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没错。”潇琳琅点头承认,并且冷笑着答应了一声,“端木洌果然跟你猜测的一样,致力于证明爵士酒吧的事情都是假的了。你居然将他的每一步行动都预测得丝毫不差,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人。”

    “那当然,”男子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淡淡的得意,但更多的却是森然的冷意,与他这深入骨髓的冷意相比,潇琳琅的冷根本就不值一提,带着这样的冷意,他继续说了下去,“端木洌的一举一动尽在我的掌握,我会随时给你下一步的行动指示,你只管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就好,我保证绝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潇琳琅深吸了一口气,轻声答应了一声:“好,我知道。我也不希望出任何差错,从而保证我可以顺利达到我的目的,以及你的目的。”

    听到这里,男子不再多说,便将电话给挂断了。慢慢将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删掉,潇琳琅知道自己无须为对方担忧,因为“他”一定会将两人的通话记录彻底删,就算端木洌亲自去查,他也绝对不会查出任何破绽的。不至于像三年前一样,让他把自己跟安佑康所有的通话记录都给打印了出来,然后拿到自己面前质问自己。

    可是就在她刚刚把通话记录删的时候,她的手机居然再次响了起来。她以为是“他”还有什么话忘了交代,所以忙接通了电话:“喂?”

    “喂……是……潇小姐吧?”电话那头居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潇琳琅一听便听出对方是瑞绮丝:奇怪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早就换掉了,她是怎么联系上自己的?

    一边想着,她已经答应了一声说道:“我是,是副总?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我问了白浩然,他告诉我的。”瑞绮丝悄悄地说着,语气有些急促,而且仿佛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听到她说的话一样,显然她是偷偷给潇琳琅打电话的,“潇小姐,我现在是躲在厕所给你打电话的,所以没有办法多说,我只是想问问你,洌是不是拿了一段录音给你听?”

    录音?潇琳琅心中一紧,口中却不动声色地说道:“是,怎么了?”

    “潇小姐……”听到潇琳琅肯定的回答,瑞绮丝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了,听上去泫然欲泣的,而且还用力地抽泣了几声,“潇小姐,你可千万不要被洌给骗了呀!你不知道,他刚才是怎么逼我配合他演那出戏的……我……我……呜呜呜……潇小姐,洌刚才的样子太凶了,好像要杀人一样……我之所以打电话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继续被他骗倒了,而且……而且我还想最后再争取争取,因为我真的很爱洌,我不想失去他……呜呜……”

    端木洌,你……你好!你果然像我们猜测的那样做了,你……你还真对得起我!潇琳琅冷冷地笑着,咬牙说道:“副总,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上任何人的当了!这么恶俗不堪的戏码,我更是不放在眼里。至于你的洌,你也完全可以放心,我对他早就已经没兴趣了,是他硬扣着我不放而已!所以如果你还想跟你的洌在一起的话,那么你最好赶紧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他点头答应放我走,那样你们不就可以继续在一起了吗?”

    “真的?你真的对洌不感兴趣了?”瑞绮丝的声音一下子充满了惊喜,好像一段遇到第二春的枯木一样,“好好好!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洌放你走的!你放心!好了,我先挂了,免得被洌看到!还有啊,千万不要告诉洌我给你打电话了,不然他真的会发狂的!再见!”

    目光再次移到了那支录音笔上,潇琳琅再次冷冷地笑了,一扯唇角自言自语地说道:“录音?早就知道你会搞这一套……怎么样,没错吧?如果一切真的都是瑞绮丝做的,那你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吗?你端木洌不是一向清高孤傲,绝对容不下半点轻慢吗?就算她是金约翰夫妇的女儿又怎么样?你端木洌什么时候怕过那些人了?如今瑞绮丝居然这样狠狠地摆了你一道,可是你却连一跟头发都没有动她,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想,你还不定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才逼着瑞绮丝帮你演了这出戏,从而录了这段音来给我听吧?凭这段录音就想让我相信你的真心?笑话!”

    说着说着,潇琳琅突然出起神来,因为她已经想起了临行之前,“他”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当时“他”就说过,端木洌绝不会承认当初所做的那一切,否则他跟潇琳琅就再也没有可能。所以端木洌不但会百般否认对潇琳琅只是负责,而且一定会想尽办法证明爵士酒吧内瑞绮丝所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他也知道将瑞绮丝带到潇琳琅面前让他们当场对质的话,瑞绮丝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所以最可行的办法就是造成瑞绮丝被端木洌诈出实话的假象,从而让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瑞绮丝的诡计。于是“他”早就叮嘱潇琳琅,绝对不可以再被端木洌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否则到头来不但安佑康的仇报不了,还会连她也搭进去。

    本来潇琳琅是不太愿意相信端木洌真的那么卑鄙,居然会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拿了这样一段录音,像模像样地来向自己证明他的所谓“真心”了!既然端木洌的反应早就在自己的预料之中,那么这段录音怎么可能还会起到端木洌所预想的效果呢?何况瑞绮丝刚才的电话也从侧面证实了这段录音的虚假性,如果这样自己还会相信的话……除非自己真的是傻子。

    然而潇琳琅不知道的是,尽管她口口声声说什么“再也不会上任何人的当了”,但是如今的她却才是真真正正上了一个恶当,只不过不是上了端木洌的当,而是上了那个一直没有露面的“他”的当。

    因为“他”对帝华宾馆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所以“他”才可以授意给展初露、瑞绮丝以及安佑康三个人,让他们轮番上阵,给当时的潇琳琅一次又一次重大的打击,让她彻底相信了端木洌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而且三年之后,也是“他”很有先见之明地告诉潇琳琅,“卑鄙无耻”的端木洌一定会想办法颠倒是非,证明爵士酒吧的事实只不过是瑞绮丝随意捏造的,从而让潇琳琅更恨端木洌的卑鄙,以免第二次上了他的当。

    为了加强效果,“他”更是授意瑞绮丝,让她打了刚才那个电话,更加加深了潇琳琅对端木洌的误会。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对端木洌如此了解的,居然可以预见到他的每一个行动步骤。既然这样的话,那端木洌岂不是非常危险吗?根本已经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才能有如此高端的手段呢?“他”又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51章我对他早就已经没兴趣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