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果然,端木洌这几句话让瑞绮丝更加深信不疑,彻底相信他的确调查清楚当日自己跟潇琳琅所说的一切了,便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哈哈怪笑了一声说道:“哈哈!永远不可能?这话说得太绝对了吧?洌,不管你怎么否认都好,总之在潇琳琅那个贱人出现之前,你对我的态度绝不是后来那种绝情的样子的!所以就是潇琳琅把你抢走了,我当然不可能放过她!所以我就是要设计她,就是要让她上当,就是要让她误会你,从而自动滚蛋,不要再在这里碍手碍脚地碍我们的事,怎么样,不行吗?所以我偏要告诉潇琳琅你对她只是负责,还告诉她你跟我早就订婚了,你是为了负责才跟她在一起的,怎么样,不行吗?”

    什么?瑞绮丝,你……好好好,你够狠,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我什么时候跟你订婚了?胡掰都能掰得这么有鼻子有眼,让潇琳琅深信不疑,你也真够有本事了!只不过想让我跟你订婚?下辈子吧!

    等等!好像还是有点不对劲,琳琅之所以一门心思地认定我对她只是负责,只不过是因为两人之间有个令人不太愉快的开始,琳琅一开始只是作为抵债的筹码才跟他发生了关系的,所以她就有些钻牛角尖,认为自己对她不是真心,只是为了负责。可是……瑞绮丝这样的想法又是从何而来的?她从来不知道帝华宾馆发生的那些事情,她凭什么说自己对琳琅只是负责,而且又让琳琅那么相信呢?这其中可大有文章!

    所以,端木洌顾不得计较瑞绮丝这飞扬跋扈、蛮不讲理的态度,也顾不上为她胡说的这一切而生气,当务之急是要将事情彻底弄清楚。毕竟事情说得越清楚越透彻,琳琅就更容易相信自己不是吗?于是他接着问道:“副总,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让琳琅相信你的?你告诉她我对她只是负责,她就真的相信了吗?单凭你几句毫无根据的话,她凭什么就彻底否定了我对她的真心?”

    “哼!什么毫无根据?我当然有证据她才会被我耍得团团转的。”瑞绮丝得意地冷笑了一声,真以为那是自己的丰功伟绩了,都不怕端木洌一怒之下将她大切八块了,“我只不过是告诉她,因为她的哥哥欠了你的钱,她为了还债陪你睡了几天,所以你怕她告你强奸才跟她在一起的,只是为了对她负责而已,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她,结果她就相信了,就这么简单……等等!你不是说有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吗?那你干嘛还问我?”

    说到这里瑞绮丝才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端木洌不是说已经知道了她们的谈话内容了吗?那他应该很容易明白为什么潇琳琅会被自己给骗了呀?怎么他还……

    饶是她反应已经够快,却足以让端木洌恍然大悟了!原来事情的关键在这里!早就说过帝华宾馆的事情是潇琳琅的死穴,而瑞绮丝竟然抓住了这个死穴,那潇琳琅还能有好吗?没被瑞绮丝给当场整死,算她潇琳琅承受力及格!

    只不过还有一点要问清楚,端木洌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厉,紧紧盯着瑞绮丝的眼睛说道:“帝华宾馆那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琳琅曾经为了还债而跟我……是谁告诉你的?”

    事情好像有些麻烦了,瑞绮丝是怎么知道帝华宾馆的事情的?那些事情本来是非常秘密的,除了琳琅和自己,就只有段蓝桥、戈耀曦还有何优雅知道其中的详情,为什么瑞绮丝会知道?难道自己那晚的行踪早就已经暴露了吗?是谁那么厉害,居然可以将堂堂妖瞳第一把交椅的行踪调查得清清楚楚?那他以后岂不是会非常危险?

    端木洌在这边暗中担心得要命,那边的瑞绮丝却嘴角一撇说道:“什么帝华宾馆?我哪知道帝华宾馆有什么事情?那些话我不过是听白浩然说的而已。白浩然不是潇琳琅的哥哥吗?为了对付她,我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所以我要弄清楚她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结果初……出去调查了一番之后,我当然就找到白浩然那里去了,结果他告诉我原来潇琳琅不过是他卖给你还钱的。可笑!一个贱人而已,居然跟我抢男朋友?不自量力!”

    好险好险!刚才差点就把初露给供出来了!幸好自己反应够快,毫无破绽地换了一种说法,看端木洌的样子应该没有起什么疑心吧?绝对不能把初露也连累进来,她那么聪明,点子那么多,要想得到端木洌,还得靠她的脑子呢!虽然现在自己算计潇琳琅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但那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自己既然能成功第一次,谁知道不会成功第二次?哼!潇琳琅,我跟你不死不休!

    其实瑞绮丝这一次倒没有说谎,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些话跟帝华宾馆有什么关系。当初那些话也的确是展初露说的,而展初露说她是去问了白浩然之后才问出来的。为了不把展初露供出来,她便临时改成是自己去找的白浩然。至于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白浩然亲口告诉展初露的,她就不知道了。

    哦……原来如此,原来是白浩然告诉瑞绮丝的,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端木洌暂时顾不上查找瑞绮丝话里的破绽,而自顾自地偷偷松了口气。既然帝华宾馆的事没有暴露,那就说明一切还不是自己想象得那么糟。而且从瑞绮丝的叙述中,他也算是彻底弄清楚为什么潇琳琅会那么容易相信瑞绮丝的话了。既然如此,自己跟瑞绮丝的谈话就可以结束了,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向潇琳琅解释清楚比较重要。至于白浩然那边……只要琳琅能够明白事情的真相,不再误会自己,那就大发慈悲放过他一次好了,反正他说的也是事实,并没有冤枉了自己,只不过是被瑞绮丝这个心怀龌龊的人给利用了而已。

    轻轻松松地伸了个懒腰,端木洌将似乎是不经意间放在桌子上的录音笔拿了起来,关掉了开关,然后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副总,你可以回去了。看在金总夫妇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我仍然要警告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阴谋诡计去伤害琳琅,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至于我跟你,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了,麻烦你顺便死了这条心吧!请!”

    干什么?居然敢录我的音?看来这一切都是你早就计划好的是吧?把我叫来当傻子一样耍完了,然后就下逐客令了?你把我瑞绮丝当成什么?怪不得你单挑今天叫我过来呢,感情是瞅准了我爹地妈咪今天出去旅游了,所以认为没有给我撑腰的了,就可以随便欺负了是不是?告诉你,你想错了!我瑞绮丝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是好欺负的!

    瑞绮丝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端木洌的鼻子吼道:“端木洌!你别太嚣张!告诉你,你没经过我的允许就给我录音,这种证据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还有,我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49章当务之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