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青花·蝶韵中国总公司。

    当潇琳琅从汽车上下来的时候,她终于又看到了这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而且她十分惊奇地发现,虽然已经离开了三年,但是对于这个地方她却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离开仿佛只是昨天的事。尤其当她看到周围的一切并没有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发生太多变化的时候,那种并不陌生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强烈了。

    跟在端木洌的身后径直往他的办公室走去,潇琳琅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周围那些员工惊奇讶异的目光。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三年前莫名其妙地失踪,三年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众人眼中必定充满了疑问。尽管因为端木洌,他们所有的疑问都只能放在心里,但是她自问仍然承受不起那种被群体目光同时注视的感觉。

    好在这段不得不接受众人的注目礼的路程并不算长,很快,缓缓合拢的电梯门便隔断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接近密闭的空间里便只剩下了端木洌和潇琳琅两个人。潇琳琅依然固执地保持着沉默,而端木洌同样不开口,空气本就不怎么流通的电梯里顿时变得更加沉闷,令人窒息。尤其是对于潇琳琅来说,那种对于未知的恐惧让她不安地喘了几口,一股冷汗已经沿着脊背缓缓地渗了出来。

    “叮”的一声,电梯门重新打开了,端木洌和潇琳琅一前一后地出了电梯,很快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前。坐在办公室门口的女子立即站了起来,对着端木洌鞠了个躬说道:“老板,您回来了……潇琳……啊不,潇小姐?你……你怎么……”

    坐在门口的人,居然是展初露,端木洌原先的秘书。潇琳琅被端木洌带到总公司之后,她便做了端木洌的秘书,而展初露则被端木洌安排到了瑞绮丝那边。可是三年前,潇琳琅突然无缘无故地失踪,而且遍寻不获,无奈之下端木洌只得暂时将展初露调了回来,依然做了自己的助理。至于瑞绮丝那边则完全不必担心,因为她本来就不负责公司的业务,将展初露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助理配给她,实在是一种浪费。

    看到潇琳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展初露的脸上居然并没有太多意外,更多的是一种混合着忧虑、不安、无措的神色,仿佛潇琳琅的回归对她而言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一样。自然,因为她并没有忘记为了帮助瑞绮丝得到端木洌,她曾经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如今潇琳琅终于还是被端木洌找了回来,那么接下来……事情会向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呢?

    而且奇怪的是,潇琳琅的身上居然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旗袍,这……这分明就是一件结婚时才会穿的礼服嘛!潇琳琅这是在搞什么花样?她跟谁结婚去了?不会是跟……老板吧?不,不可能,老板穿的可绝对不是新郎服……

    看到展初露,潇琳琅的反应全却很平静,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是我,展小姐,三年不见,别来无恙?”

    “啊……啊……”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潇琳琅,看起来仿佛和蔼可亲,可是仔细一看才发觉她的眼眸中明明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跟三年前那个娇柔可人、温柔似水的潇琳琅根本就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展初露有些张口结舌,平日的精明干练也不知都跑到哪里去了,“我很好,潇小姐……也……好吧?”

    “很好。”潇琳琅轻轻点了点头,并且微微一挑唇角,勾出了一抹略带讽刺的笑意,“展小姐您忙吧,我不打扰您了!”

    说话间,端木洌已经掏出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等潇琳琅进去之后才回头对展初露说道:“初露,帮我推掉今天所有的应酬,还有,无论任何人来找我,都说我有要事不能见客。”

    展初露忙点头应了声是,等端木洌进入办公室并且把门关好之后,她才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抬手捂住心口安抚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太……太意外了!潇琳琅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她……她来干什么?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有给自己,告诉自己潇琳琅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呢?害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险些坏了大事!

    那么……“他”会不会已经通知了瑞绮丝,告诉她有所防范了呢?不,不可能。“他”一向是跟自己单线联系,然后再由自己转达给瑞绮丝每一步的行动计划的。潇琳琅回来的事情自己既然不知道,那么瑞绮丝就更不可能得到消息了。既然这样,不如……让瑞绮丝去试探一下潇琳琅的虚实好了……展初露悄悄掏出了手机,三下两下便将一个短信发送了出去。

    办公室内,潇琳琅已经坐在了端木洌对面的椅子上,三年前,她对这个位置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只是没想到三年之后,这张椅子仍然留在这里,更给了她无数熟悉的感觉。端木洌倒了杯热水放到她的面前,然后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婚宴上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吧?先喝口热水,休息一下再说。”

    潇琳琅冷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而且并不开口说话,摆明了就是打算尽早完事尽早走人,不想再跟端木洌有太多的牵扯。端木洌见状不由心中有气,不得不握紧双拳来克制自己的情绪,尽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心平气和一些,免得一开口就吵架,什么正事都没法谈:“好了,琳琅,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无论有什么话我们都可以敞开来,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再也不必有丝毫顾虑和隐瞒了,是不是?琳琅,我找了你整整三年……”

    “何必找我?”不等端木洌后面的话说出来,潇琳琅终于冷笑一声开了口,语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不屑,仿佛端木洌这万分诚恳的语气丝毫都没有打动她一样,“我想我离开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两个并不适合在一起,所以就算继续勉强下去,最终依然逃不过分手的结局,所以我离开根本就是最好的选择,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再来跟我见面呢?”

    潇琳琅那充满不屑的语气让端木洌的气息不由自主地窒了一下,好不容易被控制住的怒气也险些压不住了,让他忍不住低声吼了起来:“你还跟我说这些废话?既然你对我有不满意的地方,那你根本就不应该一个人瞎琢磨,而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说!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不给我丝毫解释的机会就跟安佑康私奔了?你有没有想过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多么大的伤害,是一种多么大的侮辱?何况你知不知道安佑康根本就是一个废……”

    一路吼到了这里,端木洌不由猛然住了口,心底也暗自对自己的冲动汗颜不已。不过幸好他跟潇琳琅一样,后面那个“废”字不过刚刚发出“f”的音而已。安佑康是个废人这件事情潇琳琅一定早就知道了,否则明明安佑康才是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38章她真的是我女儿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