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计划既然已经订好,那么剩下的就是实施了。

    青花·蝶韵总裁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端木洌照例将潇琳琅锁在了心苑,然后一个人驱车赶到了公司。刚一到达公司他便打了个电话给瑞绮丝,请她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说有要事跟她谈。不明内情的瑞绮丝以为他突然想通了,所以喜出望外,一叠声地表示自己将尽快赶到公司。

    十几分钟以后,瑞绮丝便砰的一声推开办公室的门闯了进来,兴高采烈却又故作矜持地微笑着说道:“洌,你找我?”

    端木洌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抱着胳膊坐在椅子上,一副专门恭候瑞绮丝大驾的模样。看到瑞绮丝进来,他依然神色未动,只是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的方向:“关门。”

    “哦,好。”瑞绮丝愣了一下,接着便乐颠颠地过去把门关了过来,心中暗暗地想道:关门?这么秘密?看来的确是有要紧事要跟我说了?而且肯定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嘛,所以才不希望第三个人听到……洌,你终于知道谁才是你真正该选择的人了吧?哼!

    关好门,并且自以为聪明地落了锁,瑞绮丝才轻飘飘地走过来坐在了端木洌对面,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洌,一大清早地就把人家叫到公司来,有什么事啊?是不是昨天回去之后,你又考虑了什么事情……”

    晕死!这样的暗示简直比明示还要明显,白痴都能听得出来,只不过要让你失望了,端木洌暗中冷笑,并不去回答瑞绮丝的话,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的脸,一双深沉的眼眸透着一抹洞察一切的光芒,仿佛能够透过瑞绮丝的脸,一直看到她的内心深处一样。所以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瑞绮丝脸上的微笑很快就维持不住了,而且眼睛里也渐渐多了一丝紧张和惊惶的神色,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微笑着说道:“洌,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人家?有什么话你就说嘛,总是盯着人家看什么?”

    端木洌冷笑,轻轻将上身往瑞绮丝的面前倾了倾,语气更是比笑声还要清冷三分:“副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真的会放弃琳琅,从而喜欢上你吗?”

    “你……你说什么?”端木洌这话明明说得没头没尾,按说瑞绮丝根本不可能听得懂的,可是因为心中有鬼,所以她立时便觉得心头一紧,接着一慌,便有些不太敢跟端木洌锐利的目光对视了,躲躲闪闪个不停,“洌,你……你在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懂……”

    端木洌冷冷地笑着,心说我早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承认的,况且你们那天究竟说了些什么,我还真的就不知道,正等着你主动来告诉我呢!不然我何必跟你费这些劲?早就把你揪到琳琅的面前,让你一五一十地跟她解释清楚了。慢条斯理地抬起手理了理额前的乱发,端木洌一扯唇角说道:“听不懂?那是我说得不够清楚了?没关系,我便说得再清楚一些。副总,三年前那个晚上,在爵士酒吧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跟琳琅说那些话,故意想让琳琅误会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将我和琳琅拆散掉了吗?”

    端木洌说得没错,三年前在爵士酒吧的时候,瑞绮丝究竟跟潇琳琅说过什么,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潇琳琅因为认定自己对她不是真心,所以她是无论如何不肯说的,而在如今这失而复得的情况下,端木洌也不敢再强行逼迫她,免得把好不容易出现的她给第二次吓跑了。

    潇琳琅既然不肯说,那就只好来问瑞绮丝了。当然这问也必须问得相当有技巧,自己若是动手逼供,就算真的可以把瑞绮丝的实话给逼出来,潇琳琅也不会相信的,她只会认为那是自己为了替自己开脱而耍的手段而已。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瑞绮丝主动承认当日说的那一切都是胡说八道,目的就是为了造成自己跟潇琳琅之间的误会,从而达到拆散他们的目的。

    可是端木洌对于当日他们交谈的内容毕竟一无所知,想要找瑞绮丝问清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他故意兵行险招,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来试探瑞绮丝,想要把她的实话给诈出来。而今他一看到瑞绮丝听到自己第一句话之后的反应,他便知道自己所料不差:瑞绮丝当晚一定故意胡说了什么假话,才会让潇琳琅对自己误会至此的。

    而事实正是如此,所以瑞绮丝一听到端木洌说出“爵士酒吧”的名字,她便吓得脸色大变,差点当场跳了起来,口中更是失声叫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我……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洌,你说什么……爵士不爵士的啊?我……呵呵……我听不懂……”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瑞绮丝的抵赖就显得有些可悲可笑了。当年是因为有展初露以及展初露背后那个“他”一力策划,她才会成功将潇琳琅给赶走的,而并不是因为她瑞绮丝有多么聪明能干,或者懂谋略有心计之类。所以一旦单独面对端木洌这个对手之后,瑞绮丝那几个脑细胞就完全不够瞧的了,端木洌甚至根本不必动用自己的脑细胞,随随便便说两句话,就足以让瑞绮丝捉襟见肘、满头冷汗了。

    所以只需要听到“你怎么知道”这五个字,端木洌就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也完全可以去向潇琳琅交差了。尽管到现在为止瑞绮丝都没有具体说出当日的经过,但是潇琳琅的智商比她要高得多,是以仅凭端木洌和瑞绮丝这几句对话,她就应该完全可以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误会了。

    不过话虽如此,毕竟还是再将当日的误会解释得更清楚一些才更有说服力,琳琅才会更加相信自己,所以端木洌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副总,我相信你应该听过一句很俗很俗的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真的以为当日你在爵士酒吧跟琳琅说的那些话,除了你们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听到了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你说什么?”瑞绮丝一听这话,一颗心中更是剧烈地跳了一下,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你……你说谁?难道是……不!不可能!那里明明没有别人……”

    难道是展初露?当日在爵士酒吧发生的一切,的确是展初露的男朋友授意的,而且台词都是“他”负责设计的,自己和展初露不过是两个演员而已,只是负责将“他”的剧本原封不动地演出来。如今听端木洌的口气,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既然如此,端木洌肯定不是从“他”的口中听到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展初露了!难道……是她出卖了自己?怎么可能?展初露如果会说,早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48章瑞绮丝的抵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