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就是另有原因了!所谓的原因就是……安佑康在搞鬼!他一定是抓住了潇琳琅心地善良这一点,所以拼命想要博得她的同情和怜悯,从而达到将潇琳琅骗回去的目的!也就是说,潇琳琅不过是上了安佑康的当,一时被他迷惑,才会变成这样的!

    端木洌的感觉,也算是够敏锐了,居然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窥得了事情的大半个真相。只不过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背后那个“他”对他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得那么清楚,所以制定的计划那么天衣无缝,让他防不胜防而已。

    想到此,端木洌的神情不由缓和了些,就连语气都变得温和起来,摇头说道:“琳琅,首先呢,你不要误会,我绝不是无缘无故就想到调查你的通话记录的。况且你也知道,这个时间我原本应该在美国开会的,好好的我也不可能突然跑回来,是不是?”

    “啊对!你不说我都忘了!”经他一提醒,潇琳琅才想起这个不对劲的地方,不由轻轻一皱眉头反问了一句,“我刚才就问过你了,你不是还有好几天才回国的吗?怎么这个时间突然跑回来了?你总是这样扔下工作不管,你的上司不会生气吗?”

    “会,不过我顾不得了。”端木洌笑了笑,因为看出潇琳琅这几句话说得还算真情流露,说明她对自己的关心不是假的,所以他的笑容总算是明朗了些,不再那么阴阳怪气的,“我已经提前将美国那边的工作做了紧急安排,所以老总准许我提前回国,不用再回去开会了。至于我为什么突然跑回来……琳琅,我想你应该心中有数。”

    “我?”潇琳琅心里一跳,不自然地躲开了端木洌的目光,却又不自觉地看到了手中的电话单,于是轻轻扬了扬手问了下去,“你说……这个?”

    端木洌轻声叹了口气,点头承认道:“没错。琳琅,我临走前拜托耀曦和蓝桥照顾你,并告诉他们一旦你有什么麻烦要立即帮你处理。他们说你这几天有些反常,居然一直没去公司上班,而他们又不能查你的隐私,所以没有办法之下才打电话给我的。我一听当然不可能不管,所以就亲自查了查你这几天的行踪……”

    “一查之下才发现我居然跟佑康保持着如此密集的联系,所以你就跑回来了?”潇琳琅恍然,倒忘了戈耀曦和段蓝桥的存在了。他们既然受了端木洌的托付来照顾自己,那么自己一连几天都不在公众场合露面,他们当然会觉得奇怪和担心,倒也不存在什么告密不告密的问题。所以潇琳琅并不打算介意他们的做法,况且她本身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除了在跟端木洌的感情上。

    端木洌笑了笑,笑容有些落寞和清冷:“是的,琳琅。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小题大做,或者不相信你对我的感情,但是为我想一想!无论如何我是个男人,我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另一个男人如此密集地通话而无动于衷,何况安佑康跟你的关系还非同一般!所以我没有办法安心呆在美国继续我的工作,你明白吗?”

    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来看,端木洌的话根本无可厚非。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只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尽管他非常相信潇琳琅只是跟安佑康通过电话,并没有真正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他仍然很介意。因为所谓的背叛一向是分为三种的:身的背叛、心的背叛、身心的背叛。如果潇琳琅的心已经背叛了他,那么他即使留住了她的人,又有什么用?他端木洌需要又不是只在身体上给他快乐的妓女!

    不知道是不是被端木洌语气里的不安和痛苦感染了,潇琳琅居然忘记了自己想要拿安佑康逼他放手的初衷,轻叹一声柔声说道:“你放心吧,我只是因为心里烦,所以跟佑康通了几次电话而已。其实这几天我们根本没有见过面,当然不可能做别的了。”

    这话是事实,所以端木洌也完全相信。因为潇琳琅跟安佑康几乎每隔个把钟头就通一次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如此繁忙的通话就占用了一天之中绝大多数的时间,他们哪有功夫做别的?何况他也相信潇琳琅还没有不自爱到那种程度,可以随随便就跟其他男人上床。

    可问题是,他所介意的不仅仅是潇琳琅有没有跟安佑康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他更介意的是潇琳琅的心是否已经背叛了他,转而爱上了别的男人,这一点才是他无论如何无法容忍的。

    所以端木洌并没有潇琳琅的解释而觉得心里轻松多少,摇了摇头说道:“不,琳琅,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知道你跟安佑康什么都没做,我想知道的是……你究竟因为什么事那么烦?是什么事让你那么排解不出来,以至于连我都不能告诉,而一定要打电话跟安佑康倾诉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做法,让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我……”让我心烦的事,不恰恰是你吗?就因为是你,所以我才谁都可以倾诉,就是偏偏不能告诉你啊!总裁,看来今生我们注定是有缘无分了,是我潇琳琅福薄,不配得到你的垂青。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什么不趁早斩断这所有的一切,各自获得解脱呢?

    于是,潇琳琅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女人嘛,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烦心事,你工作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听我这些小儿科的东西呢?所以当然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可是你却好意思麻烦安佑康。”潇琳琅的解释实在不能算是解释,而且明显把端木洌当成了时刻防备的外人,所以端木洌刚刚缓和的语气再度变得冰冷起来,冷笑一声打断了潇琳琅的话,“琳琅,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对安佑康就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对我就诸多防范,不肯把你的心事告诉我。那就是说在你的心里,我始终不如安佑康更能给你安全感和亲近感,是吗?”

    否认,琳琅!赶快否认!说不是这样的,我根本是在胡说八道!对不对?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我才可以给你最多的安全感和亲近感,是不是?

    虽然嘴里这样问了一句,可是端木洌的心里却在拼命地提供着完全相反的答案。他不希望一切都被自己猜中了,潇琳琅会始终觉得他比不上安佑康,所以才这么密集地跟安佑康联系。否则如果只是误会的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20章你男朋友想干什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