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展初露对潇琳琅的办事能力显然也比较放心,所以也就没再坚持,又嘱咐了几句“小心些”之类的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说是在瑞绮丝的住所门口等她们回来。收起手机,潇琳琅忙上前扶住了差点摔到地上的瑞绮丝,口中急急地说道:“副总小心!”

    “初露你跟谁打电话呢?是不是……呃……洌?”瑞绮丝本能地抓住了潇琳琅的胳膊,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着。不过看样子倒是比刚才稍稍清醒了一些,除了依然认不出潇琳琅的样子之外,至少说话已经比较流畅了。

    “不是,是展……”潇琳琅一边扶住了她,一边本能地回答了一句,不过脱口说出一个“展”字之后,她又猛的闭住了口,心说好险,差点露馅了。别忘了她现在正在扮演展初露的角色呢,还是将错就错错到底算了,何必再跟一个醉酒的人多费口舌解释自己的身份呢?万一瑞绮丝又纠缠起来不肯离开,那么两个人干脆在这里过夜好了。

    幸好瑞绮丝醉得挺厉害,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也根本没有听清楚她后面说了两个什么字,便只顾伤心地将脸埋在手心里说道:“我就知道不会是洌……他……呃……他要去娶潇琳琅了,不会再……呃……不会再管我的死活了……初露!你说是不是?他不会管我了是不是?就算我死了他也不会伤心的,是不是?”

    这个……很难说。如果端木洌是真心喜欢你,那么如果你出了事,他一定会很伤心的。潇琳琅暗中苦笑,口中柔声劝慰道:“不会的,副总,既然老板是真心对你,那么如果他知道你为了他这么痛苦,那么他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不不不!初露!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潇琳琅这句话原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只不过是一句普通的劝慰,可是却激起了瑞绮丝十分强烈的反应。尽管已经喝得醉意十足,可她还是惊恐地连连后退,拼命将自己的身体往沙发的角落里缩着,仿佛见了鬼一样,“初露,你千万……呃……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对你说了什么,不然洌会……会杀了我的!他说……他说如果潇琳琅知道他是为了安抚住她才娶她的,那么洌一定饶不了我!呜呜呜……你千万不要告诉洌……”

    又来了……端木洌,除了威胁人,你还会做别的吗?动不动就杀了这个,饶不了那个……是不是你天生就喜欢跟所有人都过不去啊?况且你哪来那么多秘密需要别人帮你守口如瓶呢?如果你真的希望你的秘密不被人泄露出去的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除了你自己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而不是只靠威胁!因为只要是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见惯了端木洌这些充满血腥味的手段,潇琳琅根本已经是见怪不怪。既然他那么怕自己知道他的真正目的,那么他会怎样警告威胁瑞绮丝,潇琳琅是完全可以想象出来的。诚如她必须保住安佑康一样,既然在无意中探听到了瑞绮丝的秘密,那么就算仅仅是出于感谢和道义,她都绝不可能跑到端木洌的跟前,说什么“瑞绮丝说了,你是为了安抚我才跟我在一起的”之类的话,不然,瑞绮丝岂非根本不会有好果子吃了吗?

    虽然瑞绮丝这样的身份背景,端木洌绝不可能真的杀了她,或者对她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潇琳琅自己也知道,端木洌最大的本事不是让人死,而是让人生不如死,不是吗?就算不是实质性的伤害,他也有的是手段避开瑞绮丝的身份背景,而让她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所以,她不会出卖瑞绮丝。

    咬了咬牙,潇琳琅知道她们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否则展初露说不定真的就开车过来了。所以她微微笑了笑,靠过去扶住瑞绮丝,拉着她站了起来:“好好好,你放心吧副总,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透露出去,好不好?来,我们回去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来,小心……”

    喝了那么多酒,又连哭带喊、连蹦带跳地折腾了大半天,瑞绮丝也实在是累坏了,所以也没有再表示反对,任由潇琳琅把她搀了出去。只不过当她们走到一个暗影处的时候,瑞绮丝突然睁开眼睛,无声地冷笑了起来。那双眼睛里透着精明的光芒,哪里有半分醉意?

    好不容易将瑞绮丝塞进了出租车里,然后直奔她的住处而去。幸亏展初露因为不放心,所以又打了个电话过来,顺便为潇琳琅指点了一下方向,否则她还真不知道瑞绮丝住在哪里。

    扶着瑞绮丝坐电梯上了八楼,展初露已经紧走几步迎了上来,帮助潇琳琅搀扶着脚步踉跄的瑞绮丝,焦急地问道:“副总!副总!您怎么样?没事吧?”

    “啊……”听到叫声,瑞绮丝又恢复了在酒吧时那副醉醺醺的样子,抬起半眯的眼睛看着展初露,“你……你是谁?我……我在哪里啊?”

    “我是初露啊,副总,你不认识我了?”展初露又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从瑞绮丝的挎包中掏出钥匙,准备去开门,“看你,怎么喝那么多酒?什么事那么烦心啊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15章潇琳琅回来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