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潇琳琅的话刚说完,刚刚从桌子上抬起头的端木洌便白眼一翻,再次双手抱头趴在了桌子上,更大声地叫起来,活像个正经历难产折磨的产妇一样,哪儿还有半点跨国集团总裁的样子?看来错不了了,潇琳琅的确是端木洌的克星,除了她之外,再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一个精明睿智、冷酷决绝的男人折磨得如此不人不鬼。

    尽情地叫了个够,端木洌瓮声瓮气的声音才从臂弯中传了出来:“琳琅啊,都三年了,怎么你还在原地打转转呢?三年的时间都没有让你想清楚我对你到底是不是真感情吗?我就奇了怪了,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死命地认定我对你只是负责的?让你这么认为的根据究竟是什么,你能不能大发慈悲告诉我,让我死也能瞑目?”

    潇琳琅冷笑,看着万般无奈的端木洌,心说若不是早就知道事实的真相,我还真就被你这精湛的演技给骗倒了。抱起双臂倚在椅背上,她淡淡地开口说道:“我的根据很简单,就是活生生的事实。”

    “什么事实?琳琅,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实?你是听到了还是看到了?”端木洌豁然抬头,眼神决绝得令人害怕,大概是被逼到了极点了,他猛地举起手做发誓状,“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敢对天发誓:如果我对你真的只是事实,让我端木洌死无葬身之地!”

    “你……”万万没有想到端木洌居然会说得出这样的话,尽管发誓早已是过时的产品,但是潇琳琅还是被震撼了!因为她知道端木洌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发誓的人,作为商人而言,他一直都是一言九鼎、信字为先的!

    而且这些暂且略过不谈,他所发的誓言也太毒辣了些吧?尽管誓言都是空洞的,很少有真的应誓的时候,但是世人大多都非常忌讳的,生怕落得个“好的不灵坏的灵”的下场。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笃定自己绝没有背弃过潇琳琅,笃定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真心对她的,那么他就绝不敢发下这样的誓言!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吗?他对自己真的不是什么负责?可是为什么当初那一切那么逼真,逼真得让自己找不出丝毫怀疑的理由?

    上帝!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端木洌究竟是天字第一号爱情骗子,还是天字第一号痴情种子?这三年以来,潇琳琅第一次对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吼出了“让我死无葬身之地”这样惨烈的誓言之后,端木洌的情绪显然也相当激动,并且因为急促的喘而令胸膛不住地起伏着,让他有些承受不住似的闭了闭眼睛。好一会儿之后,他依然没有听到潇琳琅的任何回应,不得不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拼命将自己激动的情绪压得平复了些,然后开口问道:“琳琅,你倒是说话呀!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凭借着什么事实,才这么不肯相信我的真心的?念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拜托你说句实话,好不好!”

    “我……我……”被端木洌逼得节节后退,潇琳琅心中其实也好受不到哪里去,而且暗中叫苦不迭,几乎招架不住了。她知道端木洌对她真的只是负责,是因为三年前在酒吧里听到了瑞绮丝喝醉酒之后说的那一番话,可是如果她把这一切都说出来,却又会给瑞绮丝招来一场无妄之灾!因为“他”曾经三令五申地对自己说过,如果端木洌知道瑞绮丝酒醉之后泄露了他的秘密,那么瑞绮丝一定会有杀身之祸的。本来潇琳琅也不太相信端木洌真的敢随便杀人,因为瑞绮丝毕竟是他顶头上司的女儿,身份显赫之极,怎么可能说杀就能杀呢?

    可是“他”却提醒潇琳琅,别忘了安佑康落得了个什么样的下场!端木洌既然连那样的狠手都能够下,那么对瑞绮丝,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一席话说得潇琳琅浑身寒毛直竖,果真不敢再存找端木洌当面对质的心了!因为这毕竟是她跟端木洌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如今已经连累了一个安佑康,难道还要再连累一个瑞绮丝吗?不,决不能,否则她潇琳琅才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不能再让端木洌继续逼问下去,干脆快刀斩乱麻,掀过这一页算了!想到此,潇琳琅重新整了整因为端木洌的逼迫而略显狼狈的脸容,冷笑一声说道:“事已至此,再纠缠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总之你要明白一点:那就是我们之间真的已经不可能了。”

    “是吗?”借着潇琳琅犹豫的片刻,端木洌已经基本调整好了自己的气息,而且情绪都变得平静了许多,所以淡淡地笑了笑,看着潇琳琅冷锐的眼眸说了下去,“琳琅,相信我,端木洌这三个字在很多时候的意思,就是一切皆有可能。即使以为你已经与安佑康私奔,但是三年来我对你的心依然从未改变过。如今既然知道不是,那我自然更不可能再轻易放你走,我要让知道我对你究竟是不是只是负责而已!”

    “你何必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呢?”潇琳琅叹了口气,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明显的萧索和寂寥,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已经彻底厌倦了,恨不得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再也不问世事了一样,“如今我心已死,感情婚姻之类对我来说已经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这辈子我都不再奢望能过正常人的感情生活了。况且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天下不只我一个女人……”

    “可是我也说过了,天下女人再多,我也只要你一个。”端木洌打断了她的话,轻轻地冷笑了一声,“而且如今我这样做,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证明我对你的心,我对你的情,更重要的是我必须还我自己一个清白!我那么掏心掏肺地疼你爱你,到头来这一切在你眼里居然都只是为了负责?琳琅,我是个男人,我有男人的骨,我有男人的尊严,所以我绝不容许你这样肆意地侮辱我!”

    潇琳琅愣了一下,不由抬起头看着端木洌俊朗的脸,那线条柔美而又不乏刚毅的脸庞上满是不容置疑的坚定,闪烁着一种非常动人的光彩……生怕再看下去自己就会不由自主地被蛊惑,潇琳琅很快移开了视线,摇了摇头说道:“端木总裁你误会了,我并没有侮辱你,也从没有想过侮辱你,我只是觉得……”

    “可是你不相信我的真心,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天大的侮辱。”端木洌仿佛正说到兴头上,所以根本不容许潇琳琅反驳,总是一个劲儿地打断她的辩解,唯我独尊一般说着,“琳琅,我不是个轻易就能付出真心的人,可是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付出真心,就落得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你有没有替我想一想,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潇琳琅被端木洌这一声声的责难逼问得哑口无言了,而且刚刚升起在心中的那种质疑的感觉再次强烈了起来。面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是那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40章熟悉的感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