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比如这个一直躲在幕后操纵的“他”,他不但抓住了所有人的弱点,而且给所有参与这个计谋的人都分配了一个最适合的角色,可以让他发挥最大的、最恰当的作用。每一个人物的出场,每一个人物的出招,都必能最精准地刺中端木洌或者潇琳琅心中最大的忌讳,从而收到最让“他”满意的效果。

    现在也是如此。

    就在两个人刚刚搂搂抱抱地躺到沙发上的那一刻,宿舍的门便一下子被打开了,端木洌首先出现在门口,身后是因为看到面前的一幕而满脸喜色的瑞绮丝,再往后居然是戈耀曦和段蓝桥,怎么他们也跟来了?她潇琳琅的面子真是够大的。

    看到眼前的一切,端木洌不由倏地抓紧了门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潇琳琅她……她居然背着自己……

    一股妒火和怒火相交织的火焰刷的烧上了脑门,端木洌根本懒得废话,直接冲过去一把抓住潇琳琅将她甩在一旁,然后接着抓起安佑康,砰的一拳揍到了他的脸上,将他打得直飞了出去,通的一声摔在了地板上,哀声叫起来:“啊……”

    “佑康!”眼看几秒钟之内安佑康就被人打得像丧家之犬一样摔在了一旁,潇琳琅顿时傻眼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由尖叫一声就想扑过去,“你……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安佑康正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因为刚才那一拳实在是太重了,所以他的身体明显有些摇摇晃晃,似乎头脑发晕的样子。不止如此,他更是被端木洌打得满口鲜血顺着嘴角不停地往下淌,想必连大牙都被打掉了吧?不然他也不会痛得挤眉弄眼,手脚发颤了。

    “给我站住。”端木洌冷笑,轻轻松松一伸手就抓住了潇琳琅的手腕,将她的身体定在了当地,再也无法前进半分,“怎么,看到我打你的初恋情人,你心疼了?想不想替他打回去啊?”

    “你……你为什么打人?”潇琳琅拼命挣扎,怎奈端木洌的手就像铁钳子一样,把她抓得死死的,让她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徒劳,只好大声尖叫了起来,“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是故意伤人罪!”

    “是吗?”眼看潇琳琅居然如此回护安佑康,甚至安了一个罪名在自己的头上,端木洌心中自然更是气苦,神情也越发冰冷了起来,“故意伤人罪是吧?你觉不觉得这程度其实还是太轻了些?不如我就干脆更彻底一点,让你治我个故意杀人罪怎么样?”

    他故意加重了“杀”字的语气,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所以潇琳琅一听便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地叫了起来:“端木洌!你敢杀人?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没资格乱来!你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乱打人?”

    “我不分青红皂白?”端木洌冷笑,一双如鹰般深沉冷厉的眼眸紧紧盯着潇琳琅为安佑康而急得满是愤怒的脸,“你们刚才的样子都被我看到了,我才出手教训他的,这还不叫分清了青红皂白吗?你倒是说说,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因为刚才的事情纯属意外,所以潇琳琅说的理直气壮,同时更为端木洌如此轻易就误会自己而觉得悲哀绝望,“我不过是不小心摔倒了,所以佑康扶了我一把而已,并没有做什么苟且之事,用得着你来教训佑康?”

    “意外?哈!”如此蹩脚的解释让端木洌充满讽刺地怪笑了一声,那意思明显就是在说“你少侮辱我的智商了”,“这个意外出现得还真是恰到好处呢!只不过……我会信吗?”

    听到端木洌的话,安佑康仿佛十分着急,所以尽管满口鲜血,而且脸上被揍的地方也痛得厉害,他还是急得上前一步解释道:“总裁,你不要误会!我跟琳琅真的没什么!我是来……”

    “你闭嘴。”端木洌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尽管声音并不高,却成功地将安佑康后面的话堵了回去,“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废了你!”

    端木洌的嘴里从来没有玩笑的话,所以安佑康吓得一哆嗦,嘴巴猛的闭紧了,别说是多说一个字了,根本连气都不敢喘了。听到端木洌的话,看到安佑康被吓坏的样子,潇琳琅自然只有更加生气,所以一边为挣脱端木洌的钳制而努力,一边冷笑一声说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问心无愧。何况你有资格说我吗?你还不是刚刚从温柔乡出来?”

    端木洌一怔,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满脸不安的瑞绮丝,接着脱口解释道:“你别胡说!我跟副总不过是在街上碰巧遇到而已,说什么温柔乡?”

    “我会信吗?”这个解释显然跟自己刚才的解释一样蹩脚,所以潇琳琅的反应跟端木洌几乎一模一样,连这句对白都是刚刚从他那里剽窃来的,“不过无所谓,反正你对我只是负责和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27章把她的实话诈出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