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端木洌轻声叹了口气,已经无暇为潇琳琅的反应而生气,定定地看着她的脸说道:“你放心吧,就算我想迁怒,也找不到安佑康这个人了。为了找到你,我也同时到处打听安佑康的去处,可是他却跟你一样人间蒸发了。琳琅,这三年来你到底去了哪里?无论我派出了多少人手打听,都找不到你的下落,甚至必须等到你主动出现了,才能再次见到你。亏我以前还夸口说除非你去了月球,否则我一定能找到你。不过现在我总算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真正含义了,原来你只不过是在地球上,可是只要你有心想躲,我就已经找不出你的藏身之处了。不过琳琅,我真的很好奇,这三年你究竟是躲在什么地方的?”

    “这你别管,总之我自有去处。”潇琳琅满是讽刺地笑了笑,“至少这句话你说得很对,这个世界还是很大的,而且总有我的容身之处。因此只要我想躲,那么你要找到我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

    “是,这一点我承认,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端木洌点了点头,很有几分心悦诚服的意思,“只不过既然你能成功地躲过我的寻找,那为什么又在三年后重新出现呢?你就不怕被我找到吗?”

    潇琳琅抬起了头,目光却越过了端木洌的头顶,看向了很远的地方,目光中有着淡淡的忧伤和寂寥,口中轻声地说道:“很简单,因为我不想躲你一辈子,否则我会生活得很累。所以当我看到你与瑞绮丝订婚的消息,我就知道你已经放下了过去的一切,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了。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再继续躲下去的必要,所以我才准备开始新的生活的。我想既然你已经有了感情的归宿,那么即使看到我再次出现,你也不会再来打扰我了,只是没想到……用你的话说,我还是躲不开这场命定的重逢。”

    说到这里,潇琳琅似乎觉得整件事情都仿佛一场可笑的闹剧,到头来一切都是白忙一场似的,所以她不由自嘲一般笑了笑,倒是将脸上的冷厉和尖锐冲淡了不少,总算有点儿过去的影子了。看到她的样子,端木洌的语气也不自觉地温和下来,开口解释道:“琳琅,我已经说过了,那都是谣传,我从来没有想过跟瑞绮丝订婚,因为我一直在等你,我相信你总有一天还会回来的。只不过我没想到再次重逢的时候,居然是在你的婚礼上,而且新郎居然还是白浩然……说真的,你怎么会嫁给白浩然的?难道你已经不再计较过去的事情……”

    “说得对,我的确已经不想再计较了,因为我突然发现计较那些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潇琳琅痛快地点了点头,对于端木洌这种反应她其实早就料到了,所以很大方地解释了几句,“当年我求佑康带我离开之后便跟他分手了,因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已经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而且他本身已经自顾不暇了,所以我也就不能再拖累他,便与他分开了。而这三年其实一直是白浩然在暗中照顾我,而且他又不嫌弃我已经有过别的男人。为了报答他这份患难时刻施以援手的恩德,我才答应嫁给他的。”

    潇琳琅前面所说的一切对于端木洌来说都是废话,因为他问这些问题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听到这最后一句。当他想要的答案终于从潇琳琅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不由欣慰地笑了,满脸“果然如此”的神情,柔声说道:“琳琅,你的意思是说,你之所以嫁给白浩然,其实完全不是因为感情,不是因为你爱上了白浩然,而纯粹是为了报恩,是不是?”

    “是,这一点我不瞒你,而且就算我说我爱上白浩然了,你也不会相信,因为你了解我,知道我不是个那么贱的女人。当初白浩然对我做出了那样的事,试问我又怎么可能爱上他呢?他还没有逼我卖身还债的时候我都没有爱过他,别说是现在了。”面对端木洌的问题,潇琳琅坦然地回答着,丝毫不打算隐瞒。因为那本来就是事实,所以她说起来根本是不假思索的,流畅得很。聪明如端木洌,自然也完全可以从她的语气和眼神中判断出真假。

    正因为他判断得出真假,他才更加开心,只要潇琳琅还没有爱上任何其他的男人,那么他就更可以坚定“再也不错过她”这个信心了。虽然再次用威胁的手段强迫潇琳琅跟他回到了这里,但是如果潇琳琅早已移情别恋,那么他很清楚他除了放潇琳琅走之外根本别无选择。不过幸好,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悄悄松了口气,端木洌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不是因为情爱,那你又何必为了报恩而嫁给一个你根本不爱的男人呢?琳琅,报恩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得以身相许啊。当初你已经为了报答白家的养育之恩,而违心地答应过白浩然一次了,结果怎样?这一次你居然……”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一辈子都还不清白家的恩德了。”被端木洌说中了自己的伤心事,潇琳琅也不由深有感叹地苦笑了起来,满脸无奈的样子,“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俗话说得人恩情千年记,谁让我欠了白家的呢?何况白浩然照顾了我三年,当我问他希望我怎么报答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要,就是希望我能嫁给他,你说,我能不答应吗?”

    什么?什么都不要,就要潇琳琅?这白浩然还挺会算账的,合着他也看出潇琳琅这样的女人世所罕见了是不是?端木洌气哼哼地想着,顺便气哼哼地反驳了一句:“可是俗话还说,久负大恩反成仇呢!琳琅,其实白家对你的恩德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的。就算他们的确对你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可是那笔两百万的帐,就足以将一切恩德全部偿还清楚了。所以你不必天天觉得欠了他们的,更不必动不动就拿自己作为报恩的筹码,懂吗?”

    不愿再在这个令为自己惹来无穷麻烦的话题上多做纠缠,潇琳琅深吸一口气说道:“好了,我和白家之间的事你不必操心,我心中有数。总之现在话我已经说清楚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端木洌轻轻皱了皱眉,为潇琳琅恨不得即刻远离的态度深感不满,接着摇了摇头说道:“琳琅,我刚才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整整找了你三年,差点就要放弃全部的希望了。今天既然因为你的主动出现而让你我再次重逢,那么无论如何我都已经不会再放你离开。”

    虽然端木洌的话语和态度依然强势,但是这一次潇琳琅却并没有任何惊惧的意思,冷笑一声说道:“端木总裁,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潇琳琅,所以我知道,你根本没有权利强行留下我。”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39章勉强认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