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服务员答应一声下了楼,潇琳琅才慢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好,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试探性地叫道:“佑康?我是琳琅!我进来了了?你……你在哪里?”

    一句话问出口,她才看到安佑康就躺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而且把脑袋也缩了进去,所以整个身体都缩成了一个圆球,不住地颤抖着,显然吓得不轻。潇琳琅不由一阵难过,轻轻走过去伸手拉住了被子:“佑康,我……”

    “啊!”大概是没有想到潇琳琅居然进了房间,安佑康猛的一哆嗦,并且尖声大叫了起来,拼命地往床的另一边挪动着身体,“不要!不要过来!你走!走……”

    那声尖叫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毫无防备的潇琳琅吓得浑身一颤,感到耳朵都被震得嗡嗡作响,不由本能地缩了缩脖子,手上的动作也停了停。可是紧跟着她便看到安佑康还在一直往床的另一边挪,眼看就要掉到床底下去了,她赶忙用力抓紧了被子说道:“佑康,你先别激动,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好不好?”

    安佑康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不再乱喊乱叫,只不过身体仍然不住地颤抖着,把头藏在被窝里瓮声瓮气地问道:“真的……只有你自己?总裁……没有……没有来?”

    “没有,我保证。”潇琳琅信誓旦旦地说着,忘了安佑康根本看不见,居然还把手举起来放到耳边,做了个发誓的动作,“佑康,你要不信就出来看看,真的没有其他人。”

    安佑康犹豫着,果然慢慢把被子掀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然后慢慢把头钻出了一般,只露出额头和眼睛的部分,小心地转动着脑袋四处查看着。当他发现面前真的只有潇琳琅一个人之后,却突然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琳琅!你快走!不要被总裁的人看到了!如果他知道你又偷偷跟我见面,他一定会生你的气的!快走快走!”

    什么?总裁的人?安佑康的意思是说,这周围有端木洌派来的人,在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潇琳琅大为生气,不但不起身离开,反而一把抓住安佑康的被子狠命一拉,气鼓鼓地说道:“佑康!你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还怕什……佑康?你的脸怎么了?”

    一路喊到这里,潇琳琅才看到安佑康的被子被自己拉开之后,一张又青又肿、而且带有斑斑血迹的脸露了出来,简直已经可以用“面目全非”来形容!安佑康的两边脸颊不但都高高的肿了起来,而且带着明显的指痕,显然这伤痕是刚刚留下不久!不用说,一定是端木洌的杰作!

    自己这丑陋恐怖的样子骤然呈现在了潇琳琅的面前,安佑康显然比潇琳琅还要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扯过被子就要重新往自己的头上盖:“不要看!不要看!我的脸……”

    “是不是端木洌打的?”潇琳琅干脆狠狠一用力,将被子直接扔到了地上,脸色已经阴沉得要滴出水来,可是双眸之中偏偏还带着想要焚毁一切的怒火,“佑康,你告诉我,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

    “不!不是他!不是他!”没有了被子的保护,安佑康显得更加惊恐不安,不住调整着两只手的角度,想要完全把自己的脸给遮盖起来,“琳琅,你不要乱说,不是总裁,不是,他没有……”

    倘若安佑康一口承认,拼命指正这是端木洌的杰作,或许潇琳琅还会持几分怀疑的态度,因为她知道端木洌虽然霸道了些,但却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动手打人的,更不可能对安佑康下手。可是如今安佑康这恰恰相反的反应却让潇琳琅几乎可以立即肯定:就是端木洌干的!他一定是不忿自己跟安佑康在宾馆呆了一夜,所以才找安佑康出气的。

    冷笑一声,潇琳琅淡淡地开了口:“佑康,你不用遮了,不过是脸有些肿而已,没那么恐怖的。我问你,端木洌刚才是不是来过?他跟你说了什么?你又跟他说了什么?他为什么打你?”

    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再这么遮掩也是徒劳,安佑康不由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双手,抬起那张红肿不堪的脸看着潇琳琅,苦笑一声点头说道:“是……是他。不过,也是我咎由自取,谁让我不自量力,居然敢告诉总裁我对你难断情丝……”

    潇琳琅一怔:“你说什么?难断情丝?”

    “是。”安佑康再次苦笑,只不过因为脸肿得太厉害,他的苦笑都变了形,说不出的滑稽,若不是此刻心情起伏不定,只怕潇琳琅早就笑出声来了,“刚才总裁来问我,昨晚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我怕他误会,就否认说不是。可是他却说他的人早就看到我们了,然后问我为什么跟踪你,我就说……就说……”

    因为安佑康的话基本上是事实,所以潇琳琅完全没有起丝毫疑心,听到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09章三年的寻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