安佑康才是她真正爱的人!她不会爱你的!”

    虽然知道安佑康那个样子,潇琳琅不会再跟他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是端木洌还是被瑞绮丝这一口一个“安佑康”、一口一个“潇琳琅爱安佑康”给搅和得头昏脑胀,心里非常不舒服起来,所以他不由脸色一沉,语气也变得有些冷漠了:“副总!请你不要再说了!无论如何琳琅跟安佑康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麻烦你出去可以吗?这些话我不想再听了!”

    眼见自己无论如何说不服端木洌,瑞绮丝更加着急,险些脱口将实话给说了出来!不过就算再怎么没有脑子,她也知道说出实话之后最倒霉的人还是自己,所以强行压制了一下自己的冲动,她依然苦口婆心地劝着:“洌,你别急着让我走,你听我说呀!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我那么爱你,难道我会害你吗?你听我说,安佑康他一直在等着潇琳琅,所以潇琳琅早晚会离开的,她要回到安佑康的身边……”

    这个瑞绮丝居然比自己还要固执,怎么都说不服,端木洌也很无奈。但他又无法说出安佑康已经是个废人,从而让瑞绮丝知道她的说辞多么可笑,所以他只好避重就轻地说道:“副总,我很明白到底谁对我好,不明白的是你。我告诉你,虽然安佑康是琳琅的初恋情人不假,但是琳琅早就已经不爱他了,不然她也不会宁愿嫁给白浩然。现在我跟琳琅之间的误会已经彻底解开,所以琳琅当然应该回到我的身边,她又怎么会离开呢?而我也是非琳琅不娶的,无论你找多少理由和借口,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端木洌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当然把瑞绮丝气得七窍生烟,却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说了。好,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我换!我从潇琳琅这边下手,总可以了吧?恶狠狠地想着,瑞绮丝立马转头看向了潇琳琅,而且说出来的话就不像对端木洌那样客气了:“潇琳琅,你要不要脸?安佑康对你一往情深,为了你什么事都肯做,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牺牲,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呢?你为他做了什么?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只顾自己快活,只顾在外面勾三搭四,就不管他的死活了是不是?天底下有你这么忘恩负义的女人吗?”

    瑞绮丝这话说得虽然难听,但却让潇琳琅心里异常难受起来。因为到现在为止,她都觉得安佑康是被自己连累的,是因为自己,才害得他遭了端木洌的毒手。所以说到底,自己欠他的!不然他本来可以平平安安地做他的总经理,然后找个喜欢的女孩子幸福地生活一辈子的!可是现在呢,他却永远失去了这个资格!这样想着的时候,潇琳琅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愧疚之色,包含着端木洌看不到的、浓烈的恨意。

    看到潇琳琅愧疚的样子,端木洌反倒有些不以为然,哼了一声说道:“情到深处无怨尤,安佑康若真心喜欢琳琅,那么他就应该懂得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琳琅对他早已没有了最初的爱,那么即使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安佑康明知琳琅已经不爱他,还妄图将她禁锢在身边的话,那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岂非都是一种痛苦吗?”

    情到深处无怨尤……端木洌,你说得真好!可是……这不该是你能说出来的话啊!你不是为了独占我,而狠心废了安佑康了吗?既然如此,你又怎能明了“情到深处无怨尤”这句话里的含义呢?我真的不明白了,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你啊?是那个狠心伤害别人的卑鄙无耻的小人,还是那个情深意重、一旦认定永不言悔的痴情者?

    明明看到潇琳琅已经被自己说得差不多了,可是端木洌这一番辩解下来,居然又要前功尽弃,瑞绮丝着急之下终于脱口说了句非常不合适的话:“潇琳琅,你还听不懂是不是?我看你是只顾着快活,所以早就忘了洌对安佑康做过什么,也忘了你回来应该做什么了吧?”

    这句话一出口,潇琳琅不由悚然一惊,然后刷的抬起头看向了瑞绮丝,眼神变得无比锐利,透着一种洞察一切的精明和睿智!瑞绮丝这话是什么意思?端木洌对安佑康做过什么,她怎么会知道?当初她不是说是安佑康打电话给她,让她给自己传个信的吗?那就是说她根本没有见过安佑康,那她怎么会知道安佑康变成了什么样子?退一步讲,就算她知道安佑康成了废人,她又怎么会知道是端木洌做的?难道……她所说的意思不是自己理解的意思?那她此时此刻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再来……她为什么会说出“忘了你回来应该做什么”这样的话?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回来另有目的,而不仅仅是为了跟端木洌破镜重圆?如果她知道,那么是谁告诉她的?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她这么说又是为了什么?

    潇琳琅此刻才发现,原来在瑞绮丝的身上也有着太多的秘密和疑点,而这些东西正是自己长久以来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62章苦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