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蓝若云这番话本是为莫嫂争情理,是为了替莫嫂教训瑞绮丝的,可是听到最后,莫嫂的脸色反而变得更加难看,眼睛里更是盛满了装不下的恐惧担忧,似乎一点都不想提起当年的伤心事一样。她赶紧上前一步摇了摇头,声音急促地说道:“夫人,您不要说了!我当年那样做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小姐没事,我怎么样都行,我不要什么报答的……”

    “莫嫂,话不是这么说!”蓝若云的语气依然严厉,连莫嫂也一块儿训斥起来了,“这不是你要不要报答的问题,而是丝丝必须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这才是最重要的!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必须一辈子记住你!人就要知恩图报,否则跟畜生有什么两样?”

    蓝若云倒真的不护短,居然说得出这样的话,可是莫嫂一听脸色却又变了几变,好像蓝若云骂瑞绮丝就是骂她一样。但人家是主子,怎么说怎么算,所以她只得忍气吞声地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敢说是小姐的救命恩人……”

    “狗屁!什么救命恩人,什么再生父母?”瑞绮丝简直就像疯了一样,逮住谁咬谁,一点都不买蓝若云的帐,“拿着芝麻绿豆大小的一点恩德,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也不想想她挺着大肚子流落街头的时候,是谁大发慈悲地救了她和她女儿两条命!所以,你们才是她的救命恩人!你们救了她的命,她用她女儿救了我的命,大家互相抵消,互不相欠,哪儿有那么多恩德让我还?没事吧你们?”

    啊……这样吗?如果事实真如瑞绮丝所说的那样,莫嫂挺着大肚子流落街头的时候,是金约翰夫妇收留了她,那么当后来瑞绮丝遇到危险的时候,莫嫂又救了瑞绮丝的命,那么瑞绮丝这句“互不相欠”就算师出有名了。尽管生命并不能互相抵消,但是莫嫂之所以肯牺牲自己的骨肉救了别人的女儿,也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是不是?总是因为人家对她有恩德,所以她才感恩戴德,以图回报的。就这一点来说,起码说明莫嫂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大概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这件事情,所以瑞绮丝的话一说完,金约翰和蓝若云便不由自主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地愣住了。瑞绮丝说得没错,当初莫嫂怀着身孕流落街头,饿得昏倒在路边的时候,是他们夫妇俩恰好经过才救了她们母女两人的性命。所以要说再生父母,金氏夫妇岂非同样是莫嫂的再生父母吗?

    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并不觉得自己对莫嫂有多么大的恩德,所以从来不曾提起过。可是后来当莫嫂用自己的亲生换得瑞绮丝逃过一劫之后,夫妻俩却对她感激涕零,完全把她当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从来没有拿她当佣人看待过。不仅如此,他们还时时叮嘱瑞绮丝,一定要善待莫嫂,因为她对你有大恩大德……是不是正是因为平日说教得太多了,因此反而激起了瑞绮丝如此强烈的反感?怪不得人们常说“久负大恩反成仇”,原来是真的……

    而对于莫嫂来说,也许正是因为金氏夫妇经常挂在嘴边的感激,也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了她的心态,渐渐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家的活菩萨、救命恩人了,正是因为她“狸猫换太子”的举动,才终于保住了金家千金的性命……于是,她便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当成了瑞绮丝的再生父母,而不再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佣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瑞绮丝喊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来教训我”这样的话之后,她才觉得受不了,看向瑞绮丝的眼神也仿佛在看着自己大逆不道的女儿一样……是这样吗?

    不知道是不是觉察到了金氏夫妇的异常,莫嫂的神情变得更加慌乱,简直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她一边摇头一边语无伦次地说道:“是是是,小姐说的是,我……我不是什么恩人,什么父母……我就是个普通的佣人,就是佣人,请夫人以后别再说我是什么恩人了……”

    “你当然不是!”看到金氏夫妇都被自己的话给说服了,瑞绮丝简直无比得意,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无所不知的智者一样,指着莫嫂的鼻子趾高气昂地说着,“一个小小的下人,敢自称是我瑞绮丝的再生父母?笑话!你救了我一命是不假,但这是你欠我爹地妈咪的,你就应该这样做!”

    “丝丝!话不能这么说!”那边的蓝若云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听到瑞绮丝越说越离谱,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斥责了一句,“没错,当初是我们收留了莫嫂,但那不过是举手之劳,看到人家有困难,是个人都会伸手帮一把的!可是莫嫂对你不同,她可是忍痛牺牲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绑匪给绑走的!这么多年杳无音讯,或许早就死在绑匪手里了!这份恩德,可不是我跟你爹地一份援手之德就能互相抵消的!”

    尽管蓝若云的话说得也很有道理,但是瑞绮丝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脸上那傲慢的神情更是丝毫未改,冷笑一声说道:“她愿意那么做,怪我吗?就算她女儿真的死在绑匪手里了,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谁让我是贵族的千金小姐,而她女儿不过是个下贱的佣人生出来的……”

    “啪!”“丝丝!你太过分了!”

    瑞绮丝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忍无可忍的蓝若云终于忍不下去了,狠狠一个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她用的力气真的挺大的,所以瑞绮丝整个人都被打得歪倒在了沙发上,半边脸颊很快便高高的肿了起来,上面还有几道清晰的手指印。片刻之后,一缕鲜血更是顺着瑞绮丝的嘴角缓缓地流了下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莫嫂从未见过蓝若云如此震怒的样子,所以早就吓傻了,尽管蓝若云打在瑞绮丝脸上那一巴掌让她心疼得脸色都变了,可是她却一个字都不敢说,只是吓得捂住了嘴巴,半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倒是金约翰看到女儿红肿的脸颊沉不住气了,扑过去扶住了瑞绮丝,口中埋怨地说道:“若云!你这是干什么?女儿有不懂的地方,你慢慢教她也就是了,为什么要动手呢?这么多年你对丝丝虽然严厉,但却从来没有打过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是没有打过她,”蓝若云的唇微微地颤抖着,显然气得不轻,“那是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蓝若云生出来的女儿居然是如此的冷血无情,内心居然是如此的阴暗龌龊,而且又如此没有素质!丝丝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56章还有一个危险人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