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说着,他阴冷的目光缓缓地转到了安佑康的脸上,尽管什么都没有再说,却让安佑康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流突然向自己涌了过来,让他不由自主地猛一哆嗦,差点忍不住夺路而逃了。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潇琳琅顿时警觉了起来,终于猛一用力甩脱了端木洌的手,奔到安佑康面前将他护在了身后,紧张不已地问道:“总裁,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准伤害佑康!我们之间的事跟他没有关系,你不要牵连无辜!”

    “你警告我?”看到潇琳琅拼死护卫安佑康的动作,端木洌的眼神骤然变得锐利起来,冷冷地说着,“你凭什么警告我?安佑康既然敢觊觎我端木洌的女人,那他就要有准备承担任何后果的觉悟!之前我已经警告过他了,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我!我现在就废了他,你能耐我何?”

    “你敢!”端木洌说得那么咬牙切齿,不由潇琳琅不信,所以她一下子就急了,越发用力将安佑康藏在了自己的身后,充满戒备地看着端木洌,“我不是你的女人,佑康也没有觊觎我,总之你没有权利伤害他!”

    端木洌气极,恨不得一个巴掌扇到潇琳琅的脸上去,可是念及两人往日的恩爱缠绵,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只得一咬牙上去抓住潇琳琅将她拖了回来,然后一转头吩咐道:“很好!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我马上就把安佑康废给你看!耀曦,蓝桥,给我废了安佑康!”

    “是,老大!”明白端木洌只不过是在故意吓唬安佑康和潇琳琅,戈耀曦和段蓝桥故意响亮地答应了一声,然后上前架起安佑康直奔洗手间而去。安佑康仿佛给吓傻了,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任由两人架着自己径直进了洗手间,然后砰地一声把门关了过来。

    “不要!佑康!”潇琳琅见状自然吓得魂飞魄散,所以拼命挣扎着想要往上追,却偏偏一步都动不了,不由急得泪流满面,抓住端木洌的领子大声哀求起来,“放了他!求求你放了他!总裁,你想让我怎么样都行,求求你放了佑康!你别伤害他!他……他是无辜的……”

    “你为了安佑康求我?”端木洌的手倏地抓紧,都不管潇琳琅痛得皱起了眉头,也不管她的腕骨已经被自己折磨得发出了痛苦的叫,一字一字慢慢地说着,“潇琳琅,你知不知道你为了另一个男人求我,只会让我更加想要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告诉你,这是普天下所有男人共同的忌讳!所以你这样做不但救不了安佑康,反而会加速他的死亡!”

    “啊!”

    就在此时,洗手间里的安佑康突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叫得那么痛苦,那么大声,好像正在忍受某种无法忍受的痛苦一样。

    难道他们真的废了他?

    “不要!佑康……”

    一念及此,潇琳琅不由跟着惨叫了一声,已经被连番的变故折磨的足够脆弱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终于两眼一黑,昏倒在了端木洌的怀中。

    佑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可是请你原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着晕倒在自己怀里的潇琳琅,端木洌一扯唇角,无声地冷笑着:“把安佑康带出来。”

    片刻之后,戈耀曦和段蓝桥一左一右架着浑身瘫软的安佑康走出了卫生间,却见安佑康浑身上下完好无损,该有的部件一样不少,不该有的部件一样不多,哪里就被端木洌给废了?刚才戈耀曦只不过是悄悄告诉安佑康,让他假装痛苦地尖叫一声,借以吓唬潇琳琅而已。他端木洌又不是什么变态,哪能随随便便就废了一个人呢?

    “安佑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端木洌淡淡地看了安佑康一眼,眼神要多冷厉有多冷厉,简直把安佑康当成了不同戴天的大仇敌,“琳琅是我的,而且只能是我的,我不会容许任何人对她有丝毫觊觎之心,明白吗?”

    “是……我……明白……”安佑康的魂几乎都被吓没了,所以舌仿佛也短了半截,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总裁我其实……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28章难道他们真的废了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