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新娘?多么美丽的两个字,他……他这算是求婚吗?潇琳琅一时之间根本接受不了这突来的消息,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十分僵硬了起来,好像自己刚才听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消息一样。可是只有上天和她自己知道,此刻她的脑海中根本正在轰然作响,仿佛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

    端木洌居然……向她求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已经走到那么亲密的一步了吗?虽说如今两人早已突破最后的防线,彼此对对方而言都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是……那也仅仅是指双方的身体而言!但对于双方的内心,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真的也足够了吗?只怕未必吧?

    看到她的反应,端木洌却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所以紧跟着微笑道:“当然你别误会,这并不算是真正的求婚,我只是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然后再着手下一步的准备。琳琅,虽然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尽快让你做我的新娘,但是我也很清楚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所以我必须尊重你的意见,并最终得到你的认可,我才能放心地去准备,是不是?”

    是,端木洌想得真的已经够周到了,起码他知道应该尊重自己的意见,并没有擅自做出什么决定。一个男人既然肯对一个女人如此用心,换成是谁只怕也会觉得感动吧?

    所以潇琳琅终于收回了脸上那僵硬的表情,柔和地笑了起来:“总裁,不要误会的是你才对,你以为我真的会在乎那些所谓花钻戒之类的求婚方式吗?如果彼此真的认定了对方,那我根本什么都不想要,只要有你就够了。”

    “你的意思是……你肯答应嫁给我?”端木洌闻言简直惊喜万分,忍不住呼的一下坐起身来,一把抓住潇琳琅的双肩将她拽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脸,“琳琅,请你再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一次:你肯答应嫁给我吗?”

    哎哟……晕……被端木洌猛烈的动作弄得有些晕眩,潇琳琅不得不就势抓住了他的胳膊,借以维持身体的平衡,然后安抚一般笑了笑说道:“总裁,你别急,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不是我们三言两语就可以定下的,是不是?况且你现在之所以会考虑到婚姻的问题,最初的动机只不过是想让瑞绮丝彻底死心,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你的任何决定都难免带有一定的冲动性和盲目性,并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对不对?”

    若论聪明睿智,潇琳琅也并不比端木洌逊色多少。至少此刻她居然可以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冷静地审视端木洌刚才所说的一切,并且精准地抓住了这个最大的问题所在。

    的确,端木洌和她都明白,他们两个人真正开始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交往的时间并不长,彼此还都处在相互了解的阶段,并且这份了解明显还远远不够。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们是无论如何不适合谈论婚姻的。因为恋爱可以随时以性格不合之类的理由结束,但是婚姻不可以:既然性格不合,恋爱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干嘛等到结婚了才发现性格不合?

    更何况如今端木洌只不过是因为被瑞绮丝给刺激了一下,因此才想借由婚姻让瑞绮丝彻底死心的,这与婚姻最初的目的根本背道而驰。试问潇琳琅怎么可能同意端木洌的提议呢?

    而潇琳琅的话也让端木洌结结实实地愣了一下,不由在心底汗颜自己这番话实在有些太欠考量了。虽说他早已认定潇琳琅是他今生的良人,但潇琳琅还并没有全身心地信任他不是吗?想到此,他不由歉然一笑放开了手,点头说道:“不好意思琳琅,我太着急了。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想要你嫁给我,不是因为瑞绮丝,而是因为我是真的爱你。一直没有开口向你求婚,只不过是因为我知道你还没有完全信任我,不敢把你自己交给我,而不是因为其他。这次向你开口,其实就是担心瑞绮丝会想办法对你不利,所以想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地保护你的理由而已……”

    潇琳琅感动地轻轻靠在端木洌的怀里,幸福地闭起了眼睛低语着:“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想要保护我,所以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想要让瑞绮丝死心,不一定非要结婚才可以呀……”

    “嗯……嗯?”端木洌闻言不由重新兴奋起来,乐颠颠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先订婚?也行也行,其实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后来又觉得还是结婚比较稳妥……”

    啊……我这么说了吗?潇琳琅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心底却为端木洌这毫不犹豫的认定而温暖和感动着:今生得一男人如此认定,夫复何求?

    “我不是这个意思……”潇琳琅微笑着摇了摇头,丝毫不顾某人瞬间垮下的俊脸,“总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96章通话记录就是破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