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有碍观瞻?”这四个字反而让端木洌愣了一下,接着便在潇琳琅急怒之下而变得通红的脸颊上看出了她的意思,因而挑唇一笑,慢慢靠近了那张在梦中萦绕了三年的绝美的脸,语气更是跟着变得充满柔情蜜意,“放心吧琳琅,虽然我是很想跟你做些有碍观瞻的事情没错,但是你放心,我也知道这是公众场合,所以我暂时还没有将自己的性生活公之于众的打算。我所说的重温旧梦,只不过是想让你看一场已经看过一次的好戏而已。看那边。”

    说着,他将潇琳琅拖到了桌前,用力将她按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打开了她面前的电视机。潇琳琅根本不知道他在故弄什么玄虚,所以呼的一下便站了起来,抬脚就要走:“对不起我没兴趣跟你重温什么旧梦!失陪……什么?你……”

    后面那个“陪”字不过刚刚发出了“p”的音,潇琳琅的眼睛便瞬间瞪大了,抬起在半空的右脚也因为收回的势头太猛而令整个身体都狠狠地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忙不迭地抓住椅背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她刷的抬起头瞪着一脸悠哉的端木洌,咬牙说道:“又是这一套!端木总裁,你不觉得这一招太俗套了吗?堂堂青花·蝶韵的总裁,不会只有这一种威胁人的手段可以用吧?”

    电视机打开之后,屏幕上显示出来的画面潇琳琅再熟悉不过了,否则端木洌也不会用“重温旧梦”这四个字来形容。屏幕上,白浩然以及他的父母白建业、古含珍夫妇正被人五花大绑地绑在了一起,正满脸惊恐地看着面前那几个黑衣黑裤、黑布蒙面,而且还拿着手枪顶着他们的脑袋的男人,浑身上下不停地哆嗦着,生怕那几个人一个闪神之间,手中的枪就会走火入魔,将他们的脑袋打个红红桃花开!

    想当年在帝华宾馆,端木洌也是这样用安佑康来威胁潇琳琅就范的,如今之所以故技重施,是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方法虽然简单,但是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最有效。尤其是对于潇琳琅这种自以为是救世主、因而喜欢大发善心的人来说,这种方法更是百试不爽,用一回管用一回。没办法,谁让这种方法抓住的是人性的弱点呢?只不过那时候安佑康所受到的待遇比白浩然他们强多了,至少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只不过是听了端木洌这个上司的安排,在那个房间里跟总公司的人汇报工作而已。不像白浩然他们这样倒霉,被人拿枪顶住了脑袋,这种恐惧,却又是安佑康不曾享受到的了。

    听到潇琳琅的话,端木洌不急不恼,施施然地在潇琳琅的面前坐了下来,然后微微一笑说道:“说对了,我的确不是只有这一种手段可以用,只不过对于你来说,这一种手段就足够了。既然有现成的方法可用,我为什么还要浪费我宝贵的脑细胞去想新的方法呢?我猜……你不会任由自己的丈夫被人打爆脑袋的,是不是?”

    “你……你把人给我放了!”潇琳琅大怒,更多的则是焦急,因为她生怕端木洌真的会伤害到白浩然,要是真的闹出了人命,那自己也难逃干系,“这场恩怨是我跟你两个人之间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别人?你先把人放了再说!”

    “休想。琳琅,如今不用我多说了,你若是肯乖乖跟我走便罢,如若不然……”端木洌轻轻地摇了摇头,语气虽然很平静,但是方才那略略展露出来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神情甚至突然变得比刚才还要冷厉,因为潇琳琅为白浩然担忧成这个样子,尤其还敢为了白浩然跟他对抗,这一点让他很不爽,琳琅,你难道不知道能够让你担忧的男人只有一个吗?而那个男人只能是我,不会是别人。白浩然,你死定了,敢跟我抢女人?你有那么大的能耐吗?况且我才不相信琳琅真的是因为爱你才跟你结婚的,只怕又是她那滥施的好心在作祟,是为了报恩之类的吧?不过没关系,总之只要我来了,你这场春梦就算做到头了。

    潇琳琅自然没有心思猜测端木洌在想些什么,她这心里还满满的都是事儿呢!看到端木洌坚持不放人,她也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为了不惊动客人,她还是尽力压低了声音吼道:“端木总裁,你还想怎么样?现在你已经跟瑞绮丝订婚了,而我也已经跟白浩然领了结婚证,虽然婚礼还没有举行完,但是在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会因为你的阻挠就失去了法律的效力。所以我们两个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已经完了,你明白了吗?我真不明白你还要搞这么多事情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们之间还能回到当初吗?”

    “我说能,就能。琳琅,你所听到的只是传闻,是谣言,我跟瑞绮丝根本没有订什么婚,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端木洌丝毫没有潇琳琅的话而受到半分影响,依然气定神闲地说着,“琳琅,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当初了?我找了你三年,整整三年!这三年来,我就是想找到你,让你给我一个解释!究竟当初,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就算要给我判刑,那也至少要告诉我,我犯了什么罪吧?你总不该让我这场无期徒刑一直服到死,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吧?”

    端木洌语气里的痛苦和无奈似乎刺中了潇琳琅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她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怔怔地看着那双深沉的眼眸。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啊的一声如梦初醒,有些仓皇失措地说道:“你……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一定想要一个解释的话,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合适,当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勉强在一起。”

    “又是这一句,又是这一句!”如今的端木洌一听到这句话,一个头就变得三个大,恨不得一拳将这座酒店给砸碎了,借以发泄发泄心头的怒气和闷气,“琳琅,你跟我走,我一定要好好跟你探讨探讨,我们究竟哪里不合适!是哪跟头发丝儿不合适,还是哪个细胞不合适!走!”

    潇琳琅疲惫地摇了摇头,抬起手抚了抚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说道:“不走。我已经说过了,今天是我结婚大喜的日子,我哪里也不能去。要走,也得等我结完婚再说。”

    “是吗?”端木洌冷笑,突然伸手将手机掏了出来,慢慢地按着上面的数字键,“琳琅,那就是说你一点都不在乎新娘子和寡妇在同一天做了?”

    什么?新娘子和寡妇同一天做?他的意思是……还敢杀人不成?潇琳琅又惊又怒,也顾不得疲倦了,刷的抬头吼道:“你敢?我不信你真的敢杀人!”

    端木洌耸了耸肩,那叫一个轻松自在:“你可以试试。琳琅,我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轻车熟路。何况,一定要杀人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37章原来当年另有隐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