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琳琅,但愿你没有骗我,你刚刚给了我一个一生的承诺,我很感动。但是,我不希望这一生的承诺里,居然有着我无法忍受的瑕疵,这句话在端木洌的心底,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如果说了出来,他就无法检验出是否真的有瑕疵了。

    “好,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潇琳琅不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颗心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吓得她捂着心口半天没敢行动。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喘过这口气走到了床前,查看着安佑康的状况。刚才说什么“在看电视”实在不是故意想要骗端木洌的,她就是怕端木洌会误会,会担心,以至于打扰他的工作而已。

    看着安佑康满脸灰尘的样子,潇琳琅便知道他一路跟在自己的身后,还不知道摔了个多少个跟头呢,况且要醉成这个样子得喝多少酒啊?暗中叹了口气,她起身去卫生间端了一盆水,然后拿了毛巾浸湿,轻轻擦拭着安佑康满是灰尘的脸。

    “嗯……”可能被这突然而来的湿润感刺激到,安佑康不由猛的瑟缩了一下,然后不安地皱起了眉头,嘴里又开始喃喃自语,“你别看到我……我知道我不能来……我也不想来,我怕你讨厌我……嗯……我怕他会误会我对你……所以我不敢来,可是我想你……想得恨不得跳楼……我不敢来,不敢来……琳琅……”

    那个萦绕在他心头的名字仿佛是他的禁忌,他原本不敢轻易说出口的,可是千转百绕之下,这个名字终于还是不自觉地从他的口中溜了出来,带着那么浓重的忧伤、落寞、痛苦、无奈,简直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潇琳琅忍不住心里一痛,她知道她其实很对不起对她一往情深的安佑康。当初两个人也曾谈过一场干干净净的恋爱,没有任何杂质的。虽然并不轰轰烈烈,但是安佑康的热情细心、温存体贴的确让潇琳琅觉得很舒服,正是她想要的那种细水长流似的感情。

    可是后来为了报答所谓的养育之恩,她被迫答应嫁给白浩然,而不得不跟安佑康提出了分手。那个时候安佑康便痛苦得生不如死,差点死在那一场情劫里。后来因为端木洌,伤痕累累的潇琳琅因为实在无处可去,不得不再次想起了被她辜负过一次的安佑康,所以直接找到了他,留在了他的身边。

    虽然知道当时的自己已经不再如当初那么纯净,潇琳琅一开始便对安佑康提出只做朋友,绝不谈其他,否则自己宁愿走。为了争取一个让潇琳琅重新接受自己的机会,安佑康自然满口答应,可是他那满脸掩饰不住的爱意,潇琳琅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只不过她一直不能接受而已。

    再后来,她被端木洌看到,并以安佑康为要挟逼她跟他回到了总公司,安佑康自然更是又伤心又失望,却又始终怀着一丝希望,认为只要潇琳琅一天名花无主,自己就一定还会有机会。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潇琳琅居然成了端木洌的女朋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

    虽然潇琳琅自己心里知道,当初她之所以跟端木洌走是为了保住安佑康,可是如今她毕竟成了端木洌的人,如果再把这一点说出来,有谁会相信呢?只怕十个人之中就有十个人认为她根本就是为了自己能攀上枝头做凤凰而已吧?说不定安佑康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想想自己的一片痴心居然落得这样的下场,安佑康的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怨恨?可是怨恨归怨恨,他对潇琳琅的爱意却是始终不曾消减的,潇琳琅已经成为他生命里的一个坎儿,无论如何过不去了。

    可是端木洌对安佑康的敌意和防备,潇琳琅自己也知道。他总是觉得安佑康是她的初恋情人,所以两人之间很容易生出点其他的事情来。依端木洌的霸道强势,说不定他早就警告过安佑康,让他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不然她接到安佑康的电话那天,端木洌也不会告诉她,他曾经在展销会上暗示过安佑康那些话了。

    正因为如此,安佑康虽然想她想得要命,却不敢出来见她,只好偷偷跟踪她,偷偷躲在花丛里偷偷看看她,以解解自己的相思之苦,应该是这样没错吧?

    潇琳琅一边猜测着,一边继续为安佑康擦脸擦手,明知道安佑康不可能听见,口中还是低低地问道:“佑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那天在心苑跟踪我和偷看我的人,也是你对不对?你……你干嘛这么傻……”

    “我不傻,我只是太想你……”出乎意料的是,这句话安佑康居然听到了,而且还回答了一句,“想得头都痛了,要炸开一样的,哦……我的头……”

    “佑康?你醒了?你……”以为安佑康已经清醒了过来,潇琳琅不由吃了一惊,忙抬头去看他的脸。可是安佑康却依然双眼紧闭,眉头紧皱,满脸痛苦的表情,显然刚才的回答只不过是本能的反应而已。

    叹了口气,潇琳琅放开了安佑康的手,起身要去将盆里的脏水倒掉。可是安佑康也在同时觉察到了她的离去,不由猛一伸手,准确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口中急促地说道:“不!别走!陪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04章误会已经解不开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