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本来安佑康已经在潇琳琅的帮助下慢慢站起一半了,可是因为他喝得太多,身体根本保持不住平衡,所以一个趔趄之下便重新摔了下去,更将没有多少力气的潇琳琅狠狠地拽倒在了他的身上。

    大概是被酒精烧得迷糊了,感觉到怀中突然多了一个温暖而柔软的物体,安佑康毫不犹豫地一抬双臂,紧紧地搂住了潇琳琅,闭着眼睛喃喃地说道:“不要走……求求你不雅走……我好想你你知道吗?好想你……好想你……”

    “佑康!你干什么?快放手!”这还是在大马路上呢!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自己却当街跟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什么样子?眼看周围已经有许多人对他们投来了或好奇、或鄙夷的目光,潇琳琅不由急了,狠命地挣扎起来,“佑康!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别走……”安佑康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当然也就更不可能照着做了。倘若他真的还有理智,又怎么会做出这种有碍观瞻的事呢?所以尽管潇琳琅急得满脸通红,拼命挣扎,他却依然搂紧了她,轻声地喃喃着,“我想你啊……想得都快疯了,死了……可是你居然忘了我……你……为什么忘了我?你怎么可以……忘了我……”

    他在说我?潇琳琅不由一怔,挣扎的动作也跟着顿了一下。原来他是被自己那个电话给闹的吗?轻声叹了口气,她屏住呼吸猛一用力,终于挣脱了安佑康的手,然后废力将他扶了起来,然后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半拖半拽地把他塞了进去。

    先是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几个朋友,告诉他们自己有急事先离开,免得她们着急,然后……该怎么办?安佑康早就把家搬到了分公司那边,所以他在这边一定是住在宾馆里的,想到此,她轻声问道:“佑康,你住在哪家宾馆?我送你过去……”

    “宾馆?”安佑康斜斜地坐在座位上,脑袋早就因为支撑不住而搁在了潇琳琅的肩膀上,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呃……宾馆……是不是……呃……帝华……”

    帝华?帝华宾馆?是了,帝华宾馆本就是青花·蝶韵名下的物业,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安佑康既然回到总公司,当然会住在那里。只不过……那里到处都是熟人,譬如何优雅什么的,万一被他们看到……虽说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问心无愧,但是总是要注意些影响的,况且这种事本来就是解释不清的,越描越黑,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躲远点算了。

    考虑了几秒钟,潇琳琅做出了决定,扬声说道:“伺机,麻烦你,去莫思乡!”

    “莫思乡”也是本市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星级宾馆,无论入住条件还是各方面的服务都非常到位,给人一种如在家中的感觉。之所以取名为“莫思乡”,意思便是让每一位顾客都享受到最贴心的服务,不会因为身在外地而思念起自己的家乡。

    赶到宾馆,潇琳琅便立即订了一个房间,带着酒醉的安佑康上了楼。安佑康的确醉得十分厉害,直到潇琳琅将他带进房间放到了床上,他居然还一直闭着眼睛,急促地喘着,并且不时地喃喃自语,说着些只怕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醉话。

    带着一个体重远胜于自己的大男人走了那么远的路,潇琳琅根本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打算先喘口气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端木洌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生怕自己接得晚了他又想东想西,潇琳琅赶紧接通了电话,一边喘一边说道:“喂……呼……总……呼……总裁……”

    “琳琅,你干嘛呢?怎么喘成这样?”一听潇琳琅的声音,端木洌便奇怪地问了一句,若是此刻他在潇琳琅的面前,潇琳琅一定可以看到他的眉头皱得有多么紧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

    “没有!没事……呼……”怕端木洌担心自己,潇琳琅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脑子里迅速地构思着最合理的解释,并且拼命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呼……刚才跟几个朋友一起出去逛街了,刚刚才回来,所以气还没有喘匀呢,呵呵……呼……”

    “哦,那就好。”端木洌放了心,跟着开起玩笑来,“我还以为你遇到拦路抢劫或者是被跟踪了,所以刚逃命回来呢!”

    拦路抢劫?没有。被跟踪?事实。潇琳琅下意识地回头瞅了瞅还在沉醉中的安佑康,心底也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端木洌知道自己此刻正跟安佑康孤男孤女独处一室,而且其中一个还喝得酩酊大醉。根据言情剧定律,这样的时间和场合,是滋生误会的最佳环境,几乎百试不爽,百发百中。聪明如潇琳琅,当然不想让自己也陷入这俗不可耐的圈套之中。

    想到此,潇琳琅赶紧往窗前走了走,以离安佑康远一些,免得被端木洌听到屋里居然还有另一个人的喘气声,然后笑着说道:“总裁你太多心了吧?我们好几个朋友一起呢,没事的。再说你忘了?我有防狼武器的,就算真的被跟踪了也不怕。”

    “知道你厉害啦,吹什么牛?”端木洌轻轻地笑着,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不过却透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相思之意,“琳琅,我真想你呢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03章这种事越描越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