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端木洌和潇琳琅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坐在门口的展初露照例站起身,对着两人打了声招呼。等两人的身影被电梯门隔断之后,明明早已离去的瑞绮丝突然从一旁闪了过来,咬牙切齿地说道:“妈的!气死我了!这贱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瑞绮丝刚才其实根本就没走。接到展初露的电话之后,她自然是大惊失色外加不敢置信,所以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马不停蹄地扑了过来,结果真的如她所愿地看到了潇琳琅!这……这不是鬼扯吗?气急败坏之下她质问了端木洌几句,结果反而被他给气个半死。不过幸好她尽量控制住了自己,想到先出来问问情况再说。那个“他”不是展初露传闻中的男朋友吗?找展初露问个清楚!于是她立即转身冲了出来,但是话还没说几句,端木洌他们就出来了,她只好先躲到了一边。

    知道离开的两人不会再看到自己的样子,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所以展初露脸上那职业化的微笑和亲切早已消失不见,眼神居然变得比瑞绮丝还要冰冷狠厉。顿了一顿之后,她的脸上同样布满了疑惑的神情:“奇怪了,她怎么会回来的?他不是说会带潇琳琅走得远远的,到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地方去吗?怎么现在……又忽然冒出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瑞绮丝气呼呼地瞪了展初露一眼,非常不满的样子,“初露,你这个男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靠不靠谱啊?这好几年了我一直说去拜访你们,大家顺便认识一下,可你都说他不喜欢与人交际,甚至连名字都不能跟我说,天底下有这样的男朋友吗?”

    这样的话展初露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所以脸上毫无意外的神色,苦笑一声说道:“我有什么办法?他就是那样一个人,他不喜欢与人交际,难道要我把他绑出来见你吗?不过你说得对,没有人会这样当人家男朋友的,这一阵子我们也一直在吵架,不行干脆分手算了!”

    开玩笑!我什么时候有那样的男朋友了?是你一厢情愿地这样认为而已!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你问东问西地瞎打听。现在先透露点意思给你,等以后我们彻底失去联系的时候,也免得你起疑心,展初露在心底暗暗想着,她这样的人就是有这点好处,那就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忘记给自己留条后路,有备无患嘛,未雨绸缪总比临渴掘井要好得多。

    听到展初露最后一句话,瑞绮丝见怪不怪地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你们分不分手那是你们的事,我管不了,也没资格管。初露,我就是想知道,你男朋友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让潇琳琅在这个时候回来?他不知道我就要跟洌订婚了吗?洌对那个贱人本来就没有死心,一直不停地找到今天,现在……他这不是害我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展初露暗自在心底把瑞绮丝刚才说的这句话又还给了她,但为了不破坏两人暂时的统一战线,她到底没敢真的说出来,陪着笑脸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看到潇琳琅之后,才知道她又回来了。不然我早就给你打电话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呢?”

    想想也是,瑞绮丝点了点头,接着一把抓起桌面上的电话递到展初露面前,咬牙说道:“很简单,你现在就给你男朋友打电话,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想干什么!打!”

    “啊?这……”展初露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犹犹豫豫地不肯把话筒给接过来。瑞绮丝又气又急,大声吼道:“你不打是不是?我打!”

    说完她气呼呼地将话筒搁到耳朵边,然后噼里啪啦地按了一串数字。几声铃声响过之后,果然有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喂?”

    “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一直以来都是以“他”相称的,况且瑞绮丝现在正在气头上,满肚子怨气无处发泄,所以也就懒得跟对方讲礼貌玩客气了,直接就奔到了主题上,“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放那个贱人回来?你知不知道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再晚几天我就跟洌订婚了,你居然现在放她回来?她出现了,洌还怎么跟我在一起?你这不是成心的吗?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你?”

    电话那头的男子还真有耐心,或者是因为他早就料到了瑞绮丝的反应,早就料到自己会接到这样一个电话,所以他居然一直等瑞绮丝吼完了,才冷笑一声开口说道:“潇琳琅那边你不用管,她自有她的事情要做。我让她这个时候回来,是因为派了一项任务给她。既然你打电话过来了,那我就顺便警告你一句:潇琳琅的事情,你不许插手,你若是坏了我的大事……你知道后果!”

    “什么?你……”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威胁自己这个堂堂的总裁千金,瑞绮丝顿时气得头顶冒烟,满头发丝差点一根根地直立起来了,“你敢威胁我?你算什么东西你?我警告你:立刻把潇琳琅给我弄走,最好这一辈子都别再让我看到她!不然的话我就把当年所有的一切都给说出来!”

    电话那头的男子冷冷地笑了笑,声音突然变得慵懒之至,仿佛此刻的他正在阳光海滩上怡然自得地享受着温和的阳光浴一样,听着就让人觉得舒适,只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可就不那么令人愉快了:“说出当年的一切?好啊,不过我请你仔细想一想,如果把当年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让端木洌和潇琳琅知道当年他们是怎么被拆散的,那么害怕的人,是我吗?受损失最大的人,是我吗?会被端木洌大切八块、最少也是扫地出门的人,是我吗?”

    “你……”男子一连三个问号把瑞绮丝给结结实实地问住了,顿时变得哑口无言起来。因为人家说得太对了,抖搂出当年的一切,害怕的人不还是自己吗?要是被端木洌知道当年自己狠狠地设计了他一道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42章表现真差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