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可是拿她没办法也不能扔下不管啊,端木洌临走的时候把人托付给了他们,万一真要出点什么差错,让他们怎么跟端木洌交代?再说事情实在有些奇怪,潇琳琅一向是很顾大局、识大体、做事小心谨慎、思虑周全的,还从来没有这么反常的时候!难道她遇到什么麻烦了?

    要想查清楚潇琳琅到底在忙什么,倒也不是难事,毕竟戈耀曦和段蓝桥都是亚洲第一帮“妖瞳”的领军人物,这点事还难不倒他们。可问题是潇琳琅不是别人,更不是他们的敌人,在没有得到端木洌的允许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就去调查她,起码那是对潇琳琅的不尊重。

    又等了大概十分钟,眼看时间已经指向了九点,潇琳琅依然没有现身,两人不由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苦笑了一声。戈耀曦一边苦笑一边用下巴点了点端木洌办公室的门说道:“怎么办蓝桥?看样子又没打算过来。”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段蓝桥翻了翻白眼,继而愁眉苦脸地挠了挠后脑勺,“耀曦,我怎么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呢?琳琅平时不会这个样子的,这几天她简直太反常了……”

    “废话,这还用你说?我也知道!”戈耀曦也翻了翻白眼,眉头皱得比段蓝桥还要紧,“我是问你,我们是给琳琅打电话让她立刻回来,还是直接给老大打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段蓝桥闻言,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然后拧着眉头说道:“直接问洌的话……会不会太打扰他了?万一他的会正开到紧要关头怎么办?说不定他跟琳琅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完全是咱俩在大惊小怪呢?”

    “哦,”戈耀曦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是,给琳琅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别在外面招蜂引蝶的?”

    “这句我没说。”段蓝桥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责怪他的用词不当,“人家琳琅一向律己甚严,什么时候像你那样拈花惹草的了?别废话了,快给琳琅打个电话!”

    戈耀曦嘻嘻一笑,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潇琳琅的电话。但这次依然跟前几次一样,潇琳琅很快就接通了电话,然后不等戈耀曦问什么便说自己在外面,而且现在很忙,不方便跟他多说,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然后不由分说就把电话挂断了。从头到尾戈耀曦只来得及说了三个字:喂?琳琅?

    眨巴眨巴眼睛将手机递到了段蓝桥的面前,戈耀曦一脸无辜:“喏,你看到了?根本就没用。如果她肯听我们的话,早就回来了,还用等到现在?”

    段蓝桥也颇伤脑筋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咬牙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豁出去了!打电话征求洌的意见,经过他的允许之后我们才可以调查琳琅到底在忙些什么!”

    戈耀曦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只能这样了。虽然开会很重要没错,但是保住自己的老婆更重要,可别真的出了什么事才好!”

    其实潇琳琅绝对不会像戈耀曦和段蓝桥想象的那样出什么事的,因为她根本哪里都没去,一直在自己的宿舍呆着。自从那天晚上跟端木洌通过那个电话之后,她就知道他们之间已经完了,再也没有了丝毫希望。

    既然跟端木洌的感情已经没有了希望,她怎么可能还会有心思去工作呢?所以如今她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离开青花·蝶韵,离开端木洌,离开这个城市,躲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可是她也没有忘记,她跟青花·蝶韵还签有一份五年的合同,如果她要毁约的话,光是那笔违约金就够她喝一壶的!虽然当初因为跟端木洌赌气,所以说什么陪他一个月,那笔钱就一笔勾销之类,但是潇琳琅自己心里却很清楚,那不过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端木洌就是夜鹰”这个事实,所以放出的狂话而已。想她潇琳琅不过区区一个普通女子,哪里就值动辄上百万了?

    她要想离开,就必须想办法筹集到那笔巨额的违约金。可问题是她去哪儿筹呢?她不过就是个靠拿工资过活的普通公司职员,还没有人家端木洌那样一掷百万金的资本和家底!所以这几天潇琳琅躲在宿舍里什么也没有想,就只是在想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筹集到违约金而已。

    然而钱这种东西毕竟不是只靠想想就能有的,所以想来想去,潇琳琅依然一筹莫展,差点就要像武侠片里所描绘的那样“一夜白头”了。端木洌依然会按时打电话过来问候,为了不让他听出破绽,潇琳琅只得拿出一副万事太平的语气尽力敷衍,和他周旋一番。所幸山高皇帝远的,端木洌倒也没有觉察出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如此一来,潇琳琅心底的苦闷就可想而知了,虽然一切不过都是她在自寻烦恼而已。明明已经对这段感情彻底绝望,却还必须强颜欢笑,那种痛苦真不是人受的。本来就没有多少知心朋友的潇琳琅无处倾诉,便只有频繁地给安佑康打电话,天南海北地胡扯一通,借以驱散心底的痛苦了。

 &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18章究竟是真是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